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預測與預言

圖/擷取自unsplash.com

未納入美國對華為制裁、加稅衝擊、美歐貨幣政策...等政治與社會變量的台灣經濟成長預測,今年能否真的保二,有待觀察。

人們對未來總充滿好奇,西方人喜歡從聖經但以理書、啟示錄了解未來,而我們自古以來則流傳有推背圖、燒餅歌這類奇書,據說歷朝的興衰皆隱於其中。

聖經、推背圖的預言多以肯定語氣陳明會發生的事,這和經濟預測非常不一樣,經濟預測由於假設的前提太多,最後的結論多屬兩可之論、執中之言。

這就是預測與預言的差別,經濟學家巴特拉(Ravi Batra)在「The Great depression of 1990」一書曾以社會周期法則,預測1990年將發生大蕭條,這本書當年曾引發熱烈討論,結果巴特拉的預測並未出現。

多數經濟預測都是以歷史循環為依據,巴特拉亦然,他認為歷史總是在工人時代、武士時代、知識分子時代及商人時代這四個時期循環不已,鑑於1930年發生過大蕭條,每一代活躍30年,因而深信有此一浩劫。

今天經濟預測的思維大抵如此,以歷史的循環為依據,運用時間數列建立模型,對未來進行預測。然而景氣雖會循環,卻不可能如大自然春、夏、秋、冬這般規律,景氣寒冬有時一來就是三年,而有時不到一年便結束,大凡無法料中由榮而枯,或者由枯而榮的轉折點,就是一個失敗的預測,首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丁伯根(Jan Tinbergen)便直言:「能正確預測轉折點的模型,才可算為成功的模型。」

丁伯根是經濟預測的奠基者,他雖擅長以統計、數學進行經濟政策研究,但他又強調數學所得出的觀點絕不能獨立於政治、法律、心理因素之外,一個理想的模型應該要納入社會與政治變量。

然而,從丁伯根呼籲至今已遙隔半世紀,經濟預測依舊無法納入這些政治與社會變量,以致每逢景氣轉折,預測機構便跌碎一地眼鏡。以2001年而言,全球泡沫風險升高,但年初各預測機構還估台灣會有5%以上的經濟成長,結果這一年台灣發生史上第一次經濟衰退。

2008年二房風暴雖時隱時現,但直到6月預測機構還上修全球經濟成長,詎料三個月後金融海嘯漫天蓋地而來,全球為之顫驚,多數機構年初還樂觀預測台灣經濟可以保四,結果連一都保不了。

經濟預測之所以屢屢失準,正應了丁伯根所言:「數學不可以獨立於真實的社會。」當那些影響景氣循環的社會、政治變量沒納入模型,預測不到轉折點,理之必然也。當前這樣的預測,只能靠逐季修正而慢慢接近真相,完全無法提前半年、一年示警。

今年台灣經濟成長能否保二,備受矚目,主計總處日前公布最新預測仍有2.19%,但那些政治與社會變量依舊未能納入,例如美國對華為制裁的風險、美國新增加稅清單的衝擊、美歐貨幣政策的走向、地緣政治的危機等等皆在模型之外。

當影響經濟半數的因子皆未納入,這樣的預測怎可能準?今年能否保二,恐怕還在未定之天,而時至今日,這恐怕也已經不是美國總統川普所能控制的,歌德《魔術學徒》有句名言:「現在我不能趕走我喚來的鬼。」川普這一、兩年喚來的鬼,勢將一直糾纏著全球經濟。


小檔案

聖經啟示錄第18章第10~11節:「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啊,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地上的客商也都為他哭泣悲哀,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了。」

小檔案

推背圖第五象:「楊花飛,蜀道難。截斷竹簫方見日,更無一史乃平安。」準確預言了唐朝安史之亂,玄宗逃亡四川,楊貴妃於馬嵬坡香消玉殞。

雄辯不如趣味,數字不如文字。

于國欽

工商時報要聞組副主任兼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