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特區是台灣金融中心解藥

台灣缺乏各項國際金融中心的條件,建立自由經濟特區或許就是當前可以採行的作法。圖/PhotoAc

大陸人大通過香港版《國安法》之後,美國總統川普宣佈,將取消美國對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此舉可能威脅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香港地位只會削弱 不會消失

美國總統川普,五月底所提出的制裁大陸措施,指預告將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制裁香港官員,但細節仍未確定,也需要國會同意,後續的影響有待觀察。

香港若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零關稅優惠稅率將隨之喪失,可以預期香港轉口港的功能將大為降低;美國可能對大陸敏感性科技產品的出口管制,將香港也納入管制的範疇;至於禁止香港金融機構連接SWIFT進行以美元為主的結算,茲事體大,應該不會直接取消。

於美國在香港的投資相當可觀,常住在香港的美籍人士高達8.5萬人,有1300百多家美國企業在香港發展,實施制裁措施亦將直接衝擊美國利益,且該法是中國大陸強行通過的,制裁方案對香港首當其衝,中國大陸影響相對有限,因此川普政府難以拿捏下手的輕重。

此外,在美中對立下,中共也會設法支持香港的現有地位,例如許多在美國上市的中企,可能會因為美國加強監管,被迫在美國下市,香港就是這些中企重新上市的首選,跟隨百度、阿里巴巴等的腳步回港或同時在二地上市。香港仍將會是大陸對外的窗口,或許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會受到挑戰,惟在數十年內香港光靠大陸的需求就足以支撐區域金融中心地位,不管是上海或是深圳都難以取代。

不過不管如何,港版《國安法》勢將影響香港的民主制度、言論自由,甚至司法獨立性,將動搖外資與國際專業人才的信心,許多資金與人才的出走已成為定局,周邊國家都想爭取這些資金與人才,取代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角色。

台灣缺乏國際金融中心條件

台灣早在1990年代就提出了「亞太營運中心」的概念,其中就包含金融中心。然而,經過了近40年,仍在原地踏步,進展相當有限,金融服務國際化程度相當低,還是著眼於國內市場,距離國際金融中心的主要條件均相去甚遠。

首先,需要自由開放的創新環境,但金管會只有高度監督思維,鮮有創新開放的作法,金融管制嚴厲,新創產品處處受限,無法接受高風險商品;其次,資金需自由移動,而央行對於資金進出與匯率有相當的管制,央行總裁楊金龍之前表示,台灣有可能被美國列為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第三,輕稅負是各金融中心的重要條件之一,我國與其差距甚大;最後,缺乏友善外國人環境,國內金融人員英文水平普遍不高,雙語學校也不多。

從金融特區做起

台灣缺乏各項國際金融中心的條件,無怪乎去年公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台灣排名由2016年9月排名全球21名,跌到34名。現有的條件不但難以取代香港的地位,以台灣金融業薪資偏低與封閉的金融環境,連吸引香港優異的人才都很困難。

若要成為區域甚至是國際金融中心,非大幅調整相關體制、顛覆既有的管制思維、大幅修改金融規範、調降相關稅負並建構友善國際人才的環境。論其實際,歷任政府無不推出類似的口號,能改的都已經修改了,效果仍然相當有限,實在難以期待政府能在短期內有所變革。

建立自由經濟特區或許就是台灣當前可以採行的作法,在特區內鬆綁相關管制法規;放寬國際人員與資金的流動;放寬外籍專業人士來臺工作及聘用限制;鬆綁專業服務業之投資限制;鼓勵推出金融新創業務;特區內還可大幅降低稅負;簡化土地開發審議,並彈性規劃土地使用方式;廣建友善國際人士的軟硬體基礎設施與服務,就有機會引進外資來台設立分支機構,吸引包含香港在內的國際金融人才來台工作。倘效果甚佳,再逐步擴大至全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