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南向視野、同理吾輩

圖:擷取自高雄市立美術館 太陽雨官方網站

抽空去高美館參觀該館的年度大展,這個內容龐大結構嚴謹,條理分明的大展,應該是最接地氣符合時下氛圍的展覽,當然,日本人的策劃確實有一套,而高美館也發揮它的特色,把展件的魅力傳達的更上層樓,連森美館館長南條史生都跟我一樣,內心發出wow的聲音!這個展沒有3小時細看是很可惜的!

《太陽雨:1980年代至今的東南亞當代藝術〉由高雄市立美術館與東京森美術館攜手策畫,聚焦於今日最引人注目的東南亞當代藝術,其自1980年代至今之發展及轉變,呈現區域各國之民族、政治、經濟、文化、歷史等多面向議題。

展出的藝術家已經都是世界知名的亞洲藝術大咖!

「太陽雨」是東南亞國家常見陽光普照同時降雨之天氣現象,以此作為東南亞歷經社會變遷、滄海桑田的詩意隱喻;回顧區域歷史,二戰後去殖民浪潮引領步入民主化與國際化,經歷殖民與獨立、獨裁政治與民主化、經濟發展與落失,儘管走過動盪年代,晚近正迎著迅速的經濟與都會發展之劇烈變化。

我們只要看看週遭,民主正在異化,政黨為自身服務、可以說是南方民眾的普遍焦慮。民意也如太陽雨,來急去快,此時此刻辦這個展可說與世局共振,向人性接軌。

比方說,展中最巨大的裝置,阿比查邦那隻飛天橫躺大象,太有意涵,如此壯碩巨大的長牙象居然以小寶貝的臥姿飄在空中?是否意味著東南亞國家屢屢存在龐然大物般的威權體制,表面不可輕忽但也不過是如此的輕如羽毛、如此的脆弱?阿比查邦的作品不給答案,卻一定讓你有所反應。

在「激情與革命」的展區有些作品非常有戲劇張力,如那用手部素描拼出的手語demokrasi(民主)、最後的i是用繩索綁起來的,那麼,被綁的手勢在問:「到底民主來了沒?」東南亞的藝術家用幾張素描在這麼質問!

另一個懸掛式裝置,一排九個人偶持槍瞄準另一個對立的人偶,而他也持槍瞄準它們,令人聯想到:到底,誰是香港政府而誰是它的對立面?為何同一生活方式同一價值系統的人民要暴力相向?被什麼操控?拿來對應這次香港反送中,有極大想像空間。

展中有個歡樂唱歌卡拉OK,是一個虛擬的慶祝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統一五十週年的「統一慶賀歌」,而眾所週知五十年前馬來西亞一腳把新加坡掃地出門,就再也沒有統一過,但藝術家把這段歷史用反諷方式解構一遍,看到以後聽說大家笑的很開心,暗暗想,兩岸現在搞成這樣,會不會也來辦個卡拉OK?這個藝術家絕對是開啟人們想像可能性的高手!

印尼藝術家則在高美館大堂開了一家專賣店,主題是「購物使我們成為一個完整的人」,展出自印尼搬過來的整間雜貨店及物品,真的有店員,也有人在那裡買彈珠,椰子殼做的擺設等,聽說也有外傭蹬著跪下來對著印尼的神像喃喃自語跟神傾訴她的內心話,使得這個場所忽然有了魔幻的力量!高美館把群眾參與帶入實境。還有很多作品如進門的風鈴,隱藏了很多文化密碼,等待我們去看見。

總之,這是一個讓你興起悠悠我心,天涯比鄰的展覽,藝術家用柔情取代傷痕,療癒你我,進一步走入南方庶民世界的一條又哭又笑的幽徑。

立足於「成為別人的好環境」雖然不敢說「以國家興亡為己任」,但言語的初衷必然是帶給社會日新又新的契機。

鄭家鐘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台新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