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川普撥弄的國際協定風雨

川普坐上了世界第一強國總統寶座之後,充分掌握手中權柄,高調在各國際聯盟上出招,或退出,或加入,或新締條約,或改舊協定,大力攪動各式國際組織。他聲稱美國優先,強化美國經濟主導力道,創造就業機會,阻擋中國勢力外擴。其所使出的每一步棋數,都影響到不少國家,眾論紛紜,國際局勢猶如風雨浮動。

川普上任後三天所簽署的第一份總統命令,即是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他認為無須被多國的經貿協定綁住,想擺脫大型區域貿易協定的束縛,擬由美國自行與各國進行談判以求自利,著力於一對一的雙邊貿易談判。川普突來的退約變局難以善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焦急地赴美與川普協調,無功而退,日本遂而扛起重責,11個會員國另啟爐灶,2018年3月8日在智利另簽定CPTPP,會員國近5億人口,GDP總值占全球13%。據聞事後川普心動了,有意加入CPTPP,要求幕僚研究加入策略,唯不忘鎖住美國必須優先的條件。

川普不只對區域貿易協定不滿,也對全球最大的世界貿易組織WTO開炮。回溯WTO歷史,起自於二次世界大戰後,為解決疏通各國貿易問題,開始有簽定跨國協議之構想。多年折衝,組成GATT,8回合談判後,於2011年轉型為WTO,截至2016年7月有164個會員國。如此龐大的國際經貿組織,若作大變革,必然影響深遠。然而,川普無視於嚴重性,屢次揚言退出,唯在其幕僚強烈反對下暫無舉動,否則必對全球貿易產生重大衝擊。

為了阻絕日益壯大的中國之萬丈雄心,川普除了課以高關稅、開出制裁清單、攔截中國高科技企業所需零件外,近日又祭出了「毒丸條款」。所謂「毒丸計畫」(Poison Pills),是公司併購過程中的一項防禦措施,公司董事會先通過一項條款,在惡意併購時,敵意併購方之收購達到某一比例(通常10%~20%),原股東即可較低價格收購大量股份,從而抬高收購方成本,乃是股東權益防禦計畫。川普將此條款納入「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成員國若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進行自由貿易,則此協定任一成員國可退出。此舉意在孤立中國,蓋中國被認為非為市場經濟國家,讓中國難以跨足其他國家企業。此模式可能繼續複製,川普有意拉攏歐盟若干國家,對中國採取類似封鎖。此措施被視為重型武器,引起中國焦急地反彈批判,跳腳怒斥。

整體而言,大多國際組織乃以美國為首,一旦美國退出,架構隨之重塑,各國局勢盤整。川普的諸多動作常把最終目標鎖定中國,圍堵中國的發展空間,不容其挑戰霸主寶座。首當其衝的中國勢必要調整經貿發展策略,擴大內需市場。9月23日中國港珠澳大橋開通,為全球最大跨海大橋,而習近平在啟用儀式上只宣布開通,不加其他隻字片詞,一改以往在一帶一路的啟動儀式上之高調暢論,明顯有意低調審慎,似避免在美中貿易大戰峰頭上另添柴火。

其他國家之反應,顯得搖擺,有時向美國輸誠,有時向中國靠攏,看來曖昧。日本原已多年無力在國際組織上獨掌峰旗,今年隨著美國退出TPP後拾起CPTPP主持棒,受到國際矚目。由於川普揚言對中國貿易制裁之後的下一個對象是日本,讓日本難以安心地全盤投靠美國。日本一方面與美國討論中國忽視智財權之不當,另方面首相安倍晉三在今年9月25日前往中國商議加強經貿合作。至於加拿大本來接受了包括毒丸計畫的USMCA協議,後又表達與中國合作之意願。推想多國之間的合縱連橫,版圖局勢將變。

川普所挑動的國際協定,尚包括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移民問題全球契約制定進程、伊朗核協議、美俄中程飛彈條約等等,涵蓋了政治、經濟、社會、軍事等多方層面,增加了國際組織的不穩定度。台灣之國際政治空間原本艱難,不易加入國際組織與協定,屢屢受挫,在這國際局勢大幅震盪之際,務必睜大眼睛,分析情勢,研判各產業所受衝擊,沙盤推演因應對策。預計川普會繼續出招,撥弄全球風雨。道是風雨無情,唯待有心相應,致力在風雨中尋得正面積極的滋養春風及雨露生機。

著重在金融、經濟、文創、藝文等領域,關注國內外相關政策與脈動,以平實的論述、邏輯的分析,闡釋理論觀念與實務現象,並提出建言。

楊雅惠

考試院考試委員、臺大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