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眼量能建構 強化民主素養

面對法律、制度跨域挑戰

臺灣大學法律系教授、前內政部部長 葉俊榮

其實重點不只法規,而是量能建構(capacity building)問題,整個社會的法律面、制度面,甚至跨領域的溝通協調,是否都準備妥善,需要時間進行充分討論。我認為數位時代問題,不是法律訂定就能解決,背後有更重要的態度去面對。人類社會需要透過溝通協調才能走到今日。

以前電話出來時,我們都覺得很棒,可以從這端聽到另外一端的聲音,還可以利用電話跟另一端做生意,電話的發明感覺很棒,但電話演進到今天的手機,手機經常寸步不離,反思有比較自由?以前數位匯流之前是電話線、光纖線,人被綁在電話線一端,進入新數位時代後,不用被定點綁住,演變成任何時間、地點,人只要帶著手機四處走動,通話不受限制,實現人類科技發展的理想。從行動角度觀點是自由象徵。但從另外一個角度,隨時都會被找到,不馬上回電話還不行,又變成不自由。數位時代問題,我認為不應只分成單純的自由或不自由討論,或是禁止、約束發展,應該要從量能建構著眼,如何在數位環境下培養實力,讓人才能在數位時代充分發揮,事先知道負面因素,再一一去克服。

政府能做的事,一定要逼政府做到,但有很多事情不是政府角色能做好的,如數位素養。社群網站上的禮儀一定要培養,包括媒體識讀、民主素養強化等。這必須要經過試驗,不是光是教育即可一步到位,試驗過程會面臨很多困難,從中習得教訓不斷地往前走,這就是台灣以前面對新時代來臨必經過程,從學術建構、充分討論到政策實踐。但也不需太悲觀,我認為所有人才、各式專業,都對於如何進入數位時代有所貢獻,不只是誰要去做的問題,每個人都有所貢獻,尤其是學界專長,數位時代要處理的不只有法律,也要不斷研究其他很多跨領域面向議題,讓政府變得更聰明,然後也變得更可信賴,同時讓民眾也更懂得數位民主,尊重別人同時也能發揮自己。

數位時代商業模式也不斷演進,網路服務業者的服務內容也是不斷更新,同時也與全球互動,不能單純以切割或約束管制。透過量能建構迎接數位時代來臨,而不是單純去阻擋、切割、管制。再者,資安問題非常重要,在複雜國際情勢下,資安如果牽動到國家安全,資安管理、建置就是非常嚴肅,絕非小事。資安發展,本身也是非常重要產業,如能事先可能憂慮的部分提出討論,社會即可以正面態度去面對資安問題。以上是數位時代真正應有的作為,法律只是當中一部分。

提升全民文化素養  杜絕媒體、網路霸凌

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劉育成

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劉育成

數位素養不只針對特定年齡,所有人面臨相同問題。現在網軍與民粹盛行,要年輕人不要使用社群媒體,不要相信社群媒體不真實的言論,更不要在上面亂發言,是困難的,這已是年輕人的日常生活常態。現在很多平台如Dcard、Youtube等,都是以匿名留言,一般使用者無法得知留言者真實身份,再者,網路霸凌也與過去有差別,已無時間或空間斷點,是二十四小時存在。這樣的社會現象背後有很多原因,如生活數位化、網路通訊發達,以及就是以匿名發表言論,認為言論自由不需要負責任,匿名發文產生過度的言論自由,會不自覺而肆無忌憚的傷害社會和諧或個人。

匿名發言是年輕人的日常生活,年輕人會覺得匿名是應該的,也過度解讀言論自由保障。其實在台灣過去的教學文化裡,問學生有沒有問題,多數不會直接表達,藉由數位時代方便,利用匿名提問軟體,學生可以即時發問、表達意見,發現學生就會非常踴躍提問,老師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得知學生的問題立即解答。程式也可任意調整記名或不記名的選項,配合教學課程。從我過去教學經驗中,匿名提問數量,真的比現場提問或是記名提問更多,學生也會很願意參與匿名提問。

現在只能談限縮,要全面禁止、控制需要花費成本過高,如極權國家要控制人民思維與生活模式,所費的時間與金錢成本是非常高的,因為必須要滲透且防範,台灣早期也是一樣,必須要花費高成本、人力、物力才能監控每一個人所講的話,作有效控制。如果馬上要全面禁止,社會必須要付出高額成本、國家要付出代價也不小。至於全面掌控會不會有效果?不得而知,至少台灣已很習慣於數位化自由生活,年輕人也都習慣,若冒然全面監控改變現況,引發衝突不容小覷。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公司董事長 趙政岷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公司董事長趙政岷

作為資深媒體人,對今日媒體現象是悲觀的。我認為台灣媒體未能正向發展,網路時代裡,報導瞻前顧後,立場說變就變。數位應用下趨於為一種聲音服務沉淪,新聞/媒體在公平性和誠實度上,媒體公器面臨聲譽的侵蝕。

面對未來的數位衝擊該怎麼辦?我認為必須不會被數位馴化,要多做點人做的事─思考與判斷。如看待今日的媒體報導,可能先了解立場與顏色,將解碼權與編碼權回到自己身上,不要只聽訊息發佈方,也不要聽中間媒介方,必須學習訊息是怎麼被編碼或被解碼。現在網紅不只靠點閱率分潤,多少還要接業配。如博恩夜夜秀,不只是售票的脫口秀節目,原來上節目的每個人是可以出錢配合置入節目,只是每個人付的錢不太一樣,很像是過去電台、電視在法規範圍內,置入性行銷的商業模式或行為,在新網路平台串流下,網紅很多時候遊走在法律邊緣,只能靠自媒體自律。

臺灣大學經濟系教授、前國發會主委 陳添枝

社群媒體力量影響,很難一言以蔽之,最近看到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總統候選人辯論的時候,議題失真也不聚焦,更不斷利用社群媒體表達竟見,想到未來該如何教育下一代就覺得很困難。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