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公司營利與社會責任的十字路口

高鐵南延屏東,投資人擔心新站會像苗栗、雲林、嘉義三站一樣成為進站乘客數低不賺錢的蚊子站。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馮鈺書 執業律師

2019年9月10日,行政院長蘇貞昌南下屏東宣布了高鐵南延屏東,並提出了四大方案,宣布消息當天,台灣高鐵股價開盤即大跌,反映投資人擔心高鐵增加大幅支出蓋沿線工程,但新站會像苗栗、雲林、嘉義三站一樣成為進站乘客數低不賺錢的蚊子站,也有人批評這是為了總統大選選票考量,但撇開政治因素,單純以公司經營的角度來看,台灣高鐵有其特殊性。

公司法第1條第1項開宗明義說明公司就是以「營利」為目的的社團法人,不過同條第2項又規定:公司經營業務,得採行增進公共利益的行為,以善盡「社會責任」。就此第2項非強制規定,凸顯我國對於公司落實社會責任的期望,但原則上公司仍是以營利為目的,以保障公司股東權益,如果公司董事執行業務有重大損害公司或違反法令或章程的行為,公司股東還得依公司法第214條代位公司向董事求償(不過此條規定可行性極低,實務上董事多為公司大股東,小股東只能看公司被掏空而求償無門),然而在台灣高鐵這家公司上,就不能這麼看了,它並不是以營利為首要目的的公司。

台灣高鐵為BOT模式(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模式)的公共工程,政府賦予台灣高鐵公司為期70年的特許權,期限過後無償交還給政府經營,但因原民間團隊經營不善,政府為了避免台灣高鐵公司破產,2015年由公營和泛公營企業注資成為高鐵公司最大股東、交通部成為高鐵公司實質經營者,公司也在隔年正式國有民營化。

台灣高鐵構想是為了解決台灣西部日益增加的城際運輸需求,涉及國家發展政策目標,在高鐵現今已經成為民間重要交通工具的情況下,為了縮小城市南北間的運輸時間,筆者贊同政府高鐵南延屏東的決定,但現行政府傾向選擇左營案筆者就難以理解了,左營案雖然所需經費最低、需要拆遷的棟數少,但實際上觀其路線卻未能達到延伸台灣南部的目的,乘客還需要花時間轉乘台鐵才能到南屏東,實質效益低落。

或許政府考量高鐵投資人權益和公司財務而選擇經費最低的方案,但既然是為了國家整體發展和促進區域交通、縮小城市間運輸時間,財務上的考量反而不再是最重要的項目,該考量的是最佳效益,如果高鐵屏東站能延伸到潮州,對於國人和外國旅客至墾丁觀光不是幫助相當大嗎?還有利於人口遷移和區域產業,高鐵公司現在正站在公司營利與社會責任的十字路口,或許短期來看高鐵南延對於公司營利只有負面影響,但長期來看對於國家發展有永續影響,既然影響如此重大,指望政府在方案選擇上,能真正考量整體利益,否則犧牲股東權益換來的只有少部分拿到拆遷費的屋主,以及拿到徵收補償費的大地主受惠,反辜負台灣高鐵公司所背負的社會責任。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高鐵南延屏東,墾丁業者無感

股東行動主義的崛起與挑戰

上市櫃公司財報究竟由誰編製?誰該負責?

財政兩手策略與政治預算循環

如何搶搭台股總統大選行情列車

 

工商時報名家廣場,供名家、讀者針砭時局,發表其多元觀點。

名家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