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英國退歐延長賽已成常態?

最近公布的11月份美國銀行大型基金經理人調查結果顯示,英國脫歐未再被列進最令人擔憂的前五大風險事件,歐元區資產甚至被認為價值低估而成為市場追捧標的,這似乎顯示英國退歐問題已不值一哂。但真是如此嗎?

回顧2016年英國退歐公投結束至今,前首相卡麥隆(D. Cameron)狼狽離去;素以施政手腕強硬聞名,有當代鐵娘子之稱的梅伊(T. May),端出的退歐方案也難以安撫黨內外政治勢力,在今年7月底黯然下台;取而代之的強森(B. Johnson)為了不重蹈前者覆轍,甫上任就表達了鷹派立場,更在就職演說中鏗鏘有力地強調將「不計代價」退出歐盟,並承諾10月底完成目標。

隨後,強森在今年8月底英國國會開議前夕,突襲式的宣布國會自9月開始停止運作5周,並逕自表示無協議退歐(No Deal Exit)也是可接受的退歐備選方案,使強森執政下所隱含的混亂與無序,霎時縈繞市場投資人心頭。9、10月美國銀行大型基金經理人調查中,無協議退歐更成為眾多投資人擔憂的尾部風險。

不過,在反對黨集結下,國會先透過司法訴訟撤銷了強森的休會決定,又以立法方式斷絕政府選擇無協議退歐的可能性,接著再使出程序性手段拖延退歐協議的立法。最終,強森只能不情願地向歐盟遞交申請,表示英國無法準時完成退歐協議立法,請求歐盟再次延後退歐生效時點。

至此,強森所面臨的窘境已與梅伊如出一轍,且經過這一段強制休會又復會的戲劇性地發展後,投資人似乎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在英國各黨依舊對立且分化嚴重的情況下,在可預見的未來,無協議退歐的混亂似已不在風險雷達幕上。

原因有二:首先,英國當政者屢屢迫於政治與經濟壓力,不得不在退歐談判桌上向歐盟妥協,梅伊、強森皆然。從展開退歐談判以來,為了確保與歐盟分手後,能繼續維持一定程度的經貿交流,英國基本上同意歐盟所要求的一切條件。例如同意在退歐之後,繼續負擔在英生活歐盟公民的社會福利,也同意繼續承擔歐盟的部分預算支出,甚至願意放棄北愛爾蘭地區的部分主權,好讓退歐協議能夠順利完成。

畢竟,誠如2018年底英國政府發布的評估報告所述,英國仰賴歐盟生產的商品至深,一旦無法和歐盟敲定貿易協定,則醫療、糧食等民生必需用品勢將走向短缺,恐將迎來人道危機。而在這個梅伊與強森都心知肚明的事實下,無協議退歐其實是個可說卻不可行的空泛口號。明白了這點的投資人,自然不會再被政治言語所驚嚇,並認為所謂「退歐」,只不過是在法律與政治層面上退出歐盟,而在經濟層面上繼續「留歐」而已。

其次,英國國內反對無協議退歐的政黨佔有絕對多數,令投資人相信無協議退歐應不會到來。在反對勢力反擊下,強森不得不選擇延後退歐,並重啟國會改選,以設法破除反對派系所設下的障礙。但近期民調顯示,保守黨雖仍能拿下國會改選後的最多席次,但席次數將較選前滑落,而訴求留歐的蘇格蘭民族黨、自民黨等小黨,選後席次將有所增加。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英國國內政黨間的爭論導致退歐協議難產,使其必須不斷申請延後退歐,形成變相的「留歐」,但這並不代表退歐的生效時點可以無限期延後。

事實上,當前的延後退歐不過是將退歐的大限往後推而已,包含法國總統馬克宏(E. Macron)等多位歐盟政治領袖,早已表達無意繼續延後英國的退歐,這也意味著在英國國內退歐爭議未解的情況下,一再拖延的結果,將在時程上離無協議退歐更近了一些。至於英國方面,縱然反對無協議退歐的政黨人數比率居多,大選民調結果也是如此,但這些政黨內部對未來的英歐關係卻無具體共識,也注定了這些政黨無法在大選後攜手合作。

同時,作為最大反對黨的工黨在本質上雖認同退歐,但由於工黨將退歐視為內政議題,立場搖擺不定,也沒有辦法得到其他政黨的信任。另一方面,自民黨與蘇格蘭民族黨雖然訴求撤銷退歐,但兩黨的立論出發點完全不同,蘇格蘭民族黨在特定條件下,甚至願意支持退歐。因此,由於反對黨陣營並無法凝聚出一條不同於保守黨的退歐路線(包含留歐),以致於做為退歐程序預設終點的無協議退歐,依然矗立在未來不遠處盤桓不去。

要言之,經過過去3年多的數次愚弄後,目前投資人已認定名義上的硬退歐(Hard Brexit;包含無協議退歐)不過是個空泛的政治口號,恐怕永遠都不會有實現的一天,正如同寓言故事中放羊孩子的高聲警告一般。不過,市場參與者也必須謹記,野狼到來與否,並非放羊孩子所能控制,當退歐程序果真啟動的那一天到來,就註定了野狼的來臨。

屆時,難保英國退歐再度成為市場擔憂的重大尾部風險。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英國脫歐之後,歐盟將更團結嗎?

英國脫歐演變成歹戲拖棚的「政治劇」

黑天鵝與灰犀牛威脅下之全球股市怪現象

三大事兩危機 歐盟如何走到明天?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