行庫拚紓困 先斷後顧憂

圖/本報資料照片

隨著新冠疫情不斷延燒,席捲全球也衝擊國內產業,從企業主到受雇員工,一片哀鴻遍野,對於公股行庫而言,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拚「紓困」,這也成為當前行政院與財政部對公股行庫放款最重要的管考項目。面對企業與民眾因新冠疫情帶來的財務壓力,公股行庫扛起配合政策、善盡社會責任的重擔、提供紓困金援,自是義不容辭。但在此同時,政府是否也應同步提供更多的後援糧草?

所謂的後援糧草,最重要的就是減輕「提存負擔」;若是主管機關能在這方面大開善門,那麼不只是公股行庫,連同大部份的民營銀行,應該都更有意願共襄盛舉、投入紓困。

其實,銀行高層先前在主管機關所邀集的閉門會議上,也曾向主管機關提出這項建議,不過卻被以「風險控管」為由否決這個提議。然而,這個否決本質上存在著「邏輯」問題:首先,要銀行對企業進行紓困,某種程度上就已經是要銀行「涉險」了;否則銀行若真的「就事論事」,依照授信「5P」原則該斷就斷,那麼結論就是抽銀根。現在,既然要銀行在危急時刻對企業伸出援手,那麼就等於宣告必須把企業社會責任擺在前面:「包括也必須為此冒險犯難」,既然如此,主管機關是否應該提供更多兵器糧草給銀行?

首先,央行上月降息並且要銀行以前所未見的「等幅」反映,已造成銀行的息收大失血;同時,在提供紓困時,還要求同步減免利息;若是銀行一方面因為紓困減收利息而產生利息損失,另一方面提存負擔又無法獲得合理的減壓,只怕紓困企業不久後,銀行業自身也將變成「被紓困產業」。

先前壽險業要求調降法定的租金報酬率門檻,主管機關基於希望普羅店家獲得降租,因而同意在「非常時期採取必要的通融措施」。而今,銀行業爭取減壓提存負擔,在邏輯上,與壽險業爭取調降法定租金報酬率門檻,是一致的。主管機關既然能放行壽險公司,對於銀行業的殷殷期盼,是否也應該慎重考量一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