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紅線不能踩!金管會力推問責制度與詐欺風險管理

近年金融犯罪防制,包括反洗錢、反資恐、反武擴及反詐欺等領域,已成為銀行業法令遵循的重點。圖/pixabay

文/梁鴻烈 普華商務法律事務所合夥人暨金融業法律顧問及法遵顧問服務負責人

金管會近年針對銀行內部詐欺的裁罰件數、金額急速攀升,並責成銀行從人事管理、內控及內稽建置與落實防弊控管機制。金融犯罪防制是未來監理焦點,須建立「資深經理人責任地圖」,強化風險管理機制,降低相關事件發生。

觀察近年金融犯罪防制,包括反洗錢、反資恐、反武擴及反詐欺等領域,已成為銀行業法令遵循的重點,且因違反相關義務或內控發生嚴重缺失而遭金管會裁罰的案件量及裁罰金額亦逐年攀升。以銀行內部詐欺事件為例,在2019年,與行員╱理專挪用客戶資金等舞弊行為有關的重大裁罰案件共有8件,裁處金額合計達新台幣5,100萬元;2020年截至7月底為止,此類重大裁罰案件雖僅有3件,惟裁處金額合計已達新台幣3,600萬元。

針對逐年增加的裁罰案件,金管會自2018年即發函要求銀行注意各項作業流程是否符合牽制原則(金管檢銀字第1070604007號),2019年又頒布「銀行防範理財專員挪用客戶款項相關內控作業原則」(即理專十誡),責成銀行從人事管理、內控及內稽三大面向,建置並落實相關防弊控管機制,2020年再藉由「銀行辦理高資產客戶適用之金融商品及服務管理辦法」導入「資深經理人問責制度」(下稱「問責制度」),透過與負責相關業務之高階管理人進行面談,了解其所扮演的角色與負擔的責任內涵,進而以由上而下的方式,間接促進銀行強化行員及理專的控管。

借鏡英國,追究相關人員責任

觀察資深經理人問責制度起源地英國的實踐經驗,該制度係由負責監管金融機構業務行為的金融行為監理總署(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所制定,透過資深經理人事先核准機制、明確定義的責任範圍、責任地圖等完整的立法基礎,建構起資深經理人問責制度,並明定責任之法律效果(諸如紀律處分、罰款、解職等)。根據金管會目前態度,新財管業務僅係國內推動試行問責制度的第一階段,後續將分階段擴大至銀行其他業務,並可能透過修法正式將問責制度納入金融業內控架構。若延續此發展脈絡,未來金管會於銀行高階管理人上任前,除事先審查其資格與責任範疇外,不排除另將要求銀行盤點各業務實際負責人與負責的範圍定義及公告,並製作責任地圖,以利主管機關於銀行發生重大違失時,可透過問責制度,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

由此趨勢觀察,待金管會全面推行問責制度後,將可能改變銀行高階管理人員在法遵管理督導的責任面貌,影響的程度值得持續觀察。金管會過往對於違反法令、章程或具有礙健全經營之虞的銀行,常依據銀行法第61條之1對該行進行處分;如違規情節重大時,金管會亦曾多次依該條解除銀行董事或監察人的職務,並命停止其於一定期間內執行職務。過往司法實務上或有肯認在維護銀行健全營運、維持金融市場秩序的立法目的下,金管會憑藉其專業判斷所決定採取的「必要處置」處分內容自應享有判斷餘地及裁量餘地,亦即除非金管會處分內容有明顯違誤的情況(如裁量恣意、濫用等),否則法院事後審查合法性時,應尊重金管會的專業決定。

惟觀察近期法院判決實務(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6年度訴字第1303號判決參照)似要求金管會應清楚說明處分時存在處置之緊急必要性,且處分做成之目的及手段係符合比例原則。因此,於問責制度施行後,如又發生銀行違反法令、章程或有礙健全經營等情事時,金管會藉由問責制度可更加明確地釐清責任歸屬,並進一步做出符合法院要求的管制性不利處分。

總結來說,金融犯罪防制仍是未來監理的焦點,完整的詐欺風險管理框架非一蹴可幾,須投入資源逐步規劃與實作,並建立對應權能的「資深經理人責任地圖」,強化風險管理機制的完整程度,以降低詐欺風險並預防舞弊或詐欺事件的發生,進而促進銀行的誠正經營及良好聲譽。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