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勵具韌性壽險業 參與公共建設

圖/Unsplash

面對全球低利率環境與國際股匯市波動,對壽險業財報盈收與淨值衝擊最顯著,媒體因此依據3月壽險淨值減少5,337億元,推論將引爆全民保單危機。但事實並不然,隨新冠疫情趨緩與激勵經濟措施奏效,5月時整體壽險業淨值已回升逾4千億元,重回1.8兆元以上,整體壽險業體質已明顯恢復好轉。

台灣壽險業並無短期流動性風險,但仍須強化克服利差損的長期韌性,與其困坐愁城,政府更應積極提供誘因引導市場資金參與實體經濟,而非淪於金融市場炒作工具,「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或「公私協力夥伴關係」(PPP,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即政府部門與民營企業的夥伴合作模式,為建設基礎設施與提供公共勞務需求,以特許權協議方式,透過簽訂契約明確雙方權利義務,加入民間資金、創意及管理技術,提升公共服務品質。

政府推動及鼓勵民間企業參與公共建設,始自1994年頒訂「獎勵民間參與交通建設條例」,2000年整合相關法令,制訂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促參法),立法目的為引進民間資金與人才活力,補強政府效能缺口,提升公共服務水準,增進公共福祉。而以PPP應可盡到督導責任,參考歐美歷史經驗,具有經濟利益的公共建設,經常透過市場機制,賦予政府協力義務以提高經濟誘因。

引導壽險業有效投資成為重要議題,政府提升壽險業資金參與公共建設的政策為何?主管機關已於法規制度面,積極鼓勵保險業將資金投入境內公共建設,依保險法第146條之5,開放保險業投資公共建設得擔任董監事,惟不得超過全體董監事三分之一、且不得指派擔任經理人;放寬保險業資金辦理公共建設之同一被投資對象實收資本額比例由10%至45%,得報經專案核准不受45%限制。另放寬「保險業符合條件依促參法辦理之投資案件,且對同一案件投資總額在新臺幣50億元以下及保險業業主權益10%以下者」,得採事後查核,有助於提高保險業投資意願與掌握即時商機。

而壽險業參與公共建設BOT的主要考量為何?就PPP常見的BOT而言,因為未來風險與利潤無法事先知悉,民營企業投資方需審慎評估參與投標,若常發生因政府部門後續人事更迭而變更原有契約協議案例,信賴保護原則無法維繫下,將成為引導壽險業資金參與BOT的最大夢魘。

民營企業參與BOT投資案,極度仰賴政府法律周全度、政策前後穩定性與行政部門是否尊重BOT契約精神與效力。

雙方一旦發生爭議,須依促參法、行政程序法處理,勢必拖延時效及耗用資源。

依據公共建設BOT過往案例,投資人除常面臨法律變化與政府機關行政命令改變,尤其是因為社會誤解所造成對於參與民間企業的認知差距。行政機關基於行政裁量權,因政府組織成員變動,使企業參與BOT過程中,陷入權責不對等的夥伴關係。社會大眾也需建立正確觀念,BOT成功與否攸關國家重大建設的利益,同時也與全民福祉高度相關。

而針對政府全力推動的離岸風電為例,如何提升壽險業參與意願?

基於壽險業資金特性,較商業銀行可以提供長天期、台幣與固定利率資金的能力,惟保證機構提供擔保認定,進一步放寬更能擴大保險公司參與度。

投資相關綠能股權後,保險公司實際持股有限,但投資所設立之特殊目的公司(SPV) 時,持股比例較高,若可適度簡化實質利害關係人認定與檢核機制,應可提高保險公司參與意願。

如何促進壽險業在風電啟動運轉後營運期的參與意願?目前營運方可以轉讓持股給保險公司,但經濟部要求保險公司商轉前不能轉讓,因保險公司主要為財務性投資,此規定將降低參與意願。並建議營運穩定後,准予發行資產基礎證券(Asset Backed Securities, ABS)受益憑證,可於次級市場交易,如此保險公司投資金額可彈性配置且不需參與運維管理。

PPP為中央與地方政府通過採購與得標企業簽定契約,由特殊目的公司負責籌資、建設及經營。因此,促進基礎設施建設,運用PPP模式具有極其重要價值。中央與地方政府應善用其價值,依法行政並尊重契約精神與效力,排除政治風險成為壽險業參與基礎建設之障礙,除可創造全民福祉外、亦可提升保險業資金運用效率,確保永續經營無虞。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