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矽谷現象或矽谷幻象

矽谷的非典型Homeless,他們可能是某某網路公司從外地招募來的工程師、可能是西裝筆挺的業務員……。圖為示意圖。圖/取自pixabay網站

11月8日,馬雲在烏克蘭基輔國際經濟論壇上表示,如果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會儘量不把公司做這麼大。阿里增長太快了,他曾想停一停,但發現根本停不下來,也曾表達後悔創辦阿里巴巴。無論馬雲前述言論之立論基礎為何,在許多商學研究中都出現了倒U字的線型預測,例如,企業會隨國際化的版圖擴張,經營績效會出現持續上升的趨勢,但規模大到一定程度之後,將由於內部治理能力不足以支撐規模營運的需求,使得績效逐漸下滑的走勢。

這樣的發展似乎也重複出現在各種情境,其中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是令人稱羨的矽谷生活出現詭異的走勢。根據在矽谷住了40年的親戚描述,近年來矽谷的生活環境急劇惡化,不僅房價居高不下,犯罪率也節節上揚,舊金山灣區過去令人神往的工作與生活,似乎正由於過度集中而為後續發展蒙上了不小的陰霾。今年5月初的數位時代雜誌以「當潮水退去後,回顧矽谷20年的狂歡和下坡」為題介紹了當前矽谷經濟循環、住房挑戰、獨角獸褪色等等匪夷所思的環境(無論是投資或生活)。這些在雲裡來、霧裡去的科技金童,真實的生活比起在印度貧民窟的景象相去多遠呢?

矽谷地區有一路深夜公車每晚在高速公路上行駛,許多Homeless整晚住在這列單趟行駛就需要兩個小時的22號巴士上,票價合理(比起房屋租金堪稱太太太便宜了!)唯一的要求是不能躺下睡覺。這些無家可歸的人迥異於以往遊蕩街頭的Homeless,他們可能是某某網路公司從外地招募來的工程師、可能是西裝筆挺的業務員、可能是……反正不是典型的Homeless,去程兩小時加上回程兩小時就打發了半個夜晚,只是如此打發時間實在太不堪了。這些矽谷的黑暗面,折射出全球分配不均的驚人面向:工作機會的不均等、人才舞台的不均等、所得收入的不均等。類似的敘事場景不只發生在舊金山灣區,亞馬遜大張旗鼓在美東成立第二總部也肇因當地的生活條件急劇惡化,必須展開疏散計畫。

台灣在這一波美中貿易戰受惠不少,好友蔡裕慶董事長在台中港加工出口區的新廠於雙十一動土了,新建的廠房設計不是世界第一、也是亞洲第一的電動車智能工廠,只是一年半來美中矛盾所啟動變革的小小縮影。各種傳聞中的供應鏈遷徙一一坐實了,挑戰也來了:五缺的缺口難以支撐返台佈局的實際需要,台灣在國際貿易上的關稅劣勢無力扭轉,台灣的投資環境是否有如國王的新衣,如人飲水!面對可能回流的白領人才或大量資本,政策配套需要嚴陣以對,否則,過去十年看回不回的台灣房價,房市即將引爆下一波民怨實係意料中事!台灣的物價相對平穩,但投資與就業機會的大好契機,也將對台灣的通膨、利率、匯率等總經課題在2020年構成政策壓力;個體經濟面,廠商也勢必在動態的競爭態勢中找到最佳的定位與配置,深化升級與轉型的投資,將天助的際遇內化為自助的努力,天助自助者不遠矣!

台灣產業在中國大陸磁吸作用下,不僅產業遭遇了空洞的挑戰,也在志得意滿或畫地自限的思維中錯過了互聯網的大商機。下一個物聯網商機,在美中博弈的長期格局不變下,或許台灣廠商可重返左右逢源的地位,進一步爭取台灣投資環境的優化。最近一年,國際網路經濟巨擘持續加碼在台設立研發中心,矽谷的外溢效果或許值得台灣經濟與社會感到鼓舞,補課過去20年缺席的網路通訊,已順利銜接下一波產業發展。但西雅圖與北加州的負面發展,都有待台灣以預應式的政策引導,穩步迎接這一波內流的商機與投資。值此同時,需留心回流、大尾的鮭魚在停滯20年的小池塘裡如何容身?內流或回流的產業與經濟活動對台灣既有的產業生態造成什麼衝擊?內流、或回流的產經、社會課題若能嚴謹評估與應對,將可避免經濟過熱所引發的諸般負面效應,引導更全面、可持續的台灣發展。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引爆物聯網商機的關鍵推手

期待台灣最有可能的科技獨角獸

投資美國技術新創的最佳時機

建構數位時代的公平稅制須要全球共識

數位創新的結構困境

秉持著一路以來關懷與陪伴產業的初衷,期許自己藉由書寫拉近產學研之間的距離,提升台灣產業與社會競爭力,經濟好,台灣才會好!邁向可持續共榮的現代化社會。

佘日新

逢甲大學講座教授、逢甲大學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