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從經濟看偏見

每年6月為非異性戀群體(經常被稱為LGBT或LGBTQ)的「自豪月」,一系列反歧視活動在此期間舉行。從經濟層面來看,這也是一個重要的議題。

據金賽(Kinsey)研究估計,大約有10%的人屬於非異性戀(LGBT群體)。美國蓋洛普(Gallup)調查報告稱,4.5%的成年人確認為LGBT。這份調查還指出,8.1%的千禧世代認為自己是LGBT。這兩項數據在近年來都有所升高。

有關非異性戀勞動人口的數據不多,很多身處職場的LGBT人士並不為人所知。對LGBT員工有偏見或存在偏見文化的企業,創造的利潤不及它本應該達到的水準。對LGBT人群有偏見或存在偏見文化的社會,生活水準也較低。總而言之,偏見是不好的。

LGBT平權體現了偏見經濟學。當一個人、一個企業或一個社會從非理性的角度來做出選擇時,偏見就會產生。僅僅因為某人是LGBT就區別對待之是非理性的,因為性取向並不影響其工作效率與績效。

所有偏見都對經濟不利。種族、性別以及殘障偏見通常都顯而易見,女性不必提醒同事她是個女性。

然而LGBT人群卻往往不為人知。LGBT員工可以選擇沉默或告訴同事自己的身份(「出櫃」)。這導致LGBT偏見有著不同的經濟模式。一名LGBT雇員為避免成為偏見的靶子,可能會在工作場所撒謊,而謊言可能會造成經濟損失。但如果選擇「出櫃」,又可能會受到別人的偏見。

「不問、不說」並不一定奏效

對LGBT身份保持沉默,並不能阻止偏見導致經濟損失。鼓勵員工撒謊的企業不是理想的工作場所,欺騙文化大行其道的企業也不是良好的生意夥伴。在工作場所費盡心思謹言慎行(比如稱配偶為「夥伴」而不是「丈夫」或「妻子」)的LGBT人士總是面臨心理壓力,而壓力讓人的工作效率下降。

同樣重要的是,並未選擇「出櫃」的LGBT人士依然會成為偏見的靶子。在一定程度上LGBT人士被視為「二等公民」,這讓沒有「出櫃」的LGBT員工受到傷害。

偏見導致企業所用非人

有偏見的公司可能會雇傭不合適的人來填補崗位空缺,比如,這種公司可能不會提拔工作最出色的LGBT員工,故意不聘用最佳人選的公司注定不會實現利潤最大化。

調查資料顯示,絕大部分LGBT人士在找工作時會考慮企業的LGBT政策。因此,對LGBT人群有偏見的企業,人才選拔的範圍會縮小。這對於偏見企業來說無異於雙重衝擊:一方面,自己的人才池子縮小;另一方面,無偏見的競爭對手的可用人才增加。

如果一家企業對LGBT人群有偏見,它可能會發現聘用最優秀的非LGBT員工也很難。非LGBT人士可能不願意為價值觀與自己不同的企業工作。世界觀調查顯示,年輕一代對於LGBT人群的偏見要少得多,對LGBT員工有偏見的企業可能越來越難以吸引年輕人。

有可能受到其它偏見的員工可能會擔心「我也許就是下一個」。他們可能就此不去應聘對LGBT人士有偏見的公司,即便自己不是LGBT。

如果企業不能善用LGBT人士的技能,整個經濟的生產率將會下降。然而,即便企業自身對LGBT群體沒有偏見,社會上歧視LGBT的態度依然會使企業受損。

有偏見的國家經濟表現欠佳

像瑞銀集團這樣的全球化公司,總是樂於讓最優秀的員工來擔任最適合他的工作。然而,社會對LGBT群體的偏見卻為此帶來阻礙。一家全球化公司很難將員工派往視LGBT人士為「二等公民」的國家,或者不承認非異性戀婚姻的國家,公司不可能派遣員工到有可能扣押他們的孩子、監禁甚至殺害他們的國家去上班。

人們本來可以去最能施展自身才華的地方工作,卻因偏見而無法做到,這會對經濟造成損害。存在各種偏見的國家通常也缺乏競爭力。妨礙企業聘用最優秀人才的國家可能無法吸引企業的投資。有報導稱,是否具備人盡其才的環境是吸引外商投資的一個極為重要的考量因素。

世界經濟的高附加值行業,需要依賴高技能員工。歧視LGBT人群的國家可能會妨礙企業聘用最優秀的員工,因此這種國家的高附加值企業可能偏少。而即便這些國家確實存在高附加值企業,其競爭力也不如在偏見較少的國家的同類公司。

全球經濟即將經歷巨大的結構性變化,即經濟學家所謂的「工業革命」。靈活性與各盡所能至關重要。而如果對LGBT人群存在偏見,意味著靈活性欠缺,丟掉了一個公司或一個國家最具價值的精華所在:人類潛能。這些帶有偏見的企業和國家在經濟變革的大潮中無異於自斷其臂,失敗將不可避免。

I have a small farm in the UK. Working in the fields, moving soil and gravel, or cutting hedges gives me time to think and to come up with a view of the world.

唐納文

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全球首席經濟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