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碩博士要去哪工作?

經年累月找不到工作,使得退出職場的青年碩博士(25~44歲)五年激增6萬人,其勞參率因而於去年跌至80.8%,創下歷年最低。

1990年代台灣的勞參率連年下滑,不少人認為這是因為好吃懶做的人愈來愈多。沒錯,勞參率是衡量人們的工作意願,但那個年代一路下滑的勞參率反映的不是人們好吃懶做,而是唸大學的人數扶搖直上。

根據定義,進校園唸書的學生屬於「非勞動力」,當有更多的年輕人流向校園,勞參率(勞動力占15歲以上民間人口比重)當然會下滑,這跟好吃懶做完全無關。

同樣,近年我們勞參率止跌回升,去年升至達59.0%,創下1993年以來最高,這也不是國人工作意願升高,而是由於追逐高學歷的熱潮退燒,加以男生役期縮短,女生未婚率上揚所致,這三個現象把更多人力推向勞動市場,因此勞參率便順勢升高了。

不過,就在總體勞參率升高之際,碩、博士勞參率卻背道而馳,逐年下滑,並於去年跌破七成。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是高齡化現象使然,但從老年碩、博士為數不多看來(不及全體碩博士的5%),高齡化並非勞參率下滑的關鍵。

經「人力資源統計年報」資料比對發現,原因出在25~44歲這個年齡層,莫小看這個年齡層的影響力,我們一百四十萬名碩、博士,有六成分布在此一年齡層,其比重之高,已足以左右全局。

一般說來,15~24歲由於還在校園唸書,勞參率只有三成,而25~ 44歲多半是家庭經濟支柱,勞參率近九成,45~64歲這個年齡層退休者眾,退至六成。2000年網路泡沫、2009年金融海嘯,台灣全體勞參率下滑,獨有25~44歲升高,其身為經濟支柱,不輕言退出勞動市場的特性,於此可知。

近五年這個家庭經濟支柱族群(25~44歲),勞參率由86.8%升至 88.5%,然而同年齡的碩、博士卻由86.1%落至80.8%,如此大的跌幅自非統計誤差所能解釋,可是,他們不是家庭經濟支柱嗎?不是不能輕言退出職場嗎?何以會跌成這個樣子?

根據統計,五年來25~44歲碩、博士增加了11萬人,其中5萬人進入職場成為「勞動力」,6萬人退出職場變成「非勞動力」,也正因為這麼多年輕的碩、博士退出職場,才使得這一族群勞參率跌到80. 8%而創下歷年最低。

我們不禁想問,為何有這麼多的青年碩、博士退出職場,人生在這個階段理應竭力找工作才是,之所以退出勞動市場,必是經年累月找不到工作,心灰意冷所致。當找找停停成為常態,停下來不找時便成為非勞動力,是以非勞動力因而大增,勞參率因而劇降。

工作真有這麼難找嗎?依教育部統計,如今唸研究所的學生仍有2 0萬人之多,科技與人文(人文及社會)各半,唸科技者工作不難找,但唸人文者挑戰可能就多了。長期以來由於政府「重製造輕人文」,人文產業未能開疆拓土,其就業機會自然是屈指可數,況以十年來取得人文碩、博士者高達三十萬,以數十萬高學歷大軍競逐屈指可數的人文職缺,豈能不心灰意冷,勞參率又豈有不劇跌之理?

 

小檔案

▎我國去年15歲以上民間人口2,012萬,勞動力1,187萬,非勞動力 825萬,勞參率係勞動力占15歲以上民間人口比率,兩者一除為59.0 %,此項指標用以觀察一國人民的工作意願。

▎近年每年取得碩、博士學位者近6萬人,其中3萬屬科技學門,2 萬是社會學門,人文學門有1萬。概估十年來所創造的碩、博士,人文類10萬名,社會學門20萬名,科技類30萬名。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基本工資的極限

大選之前應妥慎處理薪資相關議題

勞工與薪資成長的距離似近猶遠

雄辯不如趣味,數字不如文字。

于國欽

工商時報要聞組副主任兼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