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世界、兩套系統」對全球價值鏈的意涵

美中科技戰主要在半導體及5G領域有較複雜的多方關係,卻可能改變相關臺商在全球價值鏈的布局。圖/本報資料照片
美中科技戰主要在半導體及5G領域有較複雜的多方關係,卻可能改變相關臺商在全球價值鏈的布局。圖/本報資料照片

美中貿易戰和科技戰相互糾葛,但是美中科技戰具有相當的針對性,主要針對新興科技、特定企業。尤其,美國持續針對華為步步進逼,臺灣內部也因此產生了「一個世界、兩套系統」的概念與討論。這個概念對相關全球價值鏈上的臺商可能產生不容忽視的意涵或影響。故我想就「一個世界、兩套系統」概念做進一步的推論。

國內在討論臺商回流時,往往會期待臺商將研發功能根留台灣,或回臺加強投資研發。但是這個觀點可能需要修正,尤其當考慮所謂的「一個世界、兩套系統」或「一個世界、兩套標準」的意涵。表面上,「一個世界、兩套系統」或「一個世界、兩套標準」其實早已存在,如錄影機/錄影帶之前有VHS版(美規)和Beta版(日規)兩套系統或「實質」(de facto)的產業標準;3G的「官方」(de jure)標準也有WCDMA、CDMA2000和TD-SCDMA三套標準。但是,考慮美中對壘因素,「一個世界、兩套系統」或「一個世界、兩套標準」對全球價值鏈可能產生不容忽視的意涵。

就行動通訊領域來看,隨著行動電話由「說的電話」變成「用的電話/裝置」,智慧裝置所涉及的技術、智財與價值鏈趨向於「多層級的平台化」(platformization),使得廠商的布局和策略選擇趨於複雜。例如,國際上習慣將資通訊領域之產業標準區分為三個層次,包括:基礎網路層(如3G、4G、廣播領域的主架構設計)、(廣義)中介軟體層(Middleware,如WML)和應用層(如i-mode、location-based services)。國際標準制訂特別著重於基礎網路的主架構設計。但是,儘管採用現有的基礎網路主架構設計,Apple與Google的創新空間與重點卻是在中介軟體和應用,而且著重於顧客價值主張、服務架構、服務平台、終端設備與客戶介面、和擴大支持陣營等方面。

因此,行動通信產業生態體系在2G走向3G及之後的階段變得愈來愈複雜。行動通訊研究學者便主張:行動數據等數位創新(digital innovation)為相關產業帶來新型態的「產品主架構」(product architecture),他們稱之為「多層級的模組型主架構」(the layered modular architecture)。這種產品主架構的特色是:數位技術被鑲嵌到實體產品,可以透過軟體能力強化產品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在核心應用服務領域,作業系統與應用服務間關係更緊密,作業系統的範疇擴展,並擴大對整體產業的影響力。事實上,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電信研究院早在2013年的《移動互聯網白皮書》中就指出:中國大陸移動智能終端操作(作業)系統及生態體系的挑戰仍突出,包括:1.對Google Android存在嚴重路徑依賴、2.市場化深度和廣度不高、3.自主操作系統發展難度加大、4.知識產權受制於人。

在美中貿易戰/科技戰中,美國相當針對華為在5G產業標準和行動通信設備的影響力,刻意就Google Android、半導體晶片、5G通信設備等方面抵制華為。這形成了「一個世界、兩套系統」或「一個世界、兩套標準」的論述基礎。尤其,在中介軟體/服務平台層(Middleware/Service platform),美國在作業系統占有明顯優勢,如Google Android平台(也含Windows);國際上出現的一些作業系統也演變自美國享有優勢的作業系統平台或開源軟體。美中間類似這種價值鏈的關鍵環節其實還有很多,包括博通和高通的高端晶片、半導體業的關鍵設備、IC設計工具,乃至於IC設計所需的矽智財。美國抵制華為也迫使中國大陸加強某些領域的本土化或「中國化」,如華為發展可能相容Android的跨平台作業系統,稱之為「鴻蒙」。

姑且不論「鴻蒙」作業系統被市場接受的程度,上述發展類似多年前錄影機的VHS版和Beta版兩套系統情勢。不過,不同於錄影機(及其所對應的媒體內容),行動通信設備及行動裝置的發展更動態,不斷地更新作業系統版本、相關軟體、硬體和強化其應用的內涵。

因此,我們認為在美中貿易戰/科技戰的影響下,「一個世界、兩套系統」或「一個世界、兩套標準」對於價值鏈上臺商(如OEM/ODM業者)的一個關鍵影響是,相對於以前,必須更加投資軟體方面的研發。而且某些領域的軟體研發可能會涉及美中各自所設定的資安規範與認證要求。這意味著某些臺商在價值鏈上的軟體及韌體研發投資與軟體及韌體研發人才的需求會大幅增加。而且可能的情況是:如果要依循美國系統,可能是在臺灣做研發;要依循中國大陸系統就必須在中國大陸研發。跟現在很多都在臺灣研發,生產在大陸的型態會不一樣。而且,「一個世界、兩套系統」,甚至要兩套研發系統,也許有可能。質言之,美中科技戰的主戰場其實在美中之間,主要在半導體及5G領域有較複雜的多方關係,但美中在科技戰的交鋒卻可能改變相關臺商在全球價值鏈的布局。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