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公有銀行改制的挑戰與新契機

面對金融科技發展對傳統銀行營運模式所帶來的衝擊和契機,近年來各傳統銀行除了積極導入相關的金融科技之外,金管會更是積極規劃推動開放銀行、純網路銀行等的證照申請。

除外,金檢局也於25日公布,有關各銀行辦理客戶購買保單所出現的六大缺失。

而無獨有偶的,除了金融業的行政主管官署金管會展現積極作為之外,相關的金融業者,也沒有閒著,不約而同的各就自身經營所面對的困境,或是對於僵化的法令規定影響業務的推動或人才的進用,分別表達不同的看法。

撇開尚在規劃、建制,尚未實體化運作的純網銀、開放銀行,其方案或遊戲規則是否實在可行,暫且不談。專就針對現有銀行實際運作所浮現的問題來看,其實更值得主管官署和金融業者的正視、三思。

案例之一是具備一定官股銀行性質的台企銀董事長黃博怡,目前針對行政院已經將資本額3,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融資不足的現象,列為優先處理問題,乃因勢利導的主動跳出來回應,指出當前對中小企業的授信,存有三大盲點必須突破,否則恐將卡住新創事業的發展。

由於台企銀的存在,主要的營運、服務對象,就是以提供中小企業的貸款為主。但是他歸納在第一線的實際執行和觀察所得,發現依照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的統計資料,台灣企業光是資本規模在3,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總戶數就達143.76萬戶。而統計對中小企業放款前四大銀行的放款總戶數卻僅接近9萬戶,比重還不到全體中小企業的7%。從而導致高達九成三以上的小微企業因為無法爭取到銀行貸款,最後就只能透過「個人信貸」的方式取得資金。甚至更等而次之的,就只好成為被高利貸剝削的受害者了!

面對這樣的困境,黃博怡董事長所提的對策,是期盼國發基金能夠注資,將政府對台灣企銀的持股拉高至三成,台企銀就可以承擔更多提供小微企業及新創事業融資的政策使命。

檢析黃博怡董事長的這番訴求,果然印證向來小微企業求貸無門的困境,即使成立了台灣企銀,但績效仍然有限,當然更遑論對新創事業融資,在缺乏相關業績數據下,即使想向台企銀申貸,台企銀也只能是愛莫能助了!

案例之二則是隸屬財政部旗下的土地銀行,由於受限於「國銀事業用人費率不得逾近三年平均值」的統一規範,已經壓抑該行進用包括法遵、資訊系統開發等專業人力的機會。從而導致國營銀行在朝金融科技轉型時,卻因為行政院人力資源總處僵化的「用人費率」規定,以致在面對市場競爭時,無法吸納專業人才來分庭抗禮。為此,土銀工會乃於近日正式提案,希望行政院能夠同意調整現行僵化的用人費率規定,改依各國營事業的營收或盈餘做為核定各該事業進用人員的核薪標準。

檢析土銀工會的此一提案,自然是著眼於透過調整用人費率的核定標準,以便可以進用專才,提升與其他民營金融同業之間的競爭能力。

綜觀前面例舉的由下而上的興革建議,基本上還是各自站在台企銀與土銀的本位立場考量。但以提升對小微、新創企業的融貸績效來說,不只日本、韓國等都已有設置相關政策性銀行的實作經驗可資參採。更值得師法的,則是孟加拉由尤努斯倡導創設的「窮人銀行」,經過多年耕耘巳經淬鍊出具可操作性的「社會企業」,尤努斯本人更因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肯定。

相較之下,台企銀只寄望於國發基金能夠增加注資,好讓台企銀能轉型成真正的國營企業,以方便業務的推動,兩者之間是有差別的。

同樣的,土銀工會主張用人費率能夠從近三年的平均值改為依營收值來核算,其實同樣也只是治標而非治本。人力資源總處的用人費率規定,固然是基於防範各國營事業在薪資核定上出現自肥的副作用,但如果真的改依營收核算,則萬一營收不如預期,土銀工會可願接受自主減薪的後果?

綜合此兩案例的改革對策評析,充其量只是見樹不見林的治標手法。既然未來在金融領域還會陸續出現純網銀、開放銀行等新樣態,而既有的國營銀行卻又綁手綁腳。此時此際,也許金管會可以考慮擘劃讓具國營事業背景的傳統銀行,透過釋股等不同方式,全面朝民營化轉型。這樣的治本之道,也許才能迎來進入金融科技新世代的營運新契機,而不是陷溺在見樹不見林的改革,最後導致台灣整體金融產業缺乏國際競爭力的不堪下場!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