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數位創新的結構困境

2019年有幾個耐人尋味的創新與制度直球對撞的發展,值得高度關注。在採用科技的決策上,人類社會似乎尚未預備好接受科技所許諾的新生活。

看在既得利益者的眼中,科技採用的速度不如預期,對既有結構的衝擊力度自然減弱,改革與轉型的壓力得著些許舒緩,慣性得到了正當化的理性支持;看在亟欲改變者的眼中,對於進展速度之緩慢漸感不耐,但卻又對科技的人文與倫理提不出具說服力的說帖,接不了地氣的科技,宛若當前的庶民當道,還得要讓子彈飛一會兒!且依時序由過去到未來地分析三件看似獨立,卻又在結構上具關聯的數位創新事件。

科技圈在6月最重要的話題是臉書要發幣了,6月18日,萬眾矚目的臉書旗下全球密碼貨幣Libra正式發表白皮書,目標是「支持一種低波動性加密貨幣,成為服務於全球數十億人的高效交易媒介。」經濟學人專欄認為Facebook若創造出全球數位貨幣,Libra的巨大潛力來自於Facebook的20多億用戶,只要一小部分用戶將其儲蓄與交易轉由Libra媒合,網路外部性的成為全球流通最多、最廣的貨幣之一。Facebook將在實踐這個目標中搖身一變成為超越國界與國家貨幣主權的去中心化央行。

實現一種真正電子化貨幣在中國已不是新鮮事,但電子化金融的實踐將帶來翻天覆地的世界變局。更勁爆的是,臉書社交軟體Messenger運用的MQTT協議架構,正是物聯網的核心架構,屆時,物聯網與金聯網合體,臉書將成為新工業革命時代的真正霸主。不過,各國政府與法治的監管反撲,坐實了數位制度對於數位科技導入的制約,而數位價值觀的思辨則是科技導入與實現數位社會的前提。

加州州議會於7月10日無異議通過,零工經濟體制下的工作者必須以零工法予以規範,並交付9月加州參議院表決,如果表決通過,那表示加州現有的15萬Uber駕駛都可能在一夕之間由零工變成員工。屆時,駕駛們會歡聲雷動、額手稱慶(因為網路上可找到許多Uber和駕駛之間的不對等收益資訊),但是Uber問題就大了,需要負擔的福利與保險將直接衝垮Uber目前已岌岌可危的財務。

邇近甚囂塵上的「零工」究竟是美麗的想像?抑或是扎實的解方?而欲以「零工」對經濟造成振衰起敝的倡議,究竟是群體迷思?抑或是以訛傳訛?在民主社會人權意識高漲之際,零工的議題恐怕如流星畫過星空,科技導入與民眾勞動權利的對接還需要一段時間吧!

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於2018年9月10日正式宣布,將在一年後退休,交棒給現任首席執行官張勇,各種想像與報導無論真偽,似乎都與中國領導人當前的政策走向脫不了關係。馬雲在二十世紀末憑藉著對互聯網的憧憬與激情,即便遭遇了世紀轉換的泡沫化逆風,依舊不減其夢想家的衝勁,2003年後整個阿里巴巴的發展曲線呈現指數型增長,與電子商務相關的業務在內需市場的大浪中,沛然莫之能禦的勢頭難免引發了當局的關注,如何「踏線而不越界」在中國的各行各業中都是一道高度智慧的考題。

當支付寶或微信支付這類的新金融結合的實體經濟發展,帶來國家監管的挑戰,是否越線?不僅是創新者的挑戰,如果涉及公眾利益或持握權力者的利益時,科技導入的外溢效果與特定利害關係人的利益背道而馳時,社會受惠於科技創新的時程就在未卜之天了!而新興的隱私課題,也再再構成新型態道德困境。

馬雲這位偉大的演說家於2017年G20峰會上,總結了新經濟所許諾的型態變革為「5新+2H」,包括新零售、新製造、新金融、新科技、新材料、新文娛(Happiness)與新健康(Health),全方位環狀以5G通訊為核心的新生活型態,恢宏的格局不會因為馬雲的退休而進入歷史,但他所描繪美麗新世界是否能在短時間實現,還有許多需要思辨、對話與時間的挑戰。

當人工智慧的聲浪這些年被高喊入雲之際,錯綜複雜的利害關係人所關切的自身利益,在民主社會中如何能匯聚為有利導入科技的數位制度,挑戰依舊不小!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產業數位轉型要加緊腳步

面對數位轉型浪潮 企業和政府準備好了嗎?

秉持著一路以來關懷與陪伴產業的初衷,期許自己藉由書寫拉近產學研之間的距離,提升台灣產業與社會競爭力,經濟好,台灣才會好!邁向可持續共榮的現代化社會。

佘日新

逢甲大學講座教授、逢甲大學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