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為政缺乏同理心 難解庶民之苦

圖/Pixabay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後,美國為了解決次級房貸危機,推動量化寬鬆政策(QE),導致過剩資金流竄全球,不少比例投入房地產、股票。在利率偏低,高所得容易進行資金借貸,於房地產、股票賺取豐厚的利潤,反之,中低收入者在製造業關廠或外移下失業、低度就業現象攀升,加上住屋因繳不起貸款並遭到拍賣後,更陷入貧困境地,導致全球「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M型社會」現象。因此,主政官員、高所得者,若不能體恤中低收入困境,缺乏同理心,將為基層的庶民所排斥或怨懟。

以最近的代工經濟為例,在國民黨的總統初選「國政願景說明會」中,韓國瑜市長提出「客廳即工廠」、「代工經濟」的政策。他指出庶民居於經濟的弱勢,在生活、工作上也相對居於劣勢,政府一定要制定措施,協助他們擺脫經濟困境。這個提議一出,馬上招致電視上數位名嘴的嘲謔,認為市長的想法仍留在石器時代,企圖回復民國60~70年代的聖誕燈組裝工廠,乃草包構想云云。不過,上述看法乃權貴階級的思考,不但不解庶民經濟的意涵、缺乏同理心,同時,對經濟發展的嬗遞亦缺乏掌握。

針對上述的批評,我們提出以下不同的看法。第一,加強同理心的思考,才能化解M型化社會的現象。

簡化代工經濟為聖誕燈組裝工作乃太狹義的看法,其實隨著經濟型態的演變,代工經濟也有更寬廣的意涵。所謂的代工經濟,係指協助家庭改善所得,婦女得以兼顧幼年子女,以及老年人提高所得、排解生活無聊、自我價值提升之不定期、不定時工作機會及相關經濟行為。因此,家庭代工其實是庶民經濟的展現、生活上重要的一環。

因為,台灣家庭所得呈現M型化的現象,如果把家庭所得分成五等份,倒數40%的家庭,幾乎沒有任何儲蓄。反之,前20%的家庭,每年有70~80萬元的儲蓄。不少高所得族群生活優渥,對民生物價的上漲、基層民眾生活上的辛苦,很難加以體會。這些基層民眾在生活困頓之際,只能透過代工、手工藝、資源回收,或網路接單等賺些額外所得,利用家庭代工的機會來補助家庭收入的不足。

再進一步看,不少弱勢族群,或家庭婦女,基於照顧長輩或小孩子,無法長時間外出工作,透過家庭代工,一方面可以有多餘心力照顧長輩、小孩,另一方面又可以透過代工機會,彌補家庭所得的不足。

另外,處於一個多元化的社會,時下青年人的視野更開闊、興趣更廣泛。不少青年族群,為了追求工作之外的興趣,可能成立個人工作室(SOHO族)接個案、網拍、網紅、自拍等,尋求自我價值的實現機會。如此,可兼顧興趣又可維持生活上的需求,斜槓青年乃應運而生。

再者,不少老年族群,尤其是喪偶或單身者,如果沒有太多積蓄,工作能力又受限下,所得逐步惡化,透過家庭代工可以增加收入。另一方面,有些所得不錯的老齡人口,雖然沒有家計的重擔,可以安心頤養天年,但缺乏關懷,會有所落寞或離群索居。如果在大樓、公寓的中庭,或公園可以進行簡單代工,和其他家庭的高齡朋友互動聊天,一方面可以紓解無聊、沒人陪的困境,又可以尋求自我價值的提升,減少老人癡呆症的發生。

此外,台灣的勞動參與率不高,目前只有58%左右,在亞洲國家名列後段班,有勞動力不足的現象。透過婦女、年長者的家庭代工,也可以解決部分勞動力不足的問題。

第二,隨著經濟發展的演化,代工經濟已有嶄新面貌。

代工是否僅侷限於聖誕燈、玩具這一類的工作?其實不然,過去的代工商機包括玩具、衣服縫補、裝飾品、摺貼廣告、傳單、郵寄等。不過,目前經濟與時俱進,代工的型態也有改變,包括網拍、管家、托嬰、個人工作室(SOHO族)自行承接案件、寫真攝影、網拍、網紅、自拍等。因此,代工經濟也是時下解決M型社會所得分配不均,斜槓青年追求自我價值實現,以及老年人排解無聊生活、自我價值提升的工作方式。

整體而言,代工經濟可以紓解M型社會的所得差距,又可協助婦女兼顧幼兒、長輩,也可為老年族群排解煩悶,以及協助青年族群追求自我價值的體現,不失為解決基層民眾的另一種商機。因此,上位者、高所得者若不能體認M型社會現象,又缺乏同理心,一味批判卻提不出建設性意見,只會加速族群的對立,對社會的和諧絲毫沒有幫助。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