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投資美國技術新創的最佳時機

美國仍為新創技術的主要來源地,特別在顛覆所有產業的人工智能與機器學習等方面。圖/取自pixabay網站

文/王仁中 矽谷投資人暨創業者

大選將至,各種提升台灣經濟與發展的政見支票滿天飛,可惜的是,多只有著重在地方土建範圍規劃,短期刺激手段或即興式口號經濟,少有國家或國際層級的方向政策,若細化了解政策,也可看出欠缺執行技術面的可行性分析。

政黨分贓、荒腔走板的資源配置,在川普領導下的美國也普遍可見,但最大不同的是,川普的政策執行過程,反覆中帶有不可妥協的方向,如中美貿易平衡問題。同時,美國仍然持續為新創技術的主要來源地,特別在顛覆所有產業的人工智能與機器學習等方面。台灣朝野在面對高度不確定的未來,最重要的啟示就是:現在是大舉投資美國的時候了。

投資美國,特別在技術新創上,現在的時機點較十多年前,難得優勢。在政策上,從19世紀多次美國貿易戰來看,30年的The Smoot-Hawley Act,60年的肉雞關稅,到80年代修理日本等,最終都是引導在美國本土重建不同的生產製造體系,拉動強大的創新與資金需求。

這次中美貿易戰,創造出世界兩大強國各自重新評估與建立生產製造的安全與重構。所謂製造業「搬回」美國,不可能在美國複製與在亞洲相同的生產製造流程,美國的勞工、環境、法規、文化等等,都不適用過去20年建立的供應鏈體系。產業界真正計畫的是以人工智能,機器學習,機器人等等創新技術,在美國或美國親近地區重新建立不同的製造生產供應鏈。

台灣目前追求的台商回流,帶回複製工廠,並不是這波美國所要追求的改變。因此儘管短期內美國製造業PMI數字很慘烈,近期來技術新創投資在相關製造供應鏈應用上的投入,則是對未來巨大且長遠的投資,特別在企業智能方面Enterprise Intelligence如RPA,機器化設備,物流倉儲,電腦視覺,工業人工智能等等。企業對於此方面的技術新創極度飢渴,也有更多的人才從純消費者創新領域轉向或從學校釋出,注入企業智能技術創新的研發與拓展。

除了技術創新拉動需求,美國也學會了中國對於外資投資管制的手段,CFIUS或Export Control Act都限制了特定外國資金參與新創與基礎建設。環顧多方政策,加總都是替台灣開啟新的投資方向與機會,同時大量漸少競爭的對象,時機近乎完美!

以創新風向球的矽谷VC/PE投資來看,2018年投資規模達995億美元,為近十年的高點,接近2000年網路泡沫的投資水平,為貿易戰開啟投資資金的最高峰。但今(2019)年以來,在中俄及部分歐洲資金開始猶豫後,瘋狂的早期投資競價已經開始回歸基本面,外國資金西部牛仔式的盲目投資已不復見,早期投資的公司價值從今年第二季開始下降,技術創新投資重新由法人與在地經驗的投資者來決定價格。

然而,有趣的是,在成長需求的資金上並沒有縮水太多,美國的企業與企業投資基金(CVC),開始補足了部分的缺口。美國企業手上的資金水準進入歷史新高:Apple,Google在今年第二季都各自持有超過1000億美元的現金在帳上。美國公司的現金水準在2017年達到2兆美元後,開始在投資併購等增加支出,2018年購併金額達到1.9兆美元,與上市數量相比,併購案竟與其各佔50%,大型購併與龐大金額的購併案也相當頻繁,如IBM用340億美元買下Red Hat。

中國大陸市場在改革開放後的近30年來,為台商帶來巨大的財富與市場機會,現在進入非常挑戰時期,至於東南亞地區的崛起,對台商來說,是看得到吃不下,台商要複製大陸模式並不會比陸企來得有競爭力。所以,個人認為,台商應該回到長久被忽視的美國。美國原本是一個過於成熟的市場,現在正出現劇烈變化, 結構性的產業需求與改變也因人為因素創造出來,同時在資金管制措施下,讓台商大量減少競爭對手。

這是我們最佳的時機,能參與全球最大經濟體的改變,以及與技術新創的商機。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美國經濟長期擴張是福是禍?

科技業生機再現

美國經濟情勢才是川普連任關鍵

蘋果公司領先 靠的還是技術

翻轉智慧財產價值:中國智財>美國智財+日本智財-中國的機遇、台日的機會

 

工商時報名家廣場,供名家、讀者針砭時局,發表其多元觀點。

名家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