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與科技:機會或威脅?

企業在疫期中更積極擁抱新科技,運用疫情契機加速完成數位轉型。圖為「零接觸」機器人採檢站。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洪瑞浩 郁傑營創顧問公司資深顧問

從經濟學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於1930年提出科技性失業的概念以後,許多學者專家就持續預言機器很快會取代人工,失業率將日漸上升。所幸蓬勃發展的自動化科技雖然取代了部分人力、讓某些行業和工作完全由機器代勞,但同時也經由生產力的提升,創造了不少新的行業和工作機會,讓經濟大餅變大或轉型,勞動力藉由專業再訓練,轉移至新的工作和不同產業,解除了許多人所擔心,會導致大量失業的自動化焦慮。

然而,這樣的供需平衡好景受到自去年全球肆虐的新冠疫情所破壞。嚴峻的疫情和防疫措施(隔離、停課停業、封城等),再度造成全球性的嚴重失業和經濟衰退,也加快了數位轉型和自動化的腳步。

許多人開始擔心,在疫情期間人們被迫養成的避免旅行、減少社交活動、線上購物、遠距教學和居家辦公等模式,恐怕將來疫情結束後,這些習慣和行為都已經變成常態;一些行業(如旅遊、餐飲或零售)的營運規模將不會回復往日榮景,許多服務勞工也將發現,自己已經永遠失去原來的工作了!

除了經濟面的衝擊,著名的英國牛津大學經濟學教授Daniel Susskind認為,目前嚴峻的疫情和加速促成自動化之人工智慧科技,除了嚴重打擊就業市場,還會造成幾項隱憂,包括:如何消除因應疫情生活能力差異所造成的更大不平等(例如低學歷勞工無法遠距工作,失業後和高收入員工的所得差距將益發擴大)?隨著科技愈進步,未來如何更公平的分配社會經濟繁榮的成果?如何防止因疫情和科技發展而大發利巿的大咖企業(如蘋果、Google、Amazon、臉書與Microsoft),進一步擴大其經濟和政治影響力,容易在政府監管不足的狀況下,形成壟斷與社群操控,忽略了數據隱私、網路安全、保護環境和關懷弱勢等社會責任?另外,在未來因為科技進步與生產力提升、形成工作量更少的社會中,面臨工作不再是生活重心的人們,如何保持正向的人生目標,如何維持身心健康?

需要適應嚴峻疫情和未來面臨更巨大的科技變革的個人、企業和政府,應該如何因應和自我調整呢?筆者建議:

降低物質慾望,接受現實;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和目標,重視家庭價值,多關心朋友需要,調整生活優先次序,隨遇而安。非常時期配合政府加強防疫抗疫,趨吉避凶,禱告求神保守也自求多福。

認知人工智慧發展和數位轉型已經是不可逆的趨勢。加速自我充實,強化數位教育、學習新技能,並且要隨著科技的進步終身學習,避免被大環境淘汰。

企業把握疫期中政府的自動化獎勵誘因,更積極擁抱新科技,運用疫情契機加速完成數位轉型。此外,配合人工智慧的引進與應用,企業必須持續提供員工培訓新技能和在職教育的機會。

此外,筆者提醒,包括台灣,目前因嚴峻疫情而不得不採用強力干預與紓困措施的各國政府,必須仔細檢視財政是否有過度舉債撒幣和未來破產的風險?會不會形成嚴重債留子孫的危機?另外,目前為擔負抗疫重任而扮演救世主的大有為政府(包括中央和地方),疫後是否可以迅速取消疫期中對人民教育、生活和企業營運的異常干預,恢復對人民自由、政治民主和社會正義的秩序和尊重?政府是否可以多專注於提升學校教育品質與強化就業技能輔導,促成友善的經營環境,對於嶄新的數位科技事業執行開放但適度的監管,盡快還給企業自由競爭和創新發展的空間?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