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支持台灣加入CPTPP 有助啟動安倍第三箭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東京舉辦的2019年CPTPP的開幕式發表演說。圖/美聯社

成員包括日本、加拿大、紐西蘭、澳洲、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汶萊、墨西哥、智利與秘魯等11國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已經在去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上路,CPTPP的加總經濟規模高達10.2兆美元,約占全球GDP的13.6%,而11個成員國占台灣對外貿易總額比重則達25.25%。

雖然CPTPP已經啟動,且台灣尚未加入這個協定,因此對台灣產生的負面影響不會馬上顯現,但將會慢慢浮現。因為台灣的自由貿易協定覆蓋率相對其他東亞國家屬於偏低,是以台灣當前的出口結構配置,乃是以免關稅的資訊科技協定(ITA)相關之高階產業為生產與出口重心。

然而假使台灣一直不得其門而入的話,則隨著CPTPP成員數的擴大,會開始衝擊到台灣的出口。其實關稅的衝擊還是其次,最主要是此一多邊貿易協定的原產地規定,其規定所有在協定涵蓋區域享受零關稅的貨品,其製造組成的零組件必須要有高度比例是來自簽約國。隨著南韓、印尼、菲律賓與泰國等與我國出口結構相近的東亞國家陸續加入,既有的東亞供應鏈會為了因應原產地規定,而將非成員國排除在外。因此相關規定會對以生產與出口中間財為主的台灣經濟相當不利,恐將衝擊我國在跨國價值供應鏈的位階。

此外,2000年之後,台灣的出口與投資年增率相關性已經高達九成,所以不盡快加入此一區域經濟整合的話,相關衝擊會從中間財出口延伸至產業的投資與內需部分。然而該協定主導國日本,對於台灣通過在2018年11月地方選舉之公投第九案─「反對開放日本福島等五縣市食品進口」表示關切,日本政府的外務大臣甚至放話表示我國在現階段不具加入CPTPP的資格。

事實上,如果日本支持台灣加入成為第二輪新成員,對日本的經濟利益遠遠超過核災地區食品無法打開台灣市場的有限機會成本。以台日雙邊經貿關係而言,台灣向來是日本相當重要的出口市場,去年日本對台貿易順差即高達121億美元。我國為了保障國內的產業競爭力,設定的平均關稅為6.4%,其實比多數的CPTPP成員國稅率來得高,在東亞僅略低於越南的關稅。如今我國希望加入協定,對日本進口品降低關稅障礙,會有積極顯著拉抬日本出口的效果。

然而最重要的是台灣的加入,將有助於日本經濟順利啟動安倍經濟學的第三支箭。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一般均衡模型推估,CPTPP開放台灣與其他東亞四國一起加入成為新成員,將可以在2030年拉抬日本的實質所得達979億美元,並讓日本出口增加2,251億美元,皆顯著超過不開放情境所衍生之經濟效益的兩倍以上,效益倍增主因是CPTPP使得供應鏈得以用高效率的模式運轉。回顧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2012年上任後,為擺脫困擾日本經濟多年的通貨緊縮困境,企圖重振國內經濟,提出所謂安倍經濟學的三箭計畫,推動第一箭「寬鬆貨幣政策」、第二箭「擴張財政政策」,以及第三箭「成長策略」。安倍的貨幣與財政政策不見新意,日本在過去也曾經以同樣的經濟刺激政策企圖拉抬長年低迷的需求,但成效不彰。安倍試圖以同樣政策的劑量加強版來拉抬景氣,以供給面機制嘗試解決需求面問題,事實證明效果有限。

成長策略於是被視為安倍三箭最關鍵的政策,因為執行方式是透過參與多邊區域經濟整合、刺激國內經濟結構改革,重新找回日本企業的競爭力與優勢,建構一個以日本為核心的亞太供應鏈。

我國在國際產業供應鏈上與日本的互補大於競爭關係,重要的光電與半導體產業高度仰賴日本的相關設備與關鍵零組件進口。換言之,日本很難在區域內找到一個能夠充分替代台灣供應鏈角色的夥伴。在符合經濟上理性預期的前提下,日本應當支持台灣加入CPTPP。

工商時報名家廣場,供名家、讀者針砭時局,發表其多元觀點。

名家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