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NCC和業者如何面對顛覆性的未來?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日前定調,將正式啟動「視聽串流服務法」的立法工作,草案最快今年年底就可望公布,並將成為國內第一部規範OTT(影音串流)的專法。

NCC表示,此舉乃是考量有線電視、MOD及OTT等不同平台之間,應該營造公平競爭環境。而基於目前Cable及MOD都已有專法監管,NCC因此也決定要祭出「視聽串流服務法」來管制OTT產業。

進一步探討NCC終於決定啟動立法,其實是源於台灣四大有線電視系統台的負責人,於九月間登門拜會NCC所提出的訴求之回應。而事實上有線電視業者的此項訴求在過去幾年其實已經屢次提出,只是都得不到NCC的回應,從而,益發凸顯此次終於得到回應的不易。而如果從NCC的法定職責來看,除了對國內的廣電業者依法執行規管之外,同時也要替產業開一條可以走的路。只可惜從NCC成立迄今,但見其對廣電業者時不時的祭出懲罰性的規管之外,對於有線電視產業近年所面臨的逆風衝擊,卻從未見提出輔導紓困的方案對策。而今NCC終於願意面對問題,至少讓包括Cable、MOD業者,可以和OTT這三大平台拉齊管制,自然是值得肯定與期待。

不過,如果進一步檢視有線電視業者在九月間所提出的訴求,除了期待三大平台應拉齊管制之外,另外其實還有兩項訴求,包括建議NCC應鬆綁黨政軍條款的限制,以及讓頻道上下架的遊戲規則,回歸市場商業協商機制。我們認為,其中有關鬆綁黨政軍條款,更是不容迴避的課題,只可惜NCC至少在現階段還是選擇迴避。

關於黨政軍條款的規範,時空背景應回溯到民國92年時立法院修改廣電三法,特別增訂「黨政軍退出媒體」條款,明定政府、政黨及其捐助成立的財團法人,不得直接或間接投資衛星廣播電視、系統經營者及民營廣播電視事業。其立法原意本來是為了消弭政治力對媒體的操控,以提高及確保廣電媒體新聞的自主性。

然而此一零容忍的「黨政軍條款」,實際運作起來卻曾出現某上市廣電媒體,被發視其股權結構中有某金控集團的持股,而該金控集團的股權結構中則含有台北市政府的官股。當時的NCC即據此認定此上市廣電媒體已觸犯「黨政軍條款」有關政府不得「間接」投資廣電事業的「天條」,並對該廣電媒體「依法」處以罰鍰。此案雖經該廣電媒體提起行政訴願勝訴並取消罰鍰,但NCC卻秉持「惡法亦法」的惰性,迄未正面回應行政法院的裁定修訂僵化過時的黨政軍條款,以致迄今仍成為有線電視業者的訴求項目。

有線電視業者除了訴求應該把包括網飛(Netflix)、愛奇藝等OTT業者立法納管,以期能緩解因OTT的加入所造成現有有線電視用戶出現「剪線潮」的衝擊之外,業者並建議NCC應鼓勵「破壞式技術、破壞式商業模式」的創新業者,而不是用「破壞式價格」掀起殺價競爭,導致惡性循環,才能有利產業發展。

檢視「破壞式創新」與「破壞式價格」這兩種營運模式,後者其實只能算是大家所熟知的「紅海策略」,而前者則可算是「藍海策略」。而盱衡當前的市場經營與產業競爭樣態,緣於新科技的不斷創新突破,引進破壞式技術,發展出破壞式商業模式已經成為主流。而值得注意的是,依國際知名的會計事務所KPMG最新發佈的「2019年科技顛覆者報告」所顯示,蘋果和亞馬遜被評為是全球最具顛覆性的公司。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包括緊隨在後排名第三的阿里巴巴,以及大疆創新、百度、騰訊、滴滴出行和小米,大陸公司上榜者多達6家,而台灣則無一入榜!

進一步探討何以台灣的各行各業,竟無一能上榜成為科技顛覆者,一方面固然凸顯台灣企業創新能量的侷限,不只未能成為科技顛覆者,甚至能否及時轉型跟上科技進化的腳步都是一大考驗。

另方面,在有線電視業者期待NCC應鼓勵破壞式商業模式的創新業者時,如果NCC連過時落伍的黨政軍條款都無法更動,則業者的期待實屬緣木求魚,長此以往,業者在訴求無著下或只能採取下市或出走的自救之策。則一葉知秋,面對可預見更具顛覆性的未來,大家還真應嚴肅思考與面對台灣到底還有沒有未來的議題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看Netflix如何用大數據 稱霸影音產業

數位信任攻防:法國用GDPR開罰 Google

在日韓5G前線的第一手觀察

5G釋照競標應避免贏家的詛咒

從美日5G釋照所釋出的領悟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