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歐盟議會選舉後的觀察

圖:美聯社

在歐洲議會選舉之後,美國總統川普6月初前往英國進行國是訪問。由於適逢英國首相梅伊宣布6月7日辭職,而川普又發言表明支持前倫敦市長、「脫歐派」的強森(Boris Johnson)繼任首相,引發各界的批評聲浪。幾乎是同一時間,因為歐洲議會選舉失利,全國走透透說明政策的法國總統馬克宏「共和國前進黨」,自稱「法國唯一親歐洲」的力量,得票也輸給由勒朋領軍的極右派「國民聯盟」,梅克爾欽點的黨內接班人甚至可能地位不保,從而令人關切未來的歐盟政治走向及其影響。

盤點將於7月上路的歐洲議會新版圖可以發現,中道的主流政黨/政團的選票流失。以英國為例,選民對於執政的保守黨不滿固然可以理解,但工黨卻也沒有倖免,反而是初試啼聲,由前「英國獨立黨」黨魁范拉奇(Nigel Farage)今年1月最新成立的「脫歐黨」(Brexit Party)有亮眼的表現。雖然丹麥反移民、極右派的執政黨在6月6日敗選,將由左派的在野聯盟取而代之,成為北歐另一個「向左走」的國家。換言之,傳統的左派右派政黨聯盟,儘管並沒有土崩瓦解,但恐怕必須思考以下兩個問題,並提出有效的因應對策。

首先,在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和川普當選以來,民粹的極右派政黨透過歐洲人民對於恐攻和移民、失業與貧富不均的不滿心理,充分將之轉換為具體的選票。就算是奧地利副總理在歐洲議會選舉前,被爆出「歐洲版的通俄門」案,奧地利因而將在9月提前舉行國會改選,但卻並沒有明顯影響到極右派政黨的得票。

當選民對於涉及「敵國外患」的國家安全問題,重視程度尚且不如對於外來移民分享社會福利的「伊斯蘭恐懼」,則如何兼顧歐洲的人權價值和滿足民眾在社會經濟的需求,無疑將影響到歐盟各國內部的政治情勢。

其次,歐洲各國的「綠色崛起」現象,這次歐洲議會選舉得票率和五年前相比算是大有斬獲的綠黨,反映出年輕世代與中產階級對於傳統左右政治意識型態之厭倦,他們更重視的是未來對他們影響更加深遠的極端氣候變遷。又或者說,脫離現實政治世界的煩擾,「左右休兵」,正視更普世的環境保護和生態保育之價值,是這一次讓世界看得見的「另類選擇」。

值得觀察的另一個面向是,美國與俄羅斯正運用各自不同的政治影響,嘗試改變目前歐洲的政治形勢。一方面,川普以前的策士班農前往歐洲試圖串連極右民粹的政治力量,歐洲議會選舉前,在米蘭會師的12個極右派政黨領袖,反移民的「疑歐派」政策主張,未來勢必在歐盟取得更大的發言權。

從地緣政治上而言,相較於美國遠在大西洋彼岸,俄國和歐洲國家有地理上難以切割的關係。在2010年延燒至2011年、發生在北非與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之後,2014年俄羅斯入主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無疑是雙方在前蘇聯解體後最重大的政治軍事危機。2016年的英國脫歐公投與目前仍然沸沸揚揚的川普「通俄門」,讓西方國家對於俄羅斯干擾、甚至改變歐美國家選舉結果之政治野心,感到憂心忡忡。

而此次川普造訪英國的時機,正好是在梅伊首相宣告辭職與正式辭職之間,他毫不掩飾對下一任的保守黨首相人選之偏好,符合其一向的作風。然而,向來對穆斯林就不友善的川普剛抵達英國,就說現任倫敦市長、巴基斯坦移民第二代的康世德(Sadiq Aman Kahn)是「魯蛇」,要康世德關注倫敦的犯罪問題,而不是在報紙投書,批評他對伊斯蘭教「無知」,並將他比喻為「20世紀的法西斯份子」。

英國是美國對歐盟外交「心中最軟的那塊肉」,擁有無法言喻的關係,此次川普總統在梅伊首相正式請辭前兩天召開的記者會上提及,英國脫歐後的英美自由貿易協定;一方面重申他向來支持脫歐的政策立場,另一方面則表達希望讓美國企業能夠參與全民健康服務(National Health Service)。而在川普到訪前,繼美國和南韓之後,英國電信(British Telecom, BT)所屬EE(Everything Everywhere)於5月底成為英國首家提供5G服務的廠商。但令人尷尬的則是,BBC進行第一次5G新聞直播的現場,該台記者推特上的照片,鏡頭清楚的拍攝到有華為標誌的設備。而這也成為觀察歐盟未來政治走向時,一個不可不關切的重大課題。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