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蚊子館現象是台灣競爭力的致命傷

已成蚊子館的竹東動漫園區,新竹縣府將轉型為原住民產業展銷中心。圖:本報資料照片

政府興建的公共設施,在完工啟用後績效卻不如預期,甚至淪為閒置場館,於是被謔稱為「蚊子館」,並由行政院工程會負責列管。為避免列管太久,立法院交通委員會22日通過決議,要求工程會於兩個月內提出具體辦法及要件,為閒置公共設施的活化設立停損點。

談到「蚊子館現象」的出現,可以說已經歷有年所。大概來講,自上世紀八○年代末台灣解除戒嚴,推動「台灣版」的民主改革開放以來,「蚊子館現象」就已漸次浮現。為避免包括中央各部會或各地方政府競相花大錢蓋出蚊子館,工程會不得不於94年成立「活化閒置公共設施專案小組」。

而依工程會的資料,至今年首季,全台累計共有428件被列管的閒置設施,迄今已活化或結案的有363件。剩下65件被視為活化難度較高、或尚未活化者,統計其投資金額達226億元。從而遭立委質疑,很多閒置工程為了要活化,政府的經費只好一直投注,甚至超過原始建設經費。則這些「蚊子館」形同是送到加護病房的「植物人」,難道工程會還要繼續挹注經費?又如何設置停損點?

面對立委的質疑,工程會主委吳澤成表示,停損要件將以「不堪使用、不合時宜」為原則,並配合政府大力推動長照2.0社福政策的方針下,將閒置設施的使用目的導向社福領域。

平情而論,工程會從94年「臨危受命」成立專案小組以來,迄今已繳出活化或結案了逾八成蚊子館的績效,對於尚待處理的蚊子館則規劃導入社福長照領域,其方向與後續效應值得肯定與期待。但是,更值得正視與深思的,尤在於「蚊子館現象」成因的探討,以及其推動執行過程所出現嚴重落差的檢討。概括來看,「蚊子館現象」其實只是廣泛存在於公部門領域的冰山一角而已。或者更準確的說,公共設施從美好的想像,淪為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蚊子館」,最後甚至陷入「植物人」的悲慘境遇,其實恰是對政府公部門規劃管理失能失當的一面照妖鏡。

歸納過去十多年,蚊子館何以會在台灣如野火燎原般的遍地開花,其實與台灣全面朝民主開放轉型,存有一定的因果關係。在威權解體之後,台灣已經出現過三次的不同政黨間之政權移轉。經由民選產生的領導人,不論是為了兌現選舉政見,抑或是著眼於能夠獲得繼續執政的機會,客觀情勢需求與主觀意願支撐下,凡百施政與建設,不只要投民所好,並且寄望能收立竿見影之效。從而,未經嚴謹規劃的選舉政見,自然可能輕率的上路;又或者為凸顯與前朝的不同,乃刻意標新立異,甚至於好大喜功。

所謂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既然當政者只在意當下,高唱「民之所好,常在我心」,則不只地方民選首長會變本加厲的推動一些缺乏必要性、可操作性的公共措施。甚至無視財政困窘,不惜債台高築,也要換得施政滿意度揚升的短線浮象。

這種上行下效的情況,不只從中央擴散到地方,甚至也會暈染到不同部會。部會首長們上任首務就是要奮力操作短線以搏得政聲、保住官位。但綜觀近20年來部會首長如走馬燈般的頻繁更替,新手上路在未進入狀況下,就必須力求表現,因此施政品質每況愈下,其實也就不足為奇了!

尤有甚者,既然整個公部門體系,從中央到地方,從民選首長到政務官員,在位時在意的只是追求立竿見影之效,凡百施政以投民所好為依歸,結果就是助長民粹的氛圍。台灣版的民主改革開放以來,不只是各種各樣的公共設施,往往淪為乏人問津的「蚊子館」。另一個鮮明案例,則是屏東恆春機場的興建。以台灣3.6萬平方公里的面積,其實並不需要每一縣市都有機場。但當年屏東在地人士倡言可帶動恆春、墾丁旅遊觀光的論述,讓交通部只能屈從興建。而今,隨著遠航停飛,恆春機場成為名實相符的蚊子機場,恰可做為民粹決策的又一實例。

除了實體的公共設施「蚊子館化」外,非實體的公共決策「民粹化」的案例,同樣也是所在多有。當年推動教育改革,出發點之一是要紓解大學窄門難進的問題。結果柙門一開,大學卻如雨後春筍般林立,進而出現大學學歷貶值、技職教育敗壞等諸多後遺。迄今諸多「蚊子大學」如何退場,已成為教育部不可承受之負擔了。

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台灣民主轉型所帶來的正向效應自然值得大家珍惜,但民粹化所帶來的負面效應更是無從規避。如果不能跳脫民粹的思維或誘惑,則出現蚊子館事小,影響台灣的競爭力才是致命傷!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