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沒有文化,沒有競爭力

圖為日相安倍晉三慰問花蓮震災書寫「台灣加油」。圖:本報資料照片

近日洛桑競爭力報告公布,為瞭解日本對此的重視程度,近兩年我都會買日本經濟新聞、朝日新聞一觀究竟,結果並未看到相關報導,倒是發現各版底下全是文學、小說、法律、經濟各類書籍的廣告。

這讓我想起之前日本官房長官手持著新年號「令和」,以及安倍慰問花蓮震災書寫的「台灣加油」,兩者都是字跡俊朗的書法,從這些平常的生活細節,便可以了解日本競爭力的根基正是來自愛書、愛書寫的文化。

常看日劇的人都曉得,日本人愛寫信,幾乎每部戲都有一段唸信的情節,信通常很長,唸的過程總會帶來莫名的感動,這正是文字的力量,也是文化的力量,這些力量雖在競爭力報告看不到,但卻深刻影響著日本的經濟社會。

日前有一份外國的研究發現,家庭的書籍數量與日後小孩的讀寫能力、計算能力密切相關,還有一份研究甚至指出:「滿室書籍即使沒有閱讀,也會讓人變得更有智慧。」信哉斯言,書本的力量真的遠遠超過我們的理解。

作家嚴歌苓月前訪台,她說:「古老中國文字之美,有如文字化石,但我們如今的語言變得很糟、不準確、很粗鄙,這也是為什麼我的書桌永遠放有一本李商隱,好的文字很重要,有好的文字,才能留下永恆的作品。」

當然,書桌上也可以擺一本司馬遷、杜牧、孟郊、蘇東坡、李清照、辛棄疾、鄭板橋,我們可以擺的古書實在太多了,本本皆是珍寶,可惜的是,這個愛書的文化在台灣已逐年消失。

莫說我們的政治人物大多寫不出安倍的書法,我們也逐漸成為不買書、不讀書、不深入思考的社會,書店一家一家打烊,重慶南路的書街已成歷史,而學校教育非但沒有燃起學子們的求知熱情,反倒讓學子們視讀書為畏途,文風日衰月減,形成了今日文字粗鄙的社會,然而,沒有文字為根基,沒有文化為養份,創新從何而來?

雖然,文化從來不是競爭力指標,但沒有文化,便不可能有真實的競爭力。(于國欽)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