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到底有什麼社會價值?

圖/Pixabay
圖/Pixabay

台灣這個社會走到今天,自稱的民主、開放自由,似乎碰到了亂流。隨著選舉的逼近,人民精神生活的品質愈來愈趨沉淪。政治人物的可信度基本上是直線下降,政府的誠信性因為選戰的互揭瘡疤,暴露出難以想像的權錢濫用。

這個時候,藝術的重要性又有了更深刻的意義。

已故美國總統甘迺迪1963年10月在安莫特斯學院演講時提到:「藝術家不管對自己個人的現實觀點有多執著,在面對來犯的社會不公與強權的國家力量時,他都會是個人思想和感性的最後捍衛者。」他對藝術家的推崇,令我非常感動,的確在台灣不忍卒睹的政治喧囂與人性撕裂的現在,大概也只有藝術,能讓民眾由煙霧瀰漫的惡鬥中探出來呼吸一口還像樣的空氣!

如果我們能走進北美館看看阿比查邦的大展,了解為何有『狂中之靜』這樣的命名,這位藝術家會告訴訪問者:「你不覺得泰國和曼谷一直處在非常狂亂的狀態裡嗎?不論是國家以高壓箝制言論思想的方式控制人民,或是當你跑行政程序,遇到沒有效率的體制,很吵雜的交通等等……我認為其中必須找到靜謐的感覺。」在現實上我們會遇見政治的蠻橫與行政的傲慢,即使在台灣也是一樣,這時藝術家的作品對我們的心靈確實有淨化自身的效果。

甘迺迪總統演說中又提到「權力會帶來腐化,藝術則帶來淨化,因為藝術會為人類建立基本的真理,這些真理必須成為我們論斷的試金石!」做為一個擁有極高聲望及權力的總統,甘迺迪仍如此的推崇藝術,甚至引為自由社會評斷標準的試金石,可以說遠遠超過台灣領導人的眼界。

在台灣,政治人物認為他們的價值觀才是評斷標準,人民不是,藝術家多數苦哈哈,更不是什麼標竿,甚至有些首長還說過「我完全搞不懂這是什麼藝術!」

從過去到現在,我國有哪個領導人像甘迺迪一樣,曾經給藝術這麼高的評價呢?答案是沒有。可惜這位英才型的總統,在演講後不到一個月就遇刺身亡、讓美國能夠偉大的機會錯肩而過。當然這種偉大的情懷與川普用完全不顧文明身段的霸權思維,喊著「讓美國再次偉大」去發動保護主義、貿易戰爭的該種「偉大」,其水平實在不可相提並論了!

一個民主社會,要用藝術來帶領政府人員素質,也是一個關鍵的議題。延續了甘迺迪所訂下的政策(只要情況合適,需將一位在世的美國藝術家作品展示於聯邦建築中),在1979年,曼哈頓下城的聯邦廣場(全國公職人員最密集的地方之一)徵集原創藝術品,最後由理查.賽拉獲選進行委託創作。一個政府之所以如此大費周章,乃是基於一個民主國家最重要的基礎,除了選舉制度司法獨立這些外,公職人員的精神素養亦屬無形的關鍵要素,因為尊重人權、同理人民,自我要求與追求專業,這些都不會是憑空產生的,都需要藝術涵養的內在充實!否則徒法不足以自行,再好的制度都可能被素質不佳的公職人員濫用或誤用,如以政治審查方式使用監察權,或以政府標案方式行置入行銷,或發動網路攻擊,這些都會透過公職人員之手,毀壞長久時間建立的價值觀。
藝術是關於面對問題的默化態度,我對甘迺迪的遠見不能不折服。也對藝術於民主社會的作用有了深刻的看法。直白的說,開放社會的成熟程度由當局對藝術的態度就可以表現出來。

2017年我參觀德國明斯特雕塑展,注意到在公園中有個德國帝國主義時代侵略非洲的陣亡將士紀念碑,這個紀念碑早就屢屢遭到人權人士的抨擊,認為此為國恥象徵應予拆除,但在這種強大壓力下,政府的處置方式不但沒有拆(因為這是歷史的一部分)反而在旁邊蓋了一個同樣大小的藝術裝置叫非洲受難者紀念碑,並設置捐款箱替這些曾經被德國殖民統治的非洲國家募款,我看到很多父母帶著孩子解釋這兩個雕像的緣由並鼓勵孩子去捐款。

這是一種藝術性面對問題的方式,是藉由不堪荒謬的殘酷事實以比較對進的方式進行回應,根本就是漂亮的藝術處理!兩相比較,比我們一天到晚拆這拆那,只顧討回公道實現轉型正義,在境界上要高出太多了。當台灣還在清算過去時,人家德國已經面對歷史不幸而用更具同理心的方式教育下一代迎向未來了!

數數看台灣推動公共藝術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但似乎以裝飾用或消化預算為著眼,能注意到藝術的潛移默化作用的太少了!也因此無法養成較高級的公共事務表達能力。舉例來說,明斯特展中,主辦單位一直想把美術館前面的銅雕移走認為阻礙展出的流暢,但因為美術館堅決不肯,因此策展人拉來一部貨櫃車,停在雕像旁,稱為「行將搬走的雕塑」做為抗議。兩個加在一起也成為一種展示,這種「我不同意你的不同意」的藝術表達,也讓民眾學習到,即使無法改變事實、我們仍可用適當的方式表達強烈的不認同!藝術家永遠給我們這種可能性。如此說來,世道愈亂,藝術理應愈加重要!

可惜的是,目前台灣有非常好的藝術資產,但卻沒有進入崇尚自由開放社會公民的視野,也不怎麼存在政府高官的腦海裡,這也是當前社會之所以出現這麼多亂流的原因之一!北美館阿比查邦的「狂中之靜」、高美館的TATOO大展,都很有深遠的含義、歷史的反思。都是政治人物該花點心思參傻的重中之重!

期待未來公職人員都能由藝術素養下手,提升公務員藝術性處理問題的能耐,來鞏固得來不易的民主制度。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進步?步數?奧步?由藝術借鏡的思路

冷社會、酸社會到暖社會

現在、過去與未來

正視下滑的社會凝聚力

消失的社會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