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造者運動的下一步

圖為集雷切創作、3D列印、創意機器人等自造創意作品的「2019新竹自造者嘉年華會」活動。圖/本報資料照片

Google檢索「自造者運動」(Maker Movement),能查詢到的最後一篇網頁文章是2019年7月11日,國立成功大學研究總中心與STEAM教育及自造者運動發展中心舉辦「Maker Festival 2019」活動,敬請踴躍參加。而有記載的前一篇文章是社企流發布於2018年6月19日的「從美國車庫到亞洲『自造者空間』-創客翻轉傳統製造業,動手改變社會」;在那之前的文章發布於2017年6月9日。自造者運動究竟如流星劃過天際,出現少時就不見了?抑或正在轉型為更具可持續的創新工具?有待政策、經營創客空間與希望透過自造實現夢想的人士好好思索。

2017年11月,全美各地著名的自造者運動大本營TechShop突然關閉,震驚了許多中小企業和依靠該連鎖店機械(從3D印表機到焊接工具一應俱全的工坊)的業餘愛好者。2018年3月,堪薩斯州企業家Dan Rasure開啟舊金山TechShop 2.0,他說明重啟類似營運的動機:「這與商店的盈利能力無關,而與說明人們實現自己的目標和夢想有關。」這句話埋下的伏筆,耐人尋味!

TechShop于2006年於北加州Menlo Park開張,但它在2017年11月15日幾乎沒有事先通知的狀況中關閉了10個據點,並表示會聲請破產保護。2017年12月,Dan Rasure和TechShop的一位債權人達成了購買公司資產的協定,但最後交易破裂,TechShop 2.0與TechShop完全無關。在有限的網路資料中,看不出目前兩者的實際營運狀況。

回溯自造者運動(Maker Movement)泛指網路時代的自造者結合新的環狀架構(線上對線下),動手改造物品或從事創新,運用金工、木工、手工、數位製造機具、新興科技Arduino微控制器、3D印表機等創作的工具,從簡單到進階的技術,進行改造或創造的活動。比起40年前筆者主修的工業設計,除了數位元素,並無太多新意。2005年美國Maker Media集團創辦人Dale Dougherty創辦Make雜誌與Maker Faire(動手做嘉年華),積極推動受科技啟發的DIY社群,開創全世界都為之瘋狂的「自造者運動」(Maker Movement),促進製造、工程、設計、硬體科技和科學教育的整合創新,被視為一帖良藥,以解決當前創新不足所導致的經濟動能病灶。無奈,這些動手做的創意並未能有效地、系統性地與產業結合,導致叫好不叫座的困境,在營收不能被確保的狀態下,難以吸引市場經濟的結合,最終淪為Dan Rasure為夢想而做,或社企流依舊對自造者的未來樂觀以對(因為社企可能不以商業為導向的迷思,又講不清楚自主營運的可持續模式為何?)。

另有一支自造者運動與教育結合,為的是彌補長久以來在教育體制中以紙筆測驗作為學習成果評量的主要手段,雖然目前多元學習的走勢猛烈,但補習班與參考書的熱度不墜,加上台灣過往的技職教育岌岌可危,自造者的反思造成鐘擺回調或許是在修正教育的問題,但在台灣這個以升學為導向與「唯有讀書高」的社會氛圍中,自造者運動所能發揮的結構性改變效果如何,仍在未定之天。高等教育除了傳授知識,也在於從事先知識的探索,因此,教授帶著研究生從事好奇心出發(Curiosity-based)的研究,正與產業以解決痛點出發(Painpoint-based)構成對接的鴻溝:一方面龐大的學術資源跨不過死亡之谷進入商品化與產業化,另一方面產業又苦無足夠資源自主研發創新、有待高度原創或學術資源的挹注,類似的挑戰也出現在自造者運動與產業創新接軌的困境中。

全球各國政府為了刺激創新、進而推升經濟的成長動能,挹注的資源與推出的政策琳瑯滿目,但許多政策或理念總有在實施的路上遭遇逆風,有著壯志未酬身先死的遺憾,無法驗證究竟是政策或理念有問題,亦或是執行不得法所致?探索自造者運動的下一步,需要從正本清源開始,擺脫指鹿為馬式的混為一談,將出於興趣與好奇的個人嗜好,同時將屬於啟發下一代的教育目標,從振興經濟的產業創新的政策區隔開來,讓那些真槍實彈與真金白銀的市場競爭,從自造者運動中得到養分,精進應有的轉換效率,才能讓那些真正的好點子化約為好生意,使得自造者運動在產業創新中扮演應有的角色。

秉持著一路以來關懷與陪伴產業的初衷,期許自己藉由書寫拉近產學研之間的距離,提升台灣產業與社會競爭力,經濟好,台灣才會好!邁向可持續共榮的現代化社會。

佘日新

逢甲大學講座教授、逢甲大學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