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從破例、慣例到無法收拾的腐化螺旋

圖為國安局私菸案,涉案人員被押上囚車。圖/本報資料照片

公部門走私菸案沸沸揚揚,各界解讀雲泥混雜,有欲追究前朝、帶風向至革除積弊以自誇其功者,有欲引導至蛇鼠一窩以質疑攻訐者,這些政治套路如煙雲流水,但若以此案參照史例,可以揭示組織腐化的過程,值得參詳。

腐化若是源於層峰大規模的貪婪奢糜,很容易被注意到;相對需要警惕的是寄生在現有制度上、如滴水穿石般的腐化,自秦代即存在的驛站制度,在明朝的演變是經典範例。驛站備有車馬飲食,設立原意是在版圖遼闊的國土上,傳遞軍政訊息、官員出差休旅之用。明朝初建政時,管理相當嚴格,「非軍國重事不許給驛」,使用需憑載明姓名之勘合,用後收回,開國大將唐勝宗是朱元璋的同鄉,擅自使用驛站車馬,被奪去爵位及貶官。萬曆帝之後,吏治鬆弛,驛站弊病叢生,勘合有去無回、更名使用、更淪為買賣,大小官員往來頻繁,還要求提高接待規格,甚至連親屬旅遊都用上,驛站管理者為求逢迎,必須滿足要求、耗用遽增,中央政府既無法撥給足夠經費,地方官吏還會從中克扣,不足的部分,往往要驛站自行填補,驛站又或是向苦不堪言的百姓攤派、或是驛遞「非破家蕩產以供,則鬻妻賣子以應」。

崇禎年間,「天下州縣困於驛站的約十之七八,而驛站用於公務的僅十分之二,用於私事的占十分之八」,大臣上書說裁減驛站可省60餘萬兩,但也有臣屬提醒崇禎裁撤驛站會讓驛遞失業,將造成嚴重社會問題。崇禎選擇裁撤驛站,被裁掉的驛遞生計無門,或為強盜、或加入農民軍,其中包括終結了明朝的闖王李自成。明朝驛站從早期嚴格管治、到晚期成為若不割成巨瘡、若割之斷經脈的態勢,並非出於皇帝放寬管制的諭令,依理推斷當是有人挾權勢、或是因特殊情境而破例,未被追究,眾人起而效之成為慣例,官員貪用驛站、驛站再向百姓攤派,所有人捲入其中,蔓延成無法收拾的腐化螺旋,只有皇帝在狀況外。

面對此一演變樣態,直觀的解法是嚴格禁止一切破例,沒有破例就不會腐化,然而此法存在副作用。首先,組織成員及現實事件並非都是均質到可以受同一套制度規範,極端情形下需要破例,民國初年,胡適破例錄取了作文滿分數學零分的羅家倫,這種破例在拔擢人才上有良善正當的正面元素、但也有違反制度的負面元素,領導者需要勇於承擔此類破例、讓良善正當的元素發展成新制度,也要遏止負面元素的蔓延,以免有不具胡適眼光之人,藉胡適拔擢羅家倫之例,薦升不具羅家倫才能之輩。

其次,許多制度創新是源自於破例,全面性嚴禁破例,必然延緩制度創新的腳步。宋太祖為使科考登科者不再充斥世家子弟,曾下令禮部貢舉,朝臣不得保薦任何人,禁令下達五年之後的貢舉考試,卻選出了翰林學士陶谷的兒子陶邴為進士第六名,衝撞了趙匡胤的初衷,趙匡胤不悅,另找人檢視陶邴答卷,發現貨真價實,世家子弟還是錄取了。於此,趙匡胤並未對主考官與陶谷是否有勾連嚴加拷問,而是對答卷更嚴加審視,從破例當中看出正面元素,以免遺漏人才,之後更頒令官家子弟赴考、一律要複試的新制,抑制了因為這個破例可能夾帶的官員相互施惠的負面元素,以及圍繞負面元素積成的惡性慣例及腐化。

綜合事例,要遏止腐化,領導者要避免將組織資源耗用於個人過度奢華享用,自是不在話下;此外,既要謹守良好制度的初衷,也要從正反兩面看待破例,注意良好制度是否被不斷破例的負面元素所侵蝕、出現惡性慣例,讓組織成員捲進腐化螺旋難以自拔。一粒屎壞了一鍋粥、還是一盞燈點亮一間房,取決於領導者能否警醒、並堅持阻斷從破例到惡性慣例的腐化之路。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 古人用一生的成敗榮辱,帝皇以一朝的興衰治亂,向今人深遽地傳達貫穿古今的決策及管理原則,等待後人探索闡明。」

鍾憲瑞

國立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管理暨歷史雙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