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幣升值,產業告別毛三到四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日前報導「20年來最強的新台幣匯率,就是現在」,這是台灣經濟轉型過程中非常重要的時刻,今年下半年,由於歐元、日圓等主要貨幣兌美元匯率的走貶,使得新台幣兌歐元創下1歐元兌換31.4365新台幣,是2002年5月、近20年來的最高點;兌日圓的匯率則突破1新台幣兌換4.1日圓,來到1998年8月至今,23年來的新高。

不過,匯率走勢原本就受到複雜因素的影響,尤其是日圓與歐元、英鎊這些國際高度流通的貨幣,匯價的升貶除了受到自身區內經濟、貿易、物價情勢的基本面影響,還有金額巨大的套利交易。因此,新台幣兌日圓與歐元匯率創下歷史新高,有多個層面的重大意義值得我們仔細分析。

國際外匯市場的衍生性套利交易,針對美日歐英等中央銀行貨幣政策的差異、以及各經濟區之間利率預期的差異,天天都有各種創新的商品,每日交易金額以兆美元計算,我們若以年度作為觀察的跨度,主要國際貨幣匯價的升貶走勢,受到外匯金融套利交易對於匯率的影響,往往比經濟貿易基本面因素的力量還大,而國際財經媒體的報導,通常也都是金融大鱷進行匯率操作所使用的工具之一,這是我們在討論國際貨幣的匯率走勢時,不可忽視的前提。

今年新台幣兌歐元與日圓匯價創歷史新高,主要受到兩股力量的推動,第一當然是台灣經濟基本面表現優異,出口商滿手美元,而中央銀行尊重市場力量,使得新台幣在基本面強勁的引導下,維持兌美元升值;第二則是美國物價上揚所引發的通貨膨脹預期,跨國投資機構一致押寶美元利率上揚與歐元、日圓利率持平的套利交易,促成了今年下半年歐元、日圓匯價兌美元大幅走貶。

我們先看歐元兌美元大幅度貶值,這是今年下半年金融市場最重要的主題之一,市場操作的主題淺顯易懂、簡單明確:美國聯準會正在縮表、而且關於美元利率回升的呼聲巨大,而歐洲則剛好相反,歐洲央行繼續踩足油門,狂印鈔票,ECB(歐洲央行)資產負債表幾乎每週都創下歷史新高,而德國債券利率欲振乏力,繼續泡在負利率的地下室動彈不得。因此,投資銀行交易室裡的「買美元、賣歐元」相關套利商品大賣,加劇了歐元貶值幅度與速度。

ECB的資產負債表在11月5日來到8兆3,826.7億歐元,比前一周還多166億歐元,比去年2月疫情爆發前的4兆3,000億歐元,幾乎已經翻倍。更重要的是,ECB總裁拉加德沒有減緩印鈔速度的意願,歐洲在10月爆發的天然氣價格暴漲、電價激增的危機,是各國的內政與財政問題,不需要ECB拿貨幣政策來處理,ECB的資產負債表繼續擴張,已經來到歐元區GDP的80.5%,這是美國聯準會資產負債表為GDP 37%的兩倍,但是與日本央行資產負債表達到GDP的133%相比起來,拉加德還有繼續印鈔的空間。

日本也與歐洲相似,日本國內沒有物價壓力,11月15日公布的2021年第三季GDP,與前一季相較減少0.8%,與去年同期相較更大減3.0%,日本陷入經濟衰退的地下室,日本銀行堅持寬鬆,日圓利率躺著不動,自然成為美元日圓套利交易的最佳標的。

新台幣匯率升值過去是出口商最憂心的夢魘,中央銀行面臨去年強勁的新台幣升值壓力,也曾經以每天收盤前「收腳」的操作方式,來緩和新台幣匯率快速升值走勢。不過,自從拜登總統上任後的今年2月至今,央行在外匯市場明顯減少干預,新台幣兌美元匯率雖然一度貶值至28.696,卻隨即在市場力量下回復升值至27.502兌1美元。由於央行尊重市場的態度,美國財政部原訂在10月發布的匯率報告至今尚未發布,台灣有機會降回至一般觀察名單中。

值得我們關注的是,新台幣匯率從2019年9月的高點31.44元新台幣兌換1美元,至今已經走了超過兩年的升值走勢,升值至今年的最高點27.502,幅度也高達13.5%。但是在一路升值的過程中,並沒有發生廠商獲利衰退、抗議、或是以往常見的立法院犀利質詢。新台幣匯率曾經在1980年代末期、1990年代、或者2000年之後都發生大幅升值,每次都引發廠商抗議,擔憂產業崩潰,但是這次長達26個月的升值卻風平浪靜。

或許我們期待已久的產業轉型升級,已經初步見到成效了,以中大型上市公司來看,台積電、聯發科等半導體公司都是毛利率50%上下的公司,而傳統產業的成衣龍頭儒鴻營業利益率有兩成、天字第一號上市公司台灣水泥也有15%的營業利益率,經過20餘年的調整,台灣企業成本與營收都有結構性的改變,逐漸告別「毛三到四」的時代,即使匯率升值,企業獲利仍然不斷創下新高,股價也維持強勁走勢,而ESG、AI人工智慧、電動車、新能源、以及IoT物聯網等尖端科技的趨勢,台灣廠商都是重要的參與者,產業結構轉型初具成效,可能是此波新台幣匯率升值所傳達最重要的訊息。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