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類主權基金、國家隊及世界盃

政府擬成立類似主權基金的「國家級投資基金」。圖/本報社資料照片
政府擬成立類似主權基金的「國家級投資基金」。圖/本報社資料照片

準總統蔡英文最近走訪竹科,與半導體業者座談,要組國家隊,協助企業打世界盃,民進黨智庫並接受彭博採訪,表示研擬成立類似主權基金的「國家級投資基金」。這是全球主流趨勢,大方向基本正確,但有觀念和技術問題,需要進一步釐清。

 第一、主權基金是國家資本主義的一種形式。相較於馬政府的自由主義市場經濟理念,蔡英文傾向政府扮演更多角色。全球經濟情勢嚴峻,政府除了政策,也需要有工具,協助產業轉型升級和全球布局,國家級投資公司可以滿足這個缺口。先前蔡英文考察農業時,已提出要成立「農產品出口公司」和「農地銀行」,也是類似概念。

 第二、主權基金和國家級投資基金不同。彭博提到類主權基金,因為主權基金是全球所熟悉的概念,如大陸的中國投資公司和新加坡淡馬錫,其特色為有外匯存底支持,規模龐大,政府介入程度深。國家級投資基金又稱產業基金,相對較少,最有名的是日本產業革新機構(INCJ)以及中國大陸的集成電路基金。台灣由於央行反對,以致無法以外匯存底成立主權基金,規模差了很多。

 第三、類主權基金是以併購為主的私募股權基金。根據報導,未來新基金投資方向以小英所提五大創新產業為主,不排除併購有技術的早期新創事業,但不會參股大型公司。由此看來,其和國發基金差不多,唯一差別是國發基金不會控股併購。日本INCJ也投資許多新創事業,數量上占了投資組合80%,但金額上正好相反,最大的兩筆投資是將三家中小尺寸面板廠合併成「日本顯示器」(Japan Display),政府占股70%,以及將三家車用電子廠合併為瑞薩,近期又競標夏普,但敗給鴻海。

 新基金應做國發基金做不到的事,才有意義。全球新創事業投資門檻不斷提高,鴻海與阿里巴巴及日本軟銀以50億美元投資印度太陽能,現在也有許多start-up獨角獸市值已超過10億美元,這些都是高門檻投資。未來是生態體系的競爭,產業龍頭一起合作,共訂技術標準,形成「贏家俱樂部」,所以需要相互參股策略聯盟,新基金若不能做到這一點,充其量只是一個大型創投而已。

 第四、台灣沒有做好組織國家隊的準備。真正的國家隊政府必須扮演資源整合者主導角色,比如說日本的INCJ。新加坡政府曾為發展半導體產業,成立Chartered半導體,後來做不好賣給阿布達比主權基金支持的格羅方德。但規畫中的新基金政府持股不過半,規模也不大,格局受限,只能算是國家啦啦隊。

 第五、產業龍頭才有資格打世界盃。未來是贏家通吃的時代,就像台積電技術比三星好,囊括蘋果新手機全部訂單。政府必須思考扶植並打造產業冠軍,類似日本INCJ在不同產業培養「Japan Inc.」。台灣只有IC通路產業整合成大聯大,其它產業通通失敗,包括政府主導的「台灣記憶體」DRAM公司。

 但代價是需選邊站,要選產業、選贏家,台灣可能變得和南韓一樣,鴻海變成台灣Taiwan Inc。政府應以政策獎勵產業整合,再進行海外併購,如同鼓勵國泰金併購兩家問題保險公司,創造更多世界級的台灣企業。

 多年前台灣曾想要併購半導體公司AMD,後來沒有進行,如今AMD已經成為格羅方德的一部分。新基金應以協助產業跨國併購為主軸。

 第六、對抗紅色供應鏈是不正確的觀念。新基金不應以對抗紅潮為出發點,未來是全球生態體系重組的時代,企業關係走向競合,如英特爾也是紫光股東。中國大陸將成為未來物聯網最重要市場,假如有一家公司掌握5G關鍵標準,英特爾和中國集成電路基金都在其中,我們是否要加入?究竟要漢賊不兩立,還是與紅潮共舞?

 未來不是技術當家的時代,市場需求和生態系統才是關鍵,國家級投資基金是一個好的開始,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