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中華教授的自信與勇氣

圖/Unsplash

沈中華老師於4月22日凌晨病逝,享年60。

這個惡耗,是經濟學領域的師長好友當日過午時分告知,多個財金LINE群組下午也開始轉傳。

大半天的時間已過,我還沒按下一個鍵盤、沒有發出任何相關的報導。內心裡打定,這肯定不要是獨家、我不想搶快。報社編輯台群組叮叮噹噹響,一再跳出都是政府紓困經費X千億、降息再加碼,金管會帶領公股行庫組成金融國家隊,還有民營銀行被批紓困不力……。

恍然間,我的思緒亮了起來。「沈中華」出現了。快速查詢新聞資料庫,查到我採訪沈老師的一則報導,內容是這樣:「針對政府要求公股行庫救科技業者,台大財金系教授沈中華昨(22)日表示,具關鍵性的產業確實需要政策金援支持,但政府也要作出智慧的決定,清楚畫出政策公股銀行的界線,大約保留3家、整體金融業市占的20%就足夠,不要拿所有泛公股行庫來押注,不要違反銀行風險管理與獲利管理的經營原則。」

這則報導時間是2011年11月,大環境是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每個政府都在收拾善後,台灣的DRAM、面板業陷入困境,相關業者一再要求政府紓困,在提振產業和銀行業吞呆帳的兩難下,沈中華教授提出他的學者見解和期許。面對新冠疫情蔓延,市場上很多分析都拿過往的SARS、金融海嘯時期來對比,卻鮮少有人提起災後副作用的收拾。

台灣民粹盛行、網路肉搜人人會,學者專家發言經常被塗上顏色,這種社會輿論莫名壓力使得近年來多數學者不願在媒體上發言。沈中華老師學術研究等身、十多年前就是中國大陸學界至高榮譽的「長江學者」,經常因此廢寢忘食,但他從來沒有一次會用這個理由,回絕我的任何採訪。台灣金融研訓院前後兩任董事長許嘉棟、吳中書都是中研院經濟所出身,因此特別借重沈中華的學術研究份量,以及他對於市場實務的主動瞭解。

深厚且獨到的學術研究養成,支持了沈老師的完全自信,在公開場合的任何言論,給了他極大的勇氣,講出對國家前景、產業發展有幫助的選擇。

回頭翻翻沈老師歷年來對於政策時事的「註解」,最令我拍案的,還有針對央行的新台幣匯率「阻升、不阻貶」,他和許嘉棟共同倡議的「匯率正義」,讓他前後收到當時央行總裁彭淮南和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親筆信函。

此外,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近年推動的「金金分離」政策,在沈老師看來根本「沒有說清楚」,為此他在太太王儷容接下凱基銀行獨董之後,自己辭掉花旗(台灣)銀行獨董職務,「不想經常接到銀行董事會的關切電話」。

自信的沈中華教授過世了,我和新聞同業勢必少了許多可聽、可寫的建言,備感惆悵和惋惜。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