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東廠的管理意涵

圖為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促轉會預算,有立委將「全民滅東廠,打包促轉會」等標語放置桌面抗議。圖/本報資料照片

近年來東廠被廣泛提及,這個詞往往帶來負面意象,令人聯想到窮凶極惡、追殺異己的一群特務。近一年來,有政府機構自行比擬為東廠、或被社會評為東廠,這些充滿負面意義的自擬及評論,經常忽視了東廠的正面意義,其實東廠的運作,具有現代管理意涵。

東廠始於明成祖朱棣,原始職責為「訪謀逆妖言大奸惡等」、「與錦衣衛均權勢」,起初東廠負責偵緝抓捕,具體工作包括監視各級官員、社會仕紳等,並將監視結果直接向皇帝彙報,並不負責審訊犯人。但隨後演變成也掌管審訊、並自設監獄。東廠會惡名昭彰,便是因為審訊手段過於殘忍,造成過多重大冤獄,故時人聞東廠而色變。

如果只論職責,其實各朝代的正式行政體系中,都設有負責「訪謀逆妖言大奸惡等」的職位,例如御史大夫及秦漢的廷尉,即使現下政府,也設有國安局、調查局、以及抓「假新聞」的NCC,擔負東廠的部分原始職責;因此政府設立這類機構,不足為奇,故政府機構及其主管實無必要聞被稱為東廠而色變。

政府機構若不願被稱為東廠,那麼就應該警惕不要重蹈東廠的後續惡劣演變,這種惡劣演變,直接導源於其疊屋架床的特質,明朝原本就有直屬皇帝、負相同職責的錦衣衛,但朱棣是在靖難之中於姪子朱允炆手中奪取皇位,得位不正,當時朝臣多有不服,朱棣便違背了其父朱元璋立下的「宦官不許干政」的規矩、讓靖難中助他奪位的宦官群主持新設的東廠。由於是疊屋架床,這個機構必然會設法證明它存在的正當性及合理性,故會不斷擴充功能,即使越軌出格,也要力求辦出大案,這就是後來東廠為人鄙棄的始因。畢竟,凡是疊屋架床而出的機構,原本就是盲腸,都應該警惕不要讓自己盲目擴權,以免發展成盲腸炎。

一般組織成員如果行事越軌出格往往受懲罰,但東廠中人如此行事卻可能出現正反饋,這是因為愈是蠻橫無賴、在外聲名愈差、就愈能讓常人恐懼、認誣入案,進而辦成大案,自證存在。崇禎時,一綢商運貨到京城,一批奸徒惡棍口稱「廠衛」,以偷稅漏稅相訛詐,搜查綢商賬簿,發現十餘家生意往來商戶,一併拿下拷問,敲詐勒索,總共敲詐白銀二千餘兩,由此可見東廠名聲之威惡;然而此一威惡名聲卻是東廠辦事法寶,冒用東廠旗號為非作歹者,也助長了東廠聲威。

東廠威惡名聲並非全不可管,然唯皇帝可管;但因為東廠太好用、又有助於統治,故只有能節制擅使東廠之欲、以遏東廠弊害的皇帝能管。如果皇帝不管事、又或好以東廠辦事,就容易出現東廠擴權、威嚇百官。官員若欲趨利謀權,將曲附東廠羽翼,讓整個朝廷「東廠化」,正如同明天啟帝時的魏忠賢,除了有太監群體擁護,還有協助出謀劃策、官居尚書的五文臣,人稱「五虎」;有負責殺戮、位居都督的五武臣,人稱「五彪」;還有「十狗」、「十孩兒」、「四十孫」等,從內閣、六部、總督、到巡撫,遍佈魏忠賢羽翼,文武官員都成了打擊政敵、捍衛自群權力的標兵表率,至此朝政已不可為,即使崇禎拔除魏忠賢及其黨羽,但其殘餘潛伏勢力依舊高居廟堂,繼續結黨權鬥。

現代的組織運作重視組織應該有防腐劑功能,以避免腐化懈怠,東廠的防惡除奸有類似功能,但回顧東廠往事,組織層峰首先該關注防惡除奸功能若是疊屋架床,可能讓弊案沒減少,防惡除奸的單位反倒多了。其次主管是否為謀一己權位,忘卻本職權責,自願為東廠事,此種傾向只有層峰可管,層峰若權位不安全感太重,便可能放任整個組織「東廠化」,各單位主管若都不顧本職權責、將重心放在防奸除逆,組織將因「除奸」而亢奮,但正常功能職權卻會因而停滯、陷組織於低效。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庸才何以居高位

剛到手的政權怎麼丟的?

新科技時代下 政府治理的新挑戰

「復仇者聯盟」拚經濟或拚選舉?

層峰管小事,所為何事

「 古人用一生的成敗榮辱,帝皇以一朝的興衰治亂,向今人深遽地傳達貫穿古今的決策及管理原則,等待後人探索闡明。」

鍾憲瑞

國立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管理暨歷史雙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