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基富通「退休金自主投資實驗」值得期待

台灣是亞洲最開放的民主國家之一,我們尊重人民選擇的自由,在食衣住行育樂都有完全競爭的廠商,提供無限制的選擇;在政治領域有藍綠黃白各色的政黨可以選擇;在教育、醫療、社福等公共領域,同樣有數以千計的機構提供不同的服務;至於在宗教領域,台灣更是百花齊放,全面的信仰自由。

然而,唯有在攸關國民最重要權益的退休基金,人民卻完全沒有選擇的權利,所有工薪階級,不論職業與年齡,每個月的薪資都有將近兩成,以勞工自付、雇主提撥的法定義務,交付給勞保、勞退、退撫等政府基金,統一由勞動部勞動基金運用局操作。

雖然勞動部網站定期公布各基金的資產配置,但是公布的資料與模式與絕大多數國際通用的資產管理報表(基金月報)迥異,也不會有基金決策機制與決策者的資訊,千萬勞工大眾、軍公教人員對於每個月從薪資扣除的資金去向,完全沒有選擇的機會,不論職業身分年齡與性別,全部都吃一樣的大鍋飯。

為了提供人民「較佳的選擇」,獲得金管會的核可,由證券投資信託暨顧問商業同業公會、臺灣集中保管結算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證券暨期貨市場發展基金會主辦,委託基富通證券執行「全民退休自主投資實驗專案」,在上周完成投信公司的遞件申請程序,總共有15家投信公司爭搶三個代操資格,正式啟動了勞工退休基金「自選」的序幕。

參加這個實驗專案的10,000名國人,可以在保守型、穩健型與積極型三類方案中,選擇一個最有利自己的退休基金方案,另外,也可依據退休日期的遠近(愈近就需要愈高的流動性),來選擇適合存自己退休準備金的商品。退休金自主實驗專案預計從4月開放預約報名,7月正式啟動,在法定提撥義務之外願意「自提薪資6%」(享有抵稅權)的工薪族,可以參與這個「實驗」,每個月以3,000至5,000元的規模,定期定額去「存」這些退休理財商品,投資「風險較低、報酬較高」的基金,看看兩年後是否會能獲得更佳的成果。

這個實驗專案的精神,在提供工薪族「選擇」,由於操盤的投信公司採用較佳的資產管理技術,將提供全體國人一個具體且透明的實驗,只要採用早已獲得證明的資產管理專業,就能提供全體國民「較佳的選擇」。

其實,基富通這個「實驗專區」並不是甚麼新的發明,而是全球各主要國家早就成為主流制度的通用作法,退休基金交給專業投資機構操盤、或是政府將退休金的操盤機構「專業化」、「法人化」,引進先進的資產管理技術,為全體國民創造退休財富。

退休基金專業操作最著名的是挪威主權基金,將北海原油創造的財富與國民退休基金合併,在挪威中央銀行的監管下,挪威主權基金採用國際化且專業的資產管理機制,在2006年資產規模僅2兆挪威克朗,到了去年年中已經達到8兆5,850億克朗,基金投資報酬率超過4倍,挪威沒有年金改革的動亂,退休基金投資得宜應居首功。

挪威主權基金績效卓著,卻不冒進,仍然堅持高度穩健的精神,投資在包括台灣之內的龍頭上市公司,依照市值比重進行調整,每年光是股息,就從台灣拿走超過100億元,資本利得更難以估算。坦白說,挪威主權基金從台灣賺走的利潤,雖然不能直接就說是本地退休族的損失,卻證明了「過度保守其實就是損失」的投資定理。

基富通的自選實驗平台不會是勞動部的競爭者,勞動部管理的退休基金規模相當驚人,舊制勞退基金9,272.65億元、新制勞退2兆2,195.08億元、勞保基金7,075.91億元、就業保險基金1,260.38億元、國民年金3,183.76億元,五大勞工相關的基金運用餘額高達4兆2,987億元。相較之下,基富通的自選平台初期僅10,000人,以每人每月平均4,000元來估算,累計24個月投入的資金也還不到10億元,與龐大的五大勞工退休基金相較,完全不成比例。

基富通自選方案的價值在刺激國人思考,為了堅持「保本」而犧牲退休儲蓄者報酬的方案,是不是最好的選項?在台灣極度保守的退休基金操盤,與高度先進的挪威主權基金之間,是否存在雙贏的選項?如果美國、加拿大、香港、新加坡、以及大多數先進國家,都能提供退休族「自選」方案,而且自選方案不斷進步,管理費用持續下滑,台灣為何堅持所有國民都得吃一碗沒鹽沒醋的大鍋飯?

顧立雄挺身而出,願意帶頭示範參加退休自選,傳達了一個重要的訊息,希望台灣的資產管理業者,展現專業,引進先進的技術,告訴不懂得理財的勞工團體與立法委員們:規定所有人只能步行(保本)固然不會出人命,但是在高鐵、飛機滿天飛的時代,允許國民在步行(保本)、公車(穩健)或捷運(積極)等不同方式中「自選」,透過政府嚴格監管,不僅同樣安全,還能讓國民享受更高的福祉。

我們認為「全民退休自主投資平台」雖然只是一個金額很小的實驗,卻是台灣勞工與公務人員退休制度非常重要的試點,是在極為保守、完全不給人民選擇的公辦退休基金制度下,一次值得鼓勵的實驗。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