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價蠢動?央行升息時間還沒到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物價被視為干擾近期國際金融市場的黑天鵝,台灣是否也面臨通膨壓力?中央銀行是否會因此調漲利率?

最近引發了不少討論。如果以央行6月第二季理監事會提出的數據來解答,得出的結論是台灣近期面臨的壓力主要來自輸入型通膨,即國際油價和原物料上漲帶動物價走高,至於國內物價雖較先前走高,距離通貨膨脹(一般標準為物價年增率長期高於2%)仍有一段距離。

依央行統計前五月CPI平均年增率為1.39%,不含蔬果及能源的核心CPI年增率為1.13%,確實都還在「溫和上漲」的範圍。以主要分項來看,前五月漲幅最高的是油料費和運輸費各漲了0.35%和0.33%,房租、蔬菜、成衣、肉類、外食費和娛樂服務的漲幅介於0.12~0.06%,僅通訊裝備和水果兩項價格為下跌。

當然,對於物價變化,各族群感受可能不一,例如租屋族對房租漲幅可能格外有感,有自用住宅的主婦則可能較關心肉類和蔬果價格變化,年輕人則可對外食和娛樂服務感受較深。企業看物價當然也和一般民眾有更大的不同,特別是台灣許多原料仰賴進口,國際價格的變動對民眾來說未必有感,但廠商往往第一時間就會產生成本壓力,進而要考慮是否調整至終端的產品價格。

在各界關切和感受重點不同的情況下,行政院穩定物價小組主要是關注17項重要民生物資,包括米、麵粉、豬肉、雞肉、雞蛋、醬油、糖、沙拉油、鮮奶、奶粉、速食麵、麵包、衣服清潔劑、衛生紙、沐浴用品、衛生紙、牙膏和洗髮精,即民眾日常生活較常購買的商品項目,對其價格漲跌較有感受,進行統計;至今年5月,這17項重要民生物資CPI年增率為1.33%,漲幅則是持續第四個月減緩。

套用央行的說法,今年台灣通膨壓力主要來自油價回升,預估通膨率高點落在第二季,應屬比較基期偏低的短期現象,下半年因基期偏低因素逐漸消退,通膨率可望緩步回降;惟颱風豪雨等天候因素仍將是一大變數,且考量輸入性通膨壓力增溫及機票價格持續高漲等因素,央行因而將全年CPI及核心CPI年增率預測值由1.07%和0.77%,上修至1.6%和1.11%。再白話一點,就是今年物價會比往年走高,但還在央行可接受和可控的範圍內。

央行升息是過往平抑物價走勢的主要方式,全球金融危機前,紐西蘭央行首先於1989年採通膨目標化機制,英格蘭銀行(BoE)、加拿大銀行等許多主要央行也都跟進;至於聯準會(Fed)、歐洲央行(ECB)、日本銀行(BoJ)及瑞士央行(SNB)雖未採典型的通膨目標化,即走「彈性的通膨目標化路線,目前以2%的通膨率為目標,但多年來實際通膨率都未達標,已嚴重傷害相關央行貨幣政策的可信度。

特別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國際間普遍認為央行的職責不應侷限於物價穩定,更有學者直指主要央行普遍採行的通膨目標化機制「並不理想」,因為可能過度專注於物價穩定、反而忽視金融穩定,進而助長全球金融危機的發生。就連原先帶頭採通膨目標化的紐西蘭央行,也已淡化通膨率目標,並將充分就業納入央行法定職責。

由於歷史因素、經濟結構差異、金融市場發展及金融制度不同,各國適合的貨幣政策架構都不盡相同,各國央行的貨幣政策架構自然也沒辦法有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準則。再說,目前國際經濟金融環境變化較過往加劇,很多時候都處於所謂的非常態或新常態,單以物價漲幅決定央行是否升息,也未必是合宜的解決之道。

此外,近年各國都期待央行擔負更多職責,若干國家央行除肩負物價穩定外,尚包括金融穩定、充分就業,歐洲國家央行甚至面對應將氣候變遷也納入央行法定職責,或被要求在購債計畫中考慮綠色債券的壓力,這更使得貨幣政策架構的設計更加複雜。

至於台灣因屬於小型開放經濟體,通膨易受外來因素影響,物價上漲多屬輸入性通膨,若執意採通膨目標化機制,或用緊縮性貨幣政策因應輸入性通膨,不僅無法抑制物價,反而會使產出惡化;此外,匯率對小型開放經濟體的經濟、金融情勢影響很大,理想的貨幣政策架構除了須採具彈性的物價穩定定義、更要充分考量對匯率影響和總體經濟穩定。

結論就是,不管Fed是否因應物價提前升息,目前台灣的物價對央行來說,壓力遠不如匯價,在台灣經濟主要由出口而非內需帶動情況下,加上疫情至今延續,距離央行升息現今看來仍是遙遙無期,可以預見到今年底甚至明年全年,新台幣利率應該都會維持在當前極低水準(重貼現率1.125%)的新常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