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沈中華教授與他的學術研究

圖/Unsplash

文/沈大白 東吳大學會計系教授

聽說他生病有段期間,但是去年有機會再看到他,覺得應該逐漸復原,沒想到急轉直下,還是離世了;前兩個月他給我一封簡訊,有個座談會要我去與談一下,那時也不以為意,覺得或許是他太忙碌所以熱心推介我去,現在回想或許那時他情況已經不佳。

我和中華教授沒有私交,沒單獨吃過飯,共餐都是一群人在會議中討論公共的事務。較早的一次會面,應該是在某研討會我用會計恆等式來解釋買賣權平價(Put-Call Parity),他和我致意說我有特別的insight,後來在許多方面,他若覺得對學術發展或是公眾有益處的,他都熱心的給我機會,也沒有考慮我是否會回報他什麼。他擔任政大行政工作時,有一天突然給我一個訊息,邀我在他們系兼任一門金融相關課程,後來聽說因為我沒有很多的「I」期刊發表,在系務會議有些爭議,但他還是從專業考量力排眾議。

有次一起參加某會議,一個大官剛進入會場,我就準備站起身體,他攔住我說,讀書人應該有點風骨啊,讓我真是對他刮目相看。但是有關學術研究上有幫助的事情他倒不去計較得失榮辱,台灣信用評等協會前幾年施敏雄理事長離世,一時找不到適當人選來接任這個費力不討好的工作,和他提起,他一口就答應了。有位朋友想針對新的科技金融發展成立學會,尋求他的支援,他也慷慨地分享他人脈團隊的無形資產,和原本會擔任理事長的職位。

他在研究工作上對人相當嚴厲,聽說他離世前幾天,還在責備他一位助理在蒐集國家風險資料上的不夠努力,但另一方面他對學生也是很照顧的,有次一個研究生口試,最後建議給予98分,我一輩子沒給到那麼高的口試分數,但那篇研究對於台灣金融風險基礎建設的確是有絕大貢獻的。

雖然他是經濟學科班出身,又是專攻計量經濟,但他應是極不願意成為所謂的黑板經濟學家(Blackboard economics),所以他極為實事求是,讓人心嚮往之,我本身在會計系服務,對會計相關研究比較熟悉,但看到他能在知名國際期刊發表有關國際上各國會計盈餘管理比較的研究,只能佩服他可以跨領域跨的很深入。

他除了做了許多台灣金融歷史的研究,也對新興金融科技做了許多田野調查,去年他還找好出版社,召集一些朋友,邀大家合作些寫一本兼顧理論實務的數位貨幣書籍,此外,他對於金融制度研究的深入,包括新巴賽爾協定,華人地區信用評等(級),等等重要又困難的議題,他都做了許多深入又有系統的分析研究,幾乎無人能出其右。以他的努力和眼界,若他處在不同環境,他在國際上應該能有非常大的實質影響力。難怪許嘉棟老師也稱讚他是年輕一輩中他極為推崇欣賞的學者了!

其實我最敬佩的,還是他一直關心財金研究的基本建設(Infrastructure)—資料庫的建置。這種事也是吃力不討好,沒什麼名利可言,但卻是一個國家財金產業發展的重要條件!因為他了解這方面的重要性,所以他也義無反顧地持續投入時間精力。

曾有諾貝爾經濟學家提到,一個經濟學者一輩子至少應該寫一本經濟科普的書,不知道是否因為這樣,他去年和他夫人王儷容教授合寫一本日常名言與金融故事的有趣書籍,受到普遍的歡迎。

引用一位朋友在手機群組紀念沈中華教授的話:「一生精彩 碩德勘欽」。憶起曾有機會聽過他詠唱杜蘭朵公主的一段,很想問沈中華教授:您在天國還會繼續唱下去吧!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