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未成年人死亡保險的迷思

普悠瑪翻車事件,5名未滿15歲乘客雖投保旅平險,卻無法獲得理賠。

日前發生普悠瑪翻車事件,導致18人死亡。其中,5名未滿15歲乘客雖投保旅平險,但礙於保險法第107條禁止對未滿15歲被保險人死亡時給付死亡保險金規定而無法獲得理賠,因而繼一年多前維冠大樓因地震倒塌後,修訂保險法,於天災或重大交通或公安事故時,例外允許對未滿15歲之未成年人給付死亡保險金的議論再起。

保險法第107條之所以有禁止對未滿15歲者理賠的規定,乃是因保險法第105條規定,以第三人為被保險人訂立壽險或傷害險等死亡保險契約,需被保險人書面同意,以確認被保險人的意願,防止道德危險。而未成年人因限制行為能力,需要法定代理人代為同意的意思表示,可能形成父母替子女買保險,又替子女同意的情形,使同意權制度防止道德危險的功能被架空。主張修法者的單一理由為:天災或重大交通與公安事故,不涉及道德危險。此一理由,恐有率斷之虞。

首先,天災或重大交通與公安事故是否真無道德風險,實有疑問。震撼全台的南迴搞軌案,不正是以故意製造重大交通事故的方式來遂行保險詐欺?又,倘若受益人在地震或土石流發生時,故意阻斷被保險人的逃生路線,使被保險人逃生不及死於天災,實際上難道不可能發生?況且在此情形,是否屬於道德危險事件,是否更不易調查?

再者,重大災害,如何界定,尤其人為的災害,何者應列入承保範圍何者不應,標準為何?諸如八仙塵暴或高雄氣爆應否列入,不易判定。此外,「重大」如何判定,究竟應以死傷人數為標準,或以災害的規模,例如地震強度或颱風等級,亦難有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因此,僅使保險人對未滿15歲被保險人因重大災害死亡為理賠,反而產生欠缺標準的公平性爭議。

另外,人壽保險與傷害保險的原始目的,是為避免因被保險人突然身故,仰賴被保險人為經濟來源的家屬或受撫養人突然失去經濟上保障。未滿15歲之人,一般均仍在就學,屬於仰賴父母提供生活與教育費用的對象而未從事生產,更非家庭經濟的來源,以其為被保險人投保,除利用保險的儲蓄功能為其積存教育費用目的外,根本無防止家中突失經濟來源的功能,使保險人未滿15歲的被保險人死亡時為理賠,無論保險事故如何限縮,根本都與人壽及傷害保險的原始目的牴觸,反使有工作能力者獲利,徒增道德危險而已。

唯一使保險人在未滿15歲的未成年人死亡時理賠的正當性,應是保險金可提供家屬喪葬費用的補貼而已。果如此,則保險給付即應有限額,以能補貼家屬喪葬費用的支出為度,即某程度上借用「損失填補」的概念,參考一般國民喪葬費用的支出,定理賠金額的上限,才足以防止道德危險。外國的作法上,美國多數州與德國對未成年人的理賠上限,亦都設有法定限額,日本的限額雖非法定,也是授權行業協會自定。故採限額理賠,亦符合國際趨勢。

綜上,個人建議,基於防止道德危險及實現公平性的考量並兼顧被 保險人喪葬費用的需要,對未滿15歲被保險人死亡的理賠,不宜區分保險事故種類,應一律准許,但應參酌一般國民的喪葬費用支出(如30萬)為限額。

身為從事金融保險法研究與教學的工作者,自然抱持「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社會責任,本於專業與良知,一直寫、一直寫。

張冠群

政治大學法學院暨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台灣保險法學會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