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訪查碩博士勞參率二、三事

台灣就業市場已兩極化,若所學與數位經濟無關,即使碩博士也難以找到好職缺。圖為企業校園徵才。圖/本報資料照片

近日我寫了一篇碩博士勞參率跌破七成的新聞,其實早在年初翻閱資料時,我就看到了這項統計,只是不瞭解何以全體勞參率升至26年最高,高學歷勞參率卻創下歷年最低。

於是,我請調查單位研究研究,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高學歷的勞參率大降?調查單位是行政院主計總處,他們很認真的做了一些資料分析,原以為舊曆年後就可以給我答案,沒想到還是找不出原因。

我一方面請主計總處繼續研究,一方面則等待年報資料出來,因為年報資料可以看出各年齡層碩博士的就業行為,結果發現五年來逾65歲的高學歷人口僅增加兩萬多人,顯見高齡化並不足以解釋勞參率跌破七成。

這下麻煩了,不是高齡化,那是什麼原因?再細看各年齡層勞參率,赫然發現25~44歲這個年齡層的碩博士五年來勞參率大降5.3個百分點(86.1~80.8%),非勞動力大增6萬人。

答案很明顯了,是年輕碩博士非勞動力升高所致,然而是什麼原因導致這個現象?這個年齡層不該輕言退出職場才是,何以五年來沒工作、也不找工作的「非勞動力」會大幅升高?

於是我又請教主計總處,他們雖竭力研究了幾個月,但始終未得出明確的答案。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如今國內適合碩、博士的就業機會,尤其人文、社會學科的工作太少了,而我們每年取得人文、社會學科的碩、博士仍有三萬人之多,如此勞參率豈有不大跌之理?

我轉而請教國發會並等待主計總處的答覆,國發會高層認為台灣就業市場已兩極化,若所學與數位經濟無關,即使碩博士也難以找到好職缺,勞參率大跌應與此有關,隨後主計總處國勢普查處長陳憫也來電詳談了一個多小時。

這一則小小的新聞,大概花了半年的時間求證,新聞雖有其時效性,但我認為在追求時效與準確之間,仍以準確比較重要。(于國欽)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