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會對產業發展可再積極一點

金管會端出興利方案要幫助金融業長治久安。圖/本報資料照片
金管會端出興利方案要幫助金融業長治久安。圖/本報資料照片

最近金管會主任委員黃天牧端出「六大興利方案」,準備幫助金融業長治久安。他上任百日計畫中的六個新的方案包括:第一,公司治理3.0永續發展藍圖;第二,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第三,金融科技發展路徑圖;第四,保險業新一代清償能力制度;第五,信託業務2.0;第六,金融資安行動方案。黃主委上任後擘劃金融業發展的旺盛企圖心令人敬佩。

這些方案或基於金融安全的需要,如公司治理3.0,推行保險新一代清償能力制度,以及金融資安行動方案;或基於新科技的要求(例如如火如荼發展的金融科技)和支援新技術的需求(如離岸風電與綠色債券的融資需求);或金融商品的推動(如信託業務2.0)。

不過,基於實際的需求,我們認為應該增加以下幾個目標:

第一,由於香港國安法的推動,金融動盪加劇,台灣雖然沒有能力馬上成為亞太金融中心,但趁機鬆綁、檢視過時制度,使臺灣在亞太金融中心排名得以提升,並吸收部分香港的金融人才及業務,這個的企圖心政府不應排除。

第二,台灣直接金融的比重已經降到GDP的17%,相較於日本、韓國、美國的50%以上偏低。加上在新冠肺炎後,存放款利差的縮小,銀行貸款的態度相對保守,對直接金融比例低的國家,爭取貸款相對困難,也會使企業的融資陷入困境。

第三,金融保險產業是台灣服務業中最高薪的行業,但它的產值占GDP的比重,只剩下6.5%左右,無力提供更多高薪的就業機會,這也是台灣薪資水準低落的原因之一。因此,加速鬆綁、產業化相關業務,使國內高達10兆新台幣的超額儲蓄,以及滯留海外的保險資金回流。在資金匯回、國內投資鬆綁下,有機會推動台灣成為亞太的資產管理中心,並擴大金融相關領域的發展,將可以提供更多高薪的就業機會,解決台灣薪資停滯的困境。

第四,台灣推動新南向面臨困境,主要原因之一在於產業和金融的連結不深。不像日本、韓國在推動產業海外發展時,金融會成為產業的後盾,亦步亦趨的協助產業發展。以上四個方向,也是金管會必需考慮優先推動的重點任務。

在此,我們針對上述四個方向加以闡述。第一,將大幅提升台灣亞太金融中心排名列為績效指標(KPI)。在香港國安法通過之後,香港亞太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考驗,台灣在金融開放、資金流動便利性、語言、制度、稅率上,雖然暫時無法和東京、新加坡相提並論。但金管會、財政部趁機檢視目前的法規、制度、稅率、資金流動的便利性等,將台灣在亞太金融中心的排名大幅提升列為KPI,才能展現大有為政府的企圖心,並趁機吸收香港的金融人才與部分的資產管理功能。

第二,提高直接金融占GDP的比重。直接金融攸關企業從資本市場取得資金的便利性。台灣的比重在亞洲先進國家中偏低。在新冠肺炎後,銀行融資的審慎度將提高,企業從銀行取得資金的困難度提高。因此,趁著台灣股市熱絡,加速企業上市/櫃,豐富上市/櫃企業的內涵(如開放政府基礎建設上市等)才有助於解決直接金融比重過低的問題。

第三,推動台灣成為亞太的資產管理中心。過去不少金融官員認為台灣資金外流,可以減少匯率波動的風險。同時,資金外流、企業對外投資也可以創造不少金融理財人員的就業機會。殊不知資金外流雖然降低匯率波動的風險,但也使資金沒辦法支援國內的建設,創造就業機會,年輕人的低薪問題沒辦法解決。其次,資金外流,台灣企業對外理財,創造的就業機會不過數百人。但如果推動台灣成為亞太資產管理中心,可以為台灣的銀行創造新的金融商品、新的商業模式、新的就業機會,高階就業人數可以達到上千、上萬人之多。因此,加速鬆綁、規劃新的金融商品,將金融產業化的目標,訂為KPI之一,才有能力推動台灣成為亞太的資產管理中心。

第四,加速金融業對產業布局新南向的融資支援。台灣推動新南向政策效果不如預期,原因在於,一來缺乏跨部會的整合,二來,缺乏落地策略無法進行虛實整合。中小企業廠商在東協國家,供應商、通路商缺乏的情況下,行銷、業務推展不易。因此,在東協國家主要目標市場,結合台商、華商、台灣在東協國家的金融業,政府則在背後協助推動,在海外建立經貿運籌基地,如發貨倉庫、商品展示中心等,成為行銷商、供應商的連繫平台。如此一來,中小企業在海外有落地的據點可以打破行銷的障礙,有助於加速新南向政策的推動,金管會則可以在背後扮演支援的角色,發揮更大的功能。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