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造有利環境,促進新科技產業與國際資金接軌

台灣半導體廠商前往美國投資,成本是台灣的數倍,財務的壓力更是沉重。圖/本報資料照片

邁入數位經濟時代,各國無不使出渾身解數,爭取在AI、5G、電動車、半導體、生技、碳權交易等嶄新領域的發展。而資本市場的操作更是重要的政策工具。目前,不少國家的主權基金已經聯手國際級銀行,投入工業4.0的金流、產業鏈重整的金流等領域。如就個別產業而言,產業發展結合金融的操作、整合,更是企業在國際上競爭的關鍵工具。

就生技產業觀之,最近較熱門的話題莫過於疫苗代工。疫苗代工包括:細胞的培養、脂質進入人體,相關環境的配套,技術、能量等的門當戶對,如果缺乏匹配的環境,則只能做後端的包裝、填充而已,故政府基金的投入、補助也扮演一定的角色。而在疫苗的研發上,各國政府的傾全力協助,在資金支援、國家研發實驗室的介入、法規鬆綁的配合,更是令人關注。

在電動車發展的經驗上,最近中國大陸的小鵬、蔚來、理想等電動車廠商發展突飛猛進,原因在於背後都有知名企業如阿里巴巴、騰訊、美國車商資金的投入,透過充裕資金投入,才能加大其創新能量、營造嶄新商業模式,推動智能汽車發展。

在半導體產業上,最近半導體產業大量投資更是蔚為風潮,如美國、中國大陸、日本、韓國、歐盟背後都有龐大政府資金的支持,台灣則依賴民間公司,獨力自資本市場籌資,財務的限制多,尤其是台灣半導體廠商前往美國投資,成本是台灣的數倍,財務的壓力更是沉重。

另外,在碳交易市場/平台上,美國NASDAQ也正和大公司、國家公營事業,聯手開發碳信用交易平台,各種碳交易已受到廣泛關注,這些平台都有資本市場、大企業資金的支援。

由上述產業的國際發展觀之,這些企業之所以能夠在世界舞台上競爭,背後不是政府補助、主權基金投入,就是善用龐大的資本市場(如美國、日本、香港、中國、歐洲等股市的協助)。

因此,政府若欲協助重點產業廠商在國際市場上擁有競爭優勢,則主權基金或類主權基金,以及和美國資本市場的接軌,萬萬不可少。主權基金和類主權基金目的在於扶植國內新創公司及策略領域,透過投資國際創投基金,將國際資本引入台灣,或展開海外戰略投資,提高國內企業加入平台、取得技術的大好機會。同時,發揮點火功能,讓企業有一定的經濟規模、形成氣候,而可以在國際舞台上一展身手。有實力在國際資本市場上雙重掛牌、發行存託憑證,進而自國際資本市場籌措資金,擺脫企業國際化發展上的資金制約。

邁入數位時代,台商如果欲複製過去30年來西進中國成本降低、依靠自有資金去美國、海外投資,失敗的機率將大大提高,因為面臨的對手更強大、資源更雄厚、競爭也將更劇烈,合縱、連橫的腳步也更快,缺乏國際實力,連入場券卻拿不到。同時,在美國上市,可以提高台灣企業的知名度,對購併海外企業,對挖角海外人才有幫助。而且資本市場的接軌,可以建構台美之間人才、技術、商業模式雙向回流的生態鏈。

在美國市場掛牌的好處包括:第一,可以有很好的交易秩序、避免內線交易。和美國合作,引進國際稽查系統,將讓台灣的交易秩序更透明,更吸引國際資金的青睞。第二,善用國外資金支援企業全球布局,由於在海外投資,人才、土地、勞工安全、環保規範,均使得企業投資成本攀升,善用海外資本市場,使台灣企業有更大的財務後盾進行全球布局。第三,在美國資本市場掛牌,讓美國投資人、企業更了解台灣公司,有助於建立品牌,對吸引外國人才、購併國外企業有很大的幫助。

至於如何和美國市場接軌?根據專家的看法,個別廠商到美國發行ADR成本太高,可以考慮由半導體、智慧機械,或電動汽車的主要廠商(如台積電、友嘉、鴻海等)整合其上下游供應商,在美國共同發行台灣半導體、智慧機械、電動汽車的ADR。每一家公司估算赴美投資未來的資金需求,發行各產業的ADR,以善用美國資本,做大台灣的產業。

再者,台灣證交所的創新板、戰略新板參照了很多國外的制度,但新創企業能否接受政府的美意,看看未來新申請的數量就可見分曉。如果未來績效不理想,不妨考慮跟美國NASDAQ共同掛牌,未來仿效以色列、新加坡作法,廠商可以直接轉入NASDAQ市場或設計一個台灣的NASDAQ科技版,提供雙重掛牌及ADR的服務。

此外,台灣可以選擇最強的20家新創企業,組成台灣新創20的ETF前往美國股市掛牌。當然,這需要很多努力,過去以色列的新創公司藉猶太人的華爾街網絡,降低了不少障礙。台灣也可以透過華人網絡,或由強勢半導體的掛牌效益,搭配新創公司ETF,做為談判籌碼。一旦新創公司有了海外籌資的出海口,企業勢必全力以赴,未來台灣的科技獨角獸將很快的可以出現。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