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政經社環境下的金融體系走向

科技打入了金融領域之後,便是一條不歸路。圖為銀行引進機器人Pepper站上迎賓最前線。圖/本報資料照片

展開台灣金融發展史之扉頁,從1960年代金融體制初創,至今五十餘年,歷經管制、開放、整併等等不同階段,金融機構規模日益擴大,金融商品種類不斷增加,金融體系樣貌漸漸調整。進入2010年代,環境局勢更為複雜,政治、經濟、社會不斷更迭,台灣金融體制將往何方前行?拉長時間點,擴大空間面,金融體系一段接一段地發展,各階段中政府制度的擘劃,市場潮流的推進,都有著關鍵性的角色,未來亦然。

歷史各階段的金融體系,皆在當時的政經社環境下發展而成,不同時期有不同重點。1960年代經濟發展初期以穩定為主,對金融體系多所管制,1980年代後期開放自由化以提升金融效率,至2000年代,囿於市場規模有限,金融機構經過併購整頓階段。接下來,必須考慮拓展擴張。金融拓展,可以是多方面的視野與創意,而在多元繁複的政經社環境下,未來臺灣金融體制將開拓何種局面,目前尚未明朗。

先從經濟面與金融關係來探討,無論金融體系如何演變,基本功能為社會儲蓄與投資之橋樑,協助產業與經濟發展。歷年來台灣金融體系對於中小企業、外銷產業、科技產業、重點產業之協助情形,已有不少文獻研究其功能是否完全發揮。一方面,金融體系協助經濟發展;另方面,經濟發展帶動金融發展,經濟景氣起伏直接影響到金融業之消長。當今美中貿易戰造成世界貿易活動趨降,經濟動能也受阻礙;英國脫歐,震撼歐盟;委內瑞拉惡性通膨,發生政變;各經濟預測單位對未來經濟走勢看法分歧。這兩年來股市走勢高低不定,2017年紅盤滾滾,2018年底陷入綠盤,2019年第一季紅盤走升,又在5月5日川普揚言調高中國商品關稅後跌入震盪。財經觀察者近年最常用的穩定評語,乃是經濟金融走勢不穩定。金融體制在這波濤中宜謹慎掌舵,穩健馳航。

推動經濟成長的一大引擎,即科技能量,科技打入了金融領域之後,便是一條不歸路,僅管資安威脅問題頻被提出,諄諄告誡,並不延緩科技金融勢如破竹的衝刺力道。很快地,第三方支付,數位貨幣、比特幣、區塊鏈等等新型交易型態與科技進程,一直在金融市場上熱切討論,無論已開發國家或開發中國家均不在科技競爭上退縮。沒有實體經營據點的網路銀行,也在我主管機關首肯下開了門窗。科技進步長期以來一直未在金融發展史上缺席,近年來更是突飛猛進,新型金融風貌正在彩繪中,迎向科技金融的創新紀元。

另從政治影響面觀察,2009年兩岸簽訂金融備忘錄MOU之後,金融機構原已摩拳擦掌準備往中國大陸進軍。然而,政局改變之後,兩岸金融交流之路難以推進,則轉往其他國家探路乃是必然選項。東南亞一直是被提及之區域,除了業者原已大幅進駐的泰國、新加坡等國之外,近年來柬埔寨、越南已有若干金融機構陸續進駐。除了東南亞之外,其他地區能否順利拓展,有待業者努力與政府協助推進。

社會面的影響,牽引著多種金融商品的問世,滿足消費者生活與理財需求。台灣之儲蓄率高,民眾樂於購買保險,以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為例,歐美多國之保險業務縮減,台灣依然成長。隨著高齡化社會來臨,銀髮族理財市場興盛,與醫療相關的金融保險商品,皆具商機。近年之年金改革,激發退休族之退休金規劃概念。少子化社會以及經濟發展結果,讓年輕人可運用資金增加,且資訊傳播通暢,年輕人接觸理財年齡提早。此外、綠能、環保意識抬頭,也帶給金融業思考空間。多元金融商品,隨著社會變遷而相繼問世。

提升台灣在國際金融舞台的地位,尚有諸多努力空間。鑑於金融體系必須兼顧穩定與效率,金融發展不宜只以金融業產值為其最終目標,尤其在搖晃的政經社環境下,過度金融深化造成泡沫體質,易引發金融危機,過往國內外金融風暴已道出重大威脅。世界金融中心排名之國際評鑑單位,亦頗重視環境背景因素與基礎設施。金融掌舵者在穩定與效率之間必須隨時關注,取得平衡。

政治、經濟、社會的風雲環境之下,金融體系之功能與角色應該適切,主管單位宜具備前瞻眼光,作好應變措施。金融體系拓展市場,打好體質,機動創新,未來將在歷史上劃出何種色彩,由時間論斷。

著重在金融、經濟、文創、藝文等領域,關注國內外相關政策與脈動,以平實的論述、邏輯的分析,闡釋理論觀念與實務現象,並提出建言。

楊雅惠

考試院考試委員、臺大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