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進入新汽車產業機會 看私募股權基金扮演角色

KKR在2016年收購日本汽車零部件公司Calsonic Kansei後,又協助其併購歐洲汽車供應商Magneti Marelli(上圖),使Calsonic Kansei躍升成國際級的汽車供應要角,可供國內產業參考。圖/美聯社
KKR在2016年收購日本汽車零部件公司Calsonic Kansei後,又協助其併購歐洲汽車供應商Magneti Marelli(上圖),使Calsonic Kansei躍升成國際級的汽車供應要角,可供國內產業參考。圖/美聯社

文/王勇祥 PHI Capital創始合夥人、卓毅資本執行長

隨著台灣邁入已開發國家,除了持續鼓勵創新創業,既有成熟企業所面臨的轉型升級與世代交替等問題,也是提升整體競爭力的重要議題。參考歐美國家的發展歷程,私募股權基金(Private Equity Fund)在其中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

15年前帶著多年電子產業經驗,應邀赴上海加入全球最大汽車零部件及系統供應商任職,肩負在亞洲市場推廣和建構在地化供應體系的任務,當逐漸深入瞭解傳統汽車產業持續在駕駛安全性、舒適性以及節能等方向投入極大的資源後,隨即察覺我所熟悉的電子科技,確實可以大幅提升汽車的功能和效能,因此開始積極參與加速推動汽車電子化,試圖將台灣所擁有的獨特資產導入汽車產業。

在多年屢次回到台灣找尋技術合作夥伴的經驗中,確實發掘到台灣擁有優質的產業能力與文化特質,但也發現台灣在跨界發展上所遇到的盲點,在此提出我對計畫進入國際汽車產業之企業的幾點建議:1、學習產業知識、瞭解產業文化;2、引進國際化汽車產業人才;3、發揮既有技術優勢,將電子技術汽車化;4、加速成熟企業的轉型與升級;5、積極爭取海外併購機會;6、建立健全的籌資渠道,強化資本能力。然而現實情況下,企業或因資源排擠,或因專業屬性等因素,前述建議內容並不易自行完成,因此需要考慮借助外部機構的專業能力來達成。 

私募股權基金(PE Fund)與創投基金(VC Fund)之價值差異

台灣在1980年代開始科技產業起步與快速成長,除了政府制定明確的產業方向與政策,引進海外人才,促成國際合作之外,創投行業(Venture Capital Fund)的興起亦是促成無數科技公司設立與成長的重要推手。隨著台灣邁入已開發國家,除了持續鼓勵創新創業,既有成熟企業所面臨的轉型升級與世代交替等問題,也是提升整體競爭力的重要議題。參考歐美國家的發展歷程,私募股權基金(Private Equity Fund)在其中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

PE Fund與 VC Fund都是投入產業發展的專業投資機構,VC主要投資新創公司,投資規模通常較小;PE則聚焦在成熟且具有一定營業規模和獲利能力的企業,在企業需要時,協助企業再次成長,甚至轉型和升級,投資規模較大。

一個優質的PE Fund擁有專業的財務與產業團隊,具備充足的跨產業與國際化經驗,除了適時投入資金,也會做全面的產業分析和預測,協助制定企業成長方向與策略、延攬長期發展所需人才及建立策略合作模式,並在股權架構重組、引進策略投資人、財務槓桿與進入合適資本市場等面向上研擬最佳化的架構。以特定產業發展的PE Fund,更專注於投入完整的產業價值鏈,協助建構上下游的供應體系。

台灣產業現況與私募股權發展的期許

國內產業正在經歷重大的變革,許多家族或中小型企業面臨接班問題,亟需尋求新的成長與重新定位的機會;大型企業則需透過產業整合創造偕同效應,以面對加劇的科技變革,進一步在全球競爭中站穩腳步。擴大PE Fund在市場中的參與,有助於這些企業及產業加速成長、創新和整併。

以汽車產業近期知名的併購案件為例,KKR在2016年收購日本汽車零部件公司Calsonic Kansei後,又協助其併購歐洲汽車Tier 1供應商Magneti Marelli(右圖,美聯社),大幅提升Calsonic Kansei的銷售、客戶基礎及研發體量,使Calsonic Kansei從區域型的零部件供應商躍升成國際級的汽車供應要角。這樣的成功案例在歐美地區已成常態,中國大陸在多年前開始急起直追,而台灣也陸續成立本土的PE Fund協助台灣產業發展。

台灣公司及產業或能透過這種方式拓展國際商業機會,許多台灣中小型企業與3C產業的產品技術首屈一指,卻因缺乏汽車產業的運營經驗和生產資歷,以及缺乏跨國整合經驗,在進入全球汽車供應鏈的過程中遭遇許多困難和障礙。台灣汽車產業的發展應建構完善的產業面和供應鏈,此時若有更多瞭解產業的私募股權資本參與,將能協助這類公司透過轉型與國內外資源整併,拓展在國際上的舞台。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