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英政府主動出擊 推金融科技能力發展

脫歐後,英國金融業把金融科技當成一條出路。圖/美聯社
脫歐後,英國金融業把金融科技當成一條出路。圖/美聯社

文/孫維德(David Stinson) 台灣金融研訓院特聘外籍研究員

新科技對企業的成長很重要,可惜的是,大部分的金融高層卻都不具備相關技能。管理顧問公司埃森哲(Accenture)的報告顯示,有科技業背景的銀行董事非常少,2015年只有6%,目前則為10%。這很可能會帶來各種困境,除了整體戰略上的錯誤之外,也可能在選擇供應商和系統這些執行細節上失誤。

該報告指出,英國在這方面表現較佳,26%的董事有科技背景。另外,該報告沒有點名的新加坡,同樣也領先其他國家。這兩個國家至今為止的成果,都跟政府主動出擊有關。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大力培育科技轉型所需的技能;英國的政治與整體局勢則提高了金融科技業的重要性,使市場更快提出解決方案。雖然兩國的狀況差很多,卻都提醒我們,如果要提升業界的科技技能,就需要更宏觀的視角。

新加坡金管局一邊持續關注整體局勢,一邊主動出擊,確保新加坡金融人才跟上世界脈動。他們推出的金融培訓計畫(Financial Training Scheme)和國際銀行標準培訓計畫(IBF-Standards Training Scheme)都補貼「未來所需」的「深度科技」(Deep-Tech)課程的所需費用。其中許多實作課程的重點並不放在特定的科技或商業模型,而是著重於培養Agile和Scrum這類敏捷開發思維。

這些專案希望利用2020和2021年疫情造成的空窗期間,讓銀行業獲得未來所需的關鍵技能。新加坡金管局在金融培訓計畫上投入9,000萬新幣(相當於新台幣18億元)。而且無論是金融培訓計畫,還是國際銀行標準培訓計畫,都將年長與資深的銀行業人員包含在內,40歲以上的新加坡公民獲得的補貼高達年輕人的90%。

英國為金融科技人才設置新簽證

地球另一頭的英國,也正在試圖利用金融科技來維持金融業的競爭力。該國的傳統金融服務因為脫歐而深受威脅,如今的英國金融業正在和歐陸的同行公開搶生意,其中一項戰略重點就是提高既有的科技優勢。其實,英國最初脫歐的動機之一,就是想脫離歐盟綁手綁腳的投資環境,例如歐盟對於虛擬貨幣匿名性的保守觀點,就讓區塊鏈的支持者覺得處處受困,他們希望英國可以走上另一條路,成為去中心化金融(DeFi)中心。

英國之前的環境很適合發展金融科技,它的開放銀行走得很前面,歐洲市值超過10億美元的金融科技新創企業有44%都把總部設在英國,而在英國脫歐以及面臨COVID-19危機的重創之後,英國也把金融科技當成一條出路。廣受引用的《Kalifa英國金融科技評論》(Kalifa Review of UK Fintech)指出,「在COVID-19期間,有70萬年輕人離開學校,進入極為艱困的就業市場。充滿活力且不斷成長的金融科技,可以為這些年輕人提供就業機會。」

這份與倫敦市聯合發布的評論,還指出金融科技引發了一道新的簽證潮流,金融科技界的勞動力目前已經有42%是外國人。報告發布後不久,英國財政部長瑞斯‧蘇納克(Rishi Sunak)也宣布要為金融科技人才設立一道新的簽證系統,將於2022年3月啟用。有鑑於歐洲人士在英國脫歐之後更難移民至英國,這項政策顯然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讓人才具備彈性

當然,產業環境橫跨的領域越多,進修技能的空間就越大。即使不仰賴其他行業,沒有深入研究未來,銀行業還是可以用其他方式跟上潮流。新加坡金管局的孟文能建議,銀行可以聘用理工科和科技領域的畢業生與中階專業人才。顧能公司也說,金融業在規劃人才庫的時候不要預想太遠,反而應該強調人才的整體能力與靈活性。

尤其在地緣政治詭譎未明的時代,這一點最為重要。如今很難預測5年之後的監理方向會如何改變,所以能夠系統性地思考問題,把解決方案套用在自動化系統中,反而才是成敗關鍵。有這個能力的人才,很多都位於傳統科技業或科系。(本文譯者為劉維人)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