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台版餘額寶 不能只靠勇氣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2020年庚子年亂象不斷,台灣金融市場的其中一亂,街口與金管會之爭絕對提得上一筆。金管會在9月最後一天重罰街口投信,除了解任街口集團執行長胡亦嘉街口投信董事職務,也對街口投信開罰300萬元,同時給予警告處分,要由獨立會計師簽證其內控改善報告,在金管會認可前,金管會將退回或不准街口投信申請募集或追加募集基金,不得增設新據點、投資大陸;並限制街口投信不得受理投資人透過電子支付申購買回所經理的「街口多重資產」基金,可說是投信史上最重的一罰。

能讓金管會大動肝火,「亦嘉之罪」究竟為何?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先前一句「業者不能說自己是科技,就可以走跟其他投信業不同的條款與監理,」正是關鍵。

近年金融科技當道,街口在電子支付領域也算做的風風火火,居國內電支領頭羊地位。根據金管會數據,街口支付在電支業排名,包括「使用人數」、「代收付」、「儲值」、「轉帳」都排名第一,其中到6月底止,街口支付使用人數已達268.7萬人。挾著使用者眾多的人氣,街口喊出要打造台版餘額寶,也蔚為話題,但問題就出在街口有壯志、有勇氣、有人望,但商品設計和法規流程劍走偏鋒。

強調要當台版餘額寶的街口託付寶,簡單說有三大問題,首先也是最嚴重的,就是「收益率」。姑且不論街口用的字眼是「預期」,還是「保證」,是1.2~1.5%還是更低或更高,重點是街口推算的收益率是基於何種演算公式?算式是否可被檢視其真實性和有效性?換言之,街口要如何證明其所提出的預估收益率是可信的。

第二個問題也是承此而來,如果街口沒辦法達到預期收益,更甚者,出現虧損,街口集團是否有足夠的財務能力和流動性返還金額給投資人。以銀行為例,收取民眾存款必須提列存款準備金,即是為了倘若發生突如其來的存款贖回潮時,可以有「最後一道防線」,那街口的防線是什麼?

以金管會9月的裁罰書為例,其中明載7月20日~22日於街口支付App託付寶宣傳活動頁面文字包括「1.2~2.5%預期增長率」、「隨時提領免手續費」、「於託付寶內點選存入後,即連結至街口投信之申購網頁,以輸入之金額申購街口多重資產基金」;但經查街口投信所經理街口多重資產基金是屬多重資產型基金,並非貨幣市場基金,亦非保本型基金,該基金得投資於國內外股票、債券及基金,自成立以來至8月31日,該基金報酬率為-15.06%,「與上開預期增長率差距甚鉅」。

當然,該基金成立以來收益和街口可提供投資人的收益不能畫等號,但這也說明為何街口應該更完整讓投資人知道預估增長率究竟是如何算出來的,萬一投資虧損,街口是否有能力承擔,否則和坊間的地下吸金公司又有何異?

最後是街口強調的隨時提領免手續費,街口託付寶利用街口電子支付、街口投信、街口金融科技三間公司分開的架構,打破傳統賣基金必須「T(贖回日)+7」日才能入帳的限制。該流程等於投資人跟街口投信買基金,但買基金的同時也跟負責放貸的街口金融科技簽約,等到要贖回時,即由街口金融科技以借款的方式,將原申購金額加上「預期年化增長率」(由街口金融科技依自建演算模型計算)的金額給投資人,等到該基金真正贖回時,拿到金額再還給街口金融科技。

也就是街口透過「分段」、「組合」的方式,讓投資人以為在街口投資基金可贖回當日就撥款,且不必手續費。事實上,該借貸合約條款雖採「多不退少不補」,但首先,預期收益率是街口算出來的,其中有沒有隱含借貸手續費,投資人難以得知。

再來則是投資人贖回日和基金真正贖回日間,街口擔任了資金墊付者的角色,同時也要承擔該時間差內基金價格變化的風險,有可能賺到價差,但也有可能大賠,若影響公司財務,如何保障其餘未贖回投資人的權益?這也是街口必須更有力的證明自身財力和流動性的原因。

發展金融科技絕對是必然趨勢,但也不可能因為科技創新的旗幟,就棄金融應受監理的責任於不顧。街口認為3億元金額太小、不考慮進沙盒,但試問,如果連3億元的駕訓班都開不好,就直接公然上高速公路,對廣大民眾吸金,這難道是台灣追求的金融科技?街口除了有勇氣批評金管會小人、不開放,更應有點勇氣檢討自己是不是太過躁進?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