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股市應再積極發揮直接金融功能

台股交易量能回升,呈現一片榮景,但卻吸引不了企業掛牌,IPO市場每況愈下。圖/本報資料照片
台股交易量能回升,呈現一片榮景,但卻吸引不了企業掛牌,IPO市場每況愈下。圖/本報資料照片

開放盤中零股交易上週正式上路,這是繼三月逐筆交易實施後,國內另一項重要的金融交易制度變革。而台股在新交易制度的推動下,不論開戶人數,交易量能或週轉率都回升到歷史高峰,甚至指數也改寫新高,股市的交易盛況空前,惟獨在扮演協助企業籌資,助攻經濟發展的角色上表現不盡理想,這不僅讓今年證券市場的榮景留下缺憾,也凸顯出主管單位除了積極推動普惠金融的工作外,在協助更多企業掛牌籌資,發揮直接金融的功能方面,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根據金管會統計,近三年IPO市場每況愈下,2018年掛牌家數62家、籌資金額235億元,2019年只剩39家、280億元,2020年前8月更少,只剩14家、56.8億元,平均每家企業籌資金額只有4億元。

股市是經濟櫥窗,交易活絡代表市場資金充沛,但新上市、上櫃以及興櫃公司家數急劇減少,代表這股活水無法順利轉化成為助攻企業發展的營運動能,長期下來將不利於經濟發展,此問題極待重視及解決。

今年在國際政經情勢的變化下,政策推動投資台灣三大方案,截至目前為止,已吸引682家企業參與,投資金額突破1兆1,235億元,估計可創造94,050個本國就業機會,經濟部更預估到年底可落實3,749億元投資到位,可貢獻GDP1.7個百分點,帶動我國今年經濟成長率可達1.56%。

這將是企業陸續西進之後,三十年來最大一波的返鄉投資潮,資本市場應從中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協助企業返鄉投資能得到更好的發展。

在2000年網路產業萌發初期,國內公開發行公司的家數曾來到2,257家,創下高峰。現在企業急於轉型升級,且市場上新經濟型態的產業模式正在形成,新創企業如雨後春筍不斷冒出,統計至今年7月底,國內公司登記家數達71.2萬家,為歷年新高,但國內公開發行家數至9月底卻只有687家。

台股吸引投資人參與度增高,卻吸引不了企業參與,這是很異常的情形。有新創業者反應,國內上市,上櫃和對專業投資者認定的門檻都太高,對新創企業不夠友善,工總也認為包括稅制在內,都是阻礙企業從資本市場籌資發展的一大障礙。

放眼國際,資本市場在金融體系中扮演的角色已大幅超越傳統銀行以間接金融提供支援的重要性,美國直接金融的佔比來到87%,鄰近的新加坡59%、香港70%,韓國也有58%,連大陸也在上週決定,將撤銷企業上市障礙,全面推動註冊制,以增強資本市場的功能。反觀台灣的直接金融占比從2003年的26%,一路下滑到2019年的17.71%。工總因此呼籲,台灣不只是經貿要與國際接軌,直接金融的比重也應與世界接軌,應努力將占比拉高到五成以上才是。

其實,近期相關單位已開始正視此問題的嚴重性,並相繼提出振興計畫,像櫃買中心現正研議創櫃板的設立,要提供新興企業籌資的便利管道。交易所已通過修正「有價證券上市審查準則」及「有價證券上市審查準則補充規定」,要讓不賺錢的企業也有從資本市場籌資的機會。明年中還將推動「股票造市者制度」。

金管會也規劃以未來三年為期,在年底前要提出台灣資本市場藍圖的完整規劃。其中,強化發行市場功能,支援實體經濟發展,包括設置創新性新板、優化企業IPO及SPO募資等都是預計推動的重要工作之一,期待相關的政策推動能儘快落實,不要只停留在只聞樓梯響的階段。

資本市場的主要功能是以協助企業可以從中容易取得資金做為基礎,助企業發展壯大,從而帶動就業市場,對經濟發展做出貢獻。而投資人也才有更多公司可以選擇,從投資中累積財富,進一步挹注國家稅收。

國內資金充沛,國銀存款逼近43兆元,且因利率太低,定期性存款餘額每個月以500~600億的速度流失,活期性存款餘額來到18.6兆元,單是證券劃撥存款餘額也來到2.5兆元,龐大的資金活水沒有去處,不是流入股市就是流入房市。股價,房價都出現新天價。千萬不要讓台灣這波睽違幾十年才出現一次的的投資熱潮,變成快速累積民怨,製造貧富差距擴大的新火種。

政策此時正為防止炒房、防止炒股而擬推出防弊的新措施,但我們認為此時政府更應積極提出興利作為,把握時機儘速打造一個讓投資人跟企業都願意參與的資本市場。唯有讓資本市場發揮最大效能,才可望在可見的未來帶動國內實體經濟再創奇蹟。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