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防治理專盜領的全面思考

又爆理專A錢案,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對此表示「深惡痛絕」,且強調「絕不會只以罰鍰為度」!圖/本報資料照片
又爆理專A錢案,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對此表示「深惡痛絕」,且強調「絕不會只以罰鍰為度」!圖/本報資料照片

銀行理財專員盜領客戶資金的犯罪事件,成為全國矚目的焦點新聞,從年初累積至今,有五家商業銀行爆發六件理專挪用客戶資金事件,累積盜用金額高達新台幣6億946萬元。此外,去(2019)年有六家商業銀行爆發七件盜用客戶事件,金額4億1,565萬元,而2018年之前,大約每年僅有一至二件理專金融犯罪的案件,由此可以看出近兩年理專犯罪有明顯增加的趨勢。

商業銀行受到政府嚴厲的監管,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以及所屬銀行局,對於理專金融犯罪升高的現象高度重視,對於涉案銀行的處罰越來越嚴厲,相較於2013年每案處罰200萬元,2016年後增加為每案處罰600萬元,去年再升高到每案800萬元、情節重大者1,000萬元,而今年個案罰鍰已經升高到1,200萬元,且對重複發生的銀行祭出高達2,000萬元的懲處,至於最近金額逼近新台幣3億元的重大盜用案,金管會即將出爐的罰金勢必再創天價。

「信任」是銀行永續經營最重要的基礎,早年銀行櫃檯行員存在盜用客戶存款的案件,後來在經營環境改變、銀行內稽內控嚴防、以及監理機關高度重視之下,櫃員盜用客戶存款的現象近年已經絕跡,但是,受到全球零利率的衝擊,銀行傳統存放款利差的商業模式陷入困境,紛紛轉向財富管理,藉由買賣基金與保單的手續費來維持銀行的基本獲利,櫃員盜用存款也變身理專挪用投資資金,手法雖有不同,本質上卻都是對銀行「信任」基礎的嚴重傷害。

在探討杜絕理專盜用客戶資金的有效方案之前,我們必須承認,案件與金額增加,是大環境下的必然,最關鍵的原因還是在全球零利率,逼迫銀行經營者必須快速調整商業模式,逼迫銀行從業人員必須增加客戶資金的周轉率,也逼迫客戶必須將存款轉成投資,這是全市場的集體行為。

以台灣所有商業銀行,有超過17,000名理財專員(尚未計入證券公司的財富管理人員),而根據資誠事務所的推估,台灣擁有3,000萬元以上的高資產管理族群人數超過40萬人,資產總計超過25兆元,以如此巨大的市場規模,一年六、七件弊案、而且絕大多數個案金額都在幾千萬元,重罰、全面杜絕固然是所有金融從業人員都必須有的決心,但是實務上要達到零事故的目標並不切實際,甚至可能導致過度監管,造成銀行業務萎縮,反而傷害銀行長期經營體質、從業人員失業的副作用。

我們認為,要防範理財專員挪用客戶資金,當然必須從客戶、銀行、以及金融監管三個層面來做全面的防範。客戶的部分最重要的是要持續且強力的觀念教育,再熟悉的理財專員也是外人,也不能將個人的印信與密碼委託理財專員處理,即使是已經存放多年、每次到期都續做的商品,客戶也應該堅持不假他人之手的原則,這當然需要政府與銀行反覆且持續的宣導,甚至可以考慮賦予客戶相對應的責任。

杜絕理財專員犯罪最重要的責任在銀行經營者,銀行必須建立主動且有效的控管機制,在第一線、中台與後勤作業單位都要確保沒有盜用的空間,例如銀行後台與內控內稽單位強化對理財交易進行抽查,使用網路或是實體工具確認交易由客戶本人完成,而且要劃定風險責任區,就理財交易的真實性負責,這不只是一家分行經理的責任,而是銀行地區主管、前中後台相互交織的連帶責任。

除了防弊機制之外,釜底抽薪是將交易透明化,在交易的過程中讓所有訊息的透明度提升,這對於銀行業務單位當然是個高度的挑戰,理論上訊息越透明,作為交易仲介的銀行利潤就越被壓縮,但是一如ESG永續作為銀行長期發展不可或缺的要素,交易的透明化也是金融業天天必須面臨的挑戰,而且越能夠提供透明資訊的銀行,越能強化客戶的信任,銀行的股東權益才有長期增長的機會。

透明化的關鍵工具是網路科技、甚至人工智慧技術的使用,原理很簡單,對於大量重複的理財交易,加速使用網路人工智慧技術來提供服務,讓客戶能夠減少交易的成本(包括實體簽名、現場交易等),而對於新增、變化大的交易再由資深的理財專員來提供服務,前者單價手續費低,後者論件計酬。如此銀行可以逐漸優化理財專員的素質,更藉著FinTech的工具提升服務效率、減少弊端的死角。

金管會以洗錢防制的規格來提升對理專犯罪的防範,是值得鼓勵的方向,並且藉由責任地圖的明確化,將理專犯罪的責任層級提升到銀行的經營者,建立滴水不漏的防範文化。

理專犯罪是全球零利率之下的產物,猶如交通流量暴增之後必然無法避免的車禍,是所有台灣金融從業人員都必須面對的挑戰,銀行業在極為艱困的環境下努力維繫股東權益,在維繫業務正常的前提下,必須補起漏洞,維持客戶的信任,這需要主管機關、銀行經營者、從業人員、以及客戶攜手,以前瞻性的眼光建立值得信賴的財富管理生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