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科技巨頭的反壟斷戰爭更上一層樓

美國聯邦公平交易委員會的新任主席漢莉娜是反科技托拉斯的急先鋒。圖/美聯社
美國聯邦公平交易委員會的新任主席漢莉娜是反科技托拉斯的急先鋒。圖/美聯社

2021年是「政府vs.科技巨頭」的反壟斷戰爭元年,而且是各國政府全球一致的方向,帶領我們進入網路新世界的臉書、蘋果、亞馬遜、谷歌,外加千禧年之前已經與美國政府打過反壟斷戰爭的微軟,乃至推特、抖音這些後起之秀,科技巨頭(Big Techs)面對一波又一波越來越強烈的政治逆風,科技反壟斷的大勢一路向前不回頭。

這場反壟斷的戰爭在6月更上一層樓,拜登總統提名年僅32歲的學者漢莉娜(Lina Khan),經過嚴謹的國會聽證程序後,由參議院以69票贊成、28票反對的懸殊比例,成為美國聯邦公平交易委員會(The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FTC)新任主席。

年僅32歲的漢莉娜所以能夠出任部長級的FTC主席,領導超過1,000名調查人員與律師、經濟學家、商業貿易專家雲集的FTC,最重要的關鍵是「馴服科技巨頭」成為美國兩黨一致、參眾兩院高度共識,且行政團隊與國會議員目標相同的重大政策,而年輕的漢莉娜是反科技托拉斯的急先鋒,她在2017年發表的論文《亞馬遜的反托拉斯悖論》(Amazon’s Antitrust Paradox)以全新的理論來剖析科技巨頭的壟斷力量。

漢莉娜論文中關於亞馬遜等科技巨頭的「掠奪式定價」行為,最終導致不同經濟部門、不同產業的競爭動力枯竭。雖然亞馬遜等科技巨頭提供了最低廉的價格,卻造成包括地區性的媒體、出版業、中小型商家、服務型企業等存在人類生活數百年的業種快速消失,只剩極少數的大型競爭者,導致產業生態系統的枯竭。

「新壟斷」導致產業生態多樣性枯竭,而攸關民主自由的政治選舉,也被迫無上限的極端對立,人類生活的實質福祉在無形中遭到剝奪。漢莉娜主張網路世代的反壟斷,必須有不同於傳統的理論、建立新的法律框架、使用新的反壟斷工具,來約束科技巨頭無限制的擴張,還給人民真正的政治選擇、勞工就業選擇、公共政策選擇、以及日常生活的消費選擇。

漢莉娜的出線,並不僅僅憑藉她個人超強的能力,也不是一路主張把科技巨頭分拆的參議院民主黨左翼領袖伊莉莎白.華倫,或是眾議院民主黨政策與溝通委員會主席大衛.西西里尼(David Cicilline)能夠一手主導的,美國國會內部反科技壟斷的陣營開枝散葉,從一言九鼎的資深參眾議員領袖,到國會山莊內數千名國會助理,即使面臨COVID疫情與經濟衰退的重大危機,看似沒有即刻迫切性的科技巨頭反壟斷議題,仍然不斷有重大的進展。

去年6月傳喚谷歌等執行長的國會聽證轟動全球,10月聯邦司法部聯合各州檢察總長,對谷歌提起反壟斷訴訟,拜登總統上任至今,多位參議員已經聯手提出了五個針對科技巨頭的反壟斷提案,這些反壟斷的提案,不只著眼於維護產業競爭生態,不只限制科技巨頭對新興競爭者的併購,還包括了對於隱私保護、選舉干預、甚至牽涉到與中國相關的國家安全議題。而且每一個案子都是共和與民主兩黨攜手合作的提案。

台灣公平交易委員會副主委陳志民也在日前宣布,將成立任務小組針對數位平台進行全面性產業調查,並且藉此觀察是否有牴觸《公平法》,以及國外所認定的違背公平競爭的案例。由於科技巨頭在台灣對於媒體付費、分潤機制帶來重大的衝擊,類似的案例在今年3月澳洲政府訂定《新聞媒體與數位平台強制議價法》,由政府強力介入來改變臉書、谷歌與澳洲本地媒體的付費規則。台灣的公平會顯然也無法自外於美國領頭的全球反壟斷行列,一同探究網路巨擘對人類社會的衝擊。

由於網路無國界的特性,科技巨頭的發展早已超越個別國家管轄的範圍,在法律、稅務、商業、財務等領域展現超越國家的實力,因此跨國家聯手管治成為最新的趨勢,緣起於歐洲的數位稅(Digital Tax)在歐洲各國陸續啟用後,於拜登勝選美國總統後加入歐盟,在OECD的平台上打造全球齊一的數位稅平台。

上個月在英國舉行的七大工業國(G7)會議與歐盟一起宣布達成「歷史性」稅收協議。根據該協議,各國將對在本國運作並開展業務的跨國公司,統一課徵至少15%的稅率;而7月1日OECD宣布全球約130個國家地區已簽署同意書,一起推動全球企業最低稅負制,OECD特別點名谷歌、亞馬遜、臉書、蘋果等科技巨頭,未來均將被課徵至少15%的企業稅。

亞馬遜、谷歌等科技巨頭當然做足準備,迎戰來自各國政府的全面挑戰,憑藉著網路興起的科技巨頭都是公眾上市公司,「透明化」也是科技巨頭崛起的核心價值,面對各國政府的叫戰,科技巨頭一面防禦,一面也提出解方,不論如何,全球政府的科技反壟斷戰爭不斷升級,科技巨頭的決策最終必須受到政府的約束,而台灣無法自外於這個潮流,積極參與科技反壟斷的探討,提出獲得全球採用的新規範,更是台灣「國際化」的重要機會。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