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跨國科技金融的台灣想像

於八十年代末,台灣著手推動公平交易法的立法,同時開啟管制鬆綁與國營事業民營化,逐步解除特定產業與跨域競爭的限制,實質改變社會對商業樣貌與尊榮服務的想像。不僅豐富消費者選擇與生活內涵,帶動配套與支援性商用服務的業種興起;就連加值性服務採行的無縫接軌、民生需求連鎖店化與管制性行業持續有的規模擴大,相當程度上都掀起過革命性的改變。

曾經簽帳、賒帳也屬於尊榮服務的一環,如今的金融支付已經無遠弗屆;而被零散切割的第四台業者,在長年的投資與整合建制之後,業已成為資通訊科技連結到智慧家庭的最後一哩路。就連國際級的外商企業到了台灣,也能就地取材來改善營運型態,變得爐火純青般的在地化。

舉例來說,好市多的會員卡,在美國因為有消費實力與生活價值觀念的自我設限,所以好市多會員卡沒必要與信用卡進行整合;到了台灣,則有好市多聯名卡的推動,如今更成為銀行業的兵家必爭之地,發卡量上看兩百萬張。另一個例子,是台商到大陸參與倉儲物流,一路推廣成快遞服務;如今,宅配到府的後台作業,更成為光棍節銷貨與餐飲宅急便,最重要的建置基礎。

最近的新聞關注,都在純網銀的執照核放。於去年11月的下半月,金管會開始受理設立純網銀的申請,最後申請日為2月15日。目前有中華電信和兆豐金等所組成的國家隊「將來銀行」;台灣連線金融科技(LINE Financial)和台北富邦金為主的 LINE BANK,以及樂天、國票金組合而成的「樂天國際商業銀行」。各方的預期是,將會出現三搶二的結局。

台灣業者屢屢以「要跑的比對手快」,來強調其發跡與生存延續的策略。可惜的是,卻忽略現下資金在全球做充裕流通,跨國執法難度已然變低;而且已是消費保護與意識抬頭的年代,個別企業即使跑的快,大抵上作用也不太顯著。

尤其台灣仰賴的貿易全球化,正發生大逆轉,因為中、美兩強的拉拔,很可能轉為「經濟新冷態」與「科技大熱戰」。而原本為各界所看好的科技金融與共享經濟,也因洗錢弊案與連番發生科技掌門的離奇死亡,快步走入風險高原期,不僅後續資金挹注的意願出現下降,商轉用途的實現機會也不大;再加上監理機制的缺乏決心,各種的傳言恐慌接二連三出現。

值此之際,如能謹守本業分際與核心競爭優勢的養成,又能做好跨地域結盟來產生加值與綜效,才是壯大台灣的有效策略。幸運的是,執政當局對於南向政策,自是義無反顧;而四散各地的僑領與到過台灣工作、近上千萬人次的外籍勞工,都是擴展經濟規模與輸出商業模式的最佳夥伴。

眼前發難,其時未晚;政策支援,則更是充沛到位。這樣跨地域的結盟和分散式連結,自然更仰賴要有科技金融來做居中貫串。

深入東南亞,已經不能再靠個人膽識與跑的夠快。以科技金融做連結,以來台留學生和返鄉外勞做肱骨,實體的商務經營外加科技網路的金融支援,才能如虎添翼,深入異域寶藏。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科技金融新世界的思維交戰

改善我國科技行政體系的幾點建議

文以載道,以辛勤筆耕,來召喚出人間公義。讓主題與論旨在經濟模型指引下,和各類數據做到交相詰難的探索;於文字爬梳當中,則務必要言有所本。

盧信昌

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