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台灣生技新藥 好戲才開始

今年開春以來,生技產業最受人矚目的,莫過於浩鼎上櫃,首日交易破百億,成交量爆出二萬七千餘張,居所有上市櫃公司之冠。當大部分的討論都集中在浩鼎效應時,台灣新藥開發在國際上更令人津津樂道的是兩家公司的新藥,被美國FDA認定為突破性治療(BTD:Breakthrough Therapy Designation)。一家是中裕新藥靜脈注射的TM B-555,以治療愛滋病為主的單株抗體;另一家是心悅生醫口服的SND13,以治療精神分裂為主的小分子藥物。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統計資料。到今年3月19日,美國CDER總共從申請的285件中,批准了82個BTD。批准中的BTD,以血液疾病,抗病毒 與抗癌藥為大宗,各佔約20%,其他近10個領域佔約40%,如心肺、過敏、精神、神經…等,所以在成千上萬的新藥中,台灣何其榮幸能 有兩個新藥被選上(沒看到中、日、韓的藥廠/新藥)。接著我們要問,被選上的資格是什麼?好處有哪些(包甜嗎?)?與其他的嚴重藥物審查機制如快速通道(Fast Track),加速核准(Accelerated Approval),及優先審查(Priority Review)有何不同?講的更「 素人」一點,那種審查機制最厲害?最難取得?請參考下表,將四種審查機制做一簡要的說明與比較。(下表)

從上表所述的審查機制說明與比較,很清楚的可以得到結論:突破性治療應是最難取得,也是可以獲得最多FDA協助,少走冤枉路的審查機制。

從BTD的2012年開始執行到現在,有一個漂亮的成功案例,就是Ph armacyclics(藥圈圈)的BTK(Bruton's Tyrosine Kinase)抑制劑 Imbruvica(ibrutinib)。此新藥(IMB)於2013年4月8日獲得BTD後,接著在2013年11月13日,2014年7月8日與2015年1月29日取得美國 FDA核准於治療三種血液方面的疾病。藥圈圈並於今年的3月5日以美金210億(約新台幣6千4百億)賣給AbbVie。公司所有的價值,基本 上來自於IMB,充分說明了選題精準,一個小分子藥物創造了奇蹟式的成功。

藥圈圈成立於1991年,在1995年10月24日正式上市(IPO),股價是美金12元,其主要技術並未取得階段性的成功,因此股價一路下滑到2008年時,低於1美元。造成奇蹟似成功的IMB是在2006年由Celera買來。但在臨床前研究階段並未創造任何令人興奮的價值,所以到2009年大股東道格(Duggan)收購更多藥圈圈股票時,股價仍在美金1 .28元。直到IMB成功進入臨床Ⅰ/Ⅱ期,獲得初步療效,J & J於2 011年用美金9.75億買下共同行銷權(co promotion)後,藥圈圈才開始享受成功的果實。AbbVie的收購(每股美金261.25元),讓道格苦盡甘來,擠入富豪行列,此時距離公司IPO已近20年,股價的起伏,又豈是台灣生技股王可比擬?

仔細分析藥圈圈的成功,選題正確絕對是重要因素,但大股東的不離不棄,也是成功的扮演了「最佳男主角」。雖然BTD有「錦上添花 」之嫌,但美國快速批准(三年三個批准),更是讓藥圈圈身價一飛沖天的臨門一腳。回頭來看台灣TFDA能否也創立BTD,協助國內新藥公司快速加值成功?答案是:不容易!為什麼呢?因為台灣市場小,重要的新藥不會因為你有BTD來台灣開發。

但最近有關「單株抗體生物相似藥」的查驗登記,以安慰劑做為對照組,引起爭議,值得我們從法規專業、病患福祉與藥物經濟學的角度下,重新思考台灣自主性審核機制。

根據食藥署於民國102年9月公佈的「單株抗體生物相似藥品查驗登記基準七、(二)臨床療效」,清楚說明,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輔導研發製造之單株抗體,原則上可用安慰劑申請查驗登記,惟在未完成相等性或非劣性試驗之前,不得宣稱與對照組藥品具有可替代性。

此查登基準已具備與美國FDA BTD(有FDA的官員輔導)與加速審查(可用替代療效指標或中期臨床指標)兩機制的精神,值得進一步落 實。從藥品開發的專業來看,我們可稱此類用安慰劑批准的藥物為「單株抗體生物相近藥」。因不可宣稱與對照藥品具有可替代性,所以 給付價格可以是對照藥品的1/4或1/5的價格。但因為療效與安全性明確,以國內每年約新增9萬多人罹癌,原廠的單株抗體價格動則上百萬,有多少病患可以使用?若因七、(二)的規範,讓單株抗體生物相近藥能提前上市,嘉惠廣大癌症病病患,不僅是患者之福,也有效 益的使用了健保資源。此「相近藥」上市後,該藥廠可與TFDA協商, 進行「上市後臨床試驗」,往生物相似藥邁進,不正是兩全其美?

從浩鼎掛牌的成功吸金與中裕及心悅的BTD資格,再加上食藥署七 、(二)的法規自主性,再再顯示台灣生技產業已全方位進入起飛階段,只要選題正確,相信「藥圈圈」的成功案例必定會在不久的將來於台灣上演。企盼大家共同努力,創造好藥,嘉惠病患,且商機無限 。

人生像新藥開發一樣,會歷經挫折也會享受成果,我以正念切割為可控制的各個階段,再以築夢踏實的原則解決「不可行」,自然離「可行」的成功不遠矣!

陳正

健亞生技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