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省思科技文明病的根源和治理

長期關注環境永續議題,與社會發展分配是否符合公平正義原則的余紀忠文教基金會,15日舉辦「政商新型態與環境永續下之文明病治理」專題座談,邀請專家學者,從個人對抗到系統調整,提出治理建言。

檢視有關文明的探討,隨著科技的發展,以及人類生活環境所受到的破壞與污染,近來儼然已經成為一個新興的熱門議題。包括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以及我們的衛福部,也都先後發布全球面臨的十大健康威脅,或最新的十大科技文明病排行榜等調查報告。

而歸納這些因科技發展或環境變遷所引發的文明病,公衛學者乃定義文明病的四大特性,包括性質上並非傳染病,症候上屬於慢性病,成因上主要是源自於生活型態病,以及就所得而言可歸類為富貴病。

從這四個角度來定義文明病,自然引發WHO以及衛福主管部門的關切。但如果從引發現代文明病的四大病源,包括社會、環境、經濟與政治來看,現代文明病雖然不像傳統的霍亂、瘧疾、伊波拉或愛滋病毒等,屬於具有立即危害性的傳染病。但如果跳脫傳統醫療公衛的思維框限,其實現代文明病並非全然沒有傳染性。甚至從某個意義來說,其實它的傳染擴散速度與範圍,更甚於傳統的病毒。

歸納現代文明病的傳染途徑,網路無疑就是一個傳統病毒無可比擬的新樣態。基於網路無國界與零距離的特性,一方面固然有利於正向訊息的傳播與分享,但另方面包括各種未經證實的傳聞,刻意散播的假訊息,乃至於詐騙集團與駭客,透過無孔不入的網路任意的侵門踏戶,讓缺乏資安意識的公私部門,甚至無辜的網民躺著都可能中槍。如此看來,這種因網路科技引發的現代文明病,又怎麼能說不是一種新型態的傳染病。

再從四大病源之一的政治來反思。近年來世界上隨著愈來愈多經由民主選舉產生的國家領導人,一旦掌權後卻以幾乎看不出來的步調,逐漸腐蝕民主體制。尤其是上世紀90年代冷戰結束後,大多數出現民主崩壞狀況的都是由民選政府所造成。以致於曾經在冷戰結束前夕預言自由民主與市場經濟的民主形式,將是人類意識型態演化最後勝利者的美國哈佛政治學教授福山,現在其研究和演講的主題卻是感慨「從歷史的終結到民主的崩壞」。而他的兩位哈佛同事,更在新書「民主國家如何死亡」中,從政治學與與大歷史角度分析包括美國和世界各地所面臨的民主危機。

進一步檢視民主體制為何會從被高度肯定,翻轉為帶引國家步入死亡?其中的癥結無非也是經由現代文明資訊流通便捷的特性,使別有用心者可以民主之名行獨裁之實。而後其他人有樣學樣,乃如同病毒般廣為流傳,造成今天的民主體制出現崩壞甚至面臨死亡的困局而難以自拔。

其次,關於現代文明病的另一特性,也就是慢性病,相較於人體所面臨的急重病,文明病的發作與擴散的確不能算是急病。但慢性病的一個特性就是猶如溫水煮青蛙,等到病情逐漸惡化自然就積重難返了。而從另一角度來省思,正因為文明病看似無立即危害性,因此要讓一個國家乃至於全世界萌生危機意識,其實並非易事。顯例如環境的污染破壞,極端氣候的一再示警,但是仍有包括川普等不以為意,甚至反向操作!

第三個現代文明病的特性,也就是生活型態病。的確自從進入工業社會大量生產後,人們逐漸養成好逸惡勞。未來AI全面上場後,更將徹底翻轉人類的生活型態。這種改變是福是禍可有不同評價,但的確將使現有的法律規範與制度運作遭到挑戰或陷入危機。如何建構科技文明時代的制度規章和合理生活型態,考驗就在當下!

至於把文明病視為一種富貴病,意謂只有既富且貴的人才能享受科技的成果及承擔代價。但是另有學者認為科技化的腳步愈快,成果優先由高貴者享受,弱勢者反而成為文明病的受害者,並進而加劇貧富之間乃至不同世代之間因所得或觀念的落差,而使社會陷入動亂,最後也只能歸納為由文明病所衍生的併發症了!

總結有關文明病議題的探討,往好的方面看,總算漸漸引發世人的重視,但從有感到形成共識並採取對策,堪稱是一條漫漫長路。而科技的腳步日新月異,只怕「朝議未定」,文明病的威脅已經兵臨城下,最後人類恐將面臨真正的「歷史的終結」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