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之亂下的庶民日常

2020台北燈節位於活動現場西門町,招攬遊客的吉祥物也應景的戴上了口罩。圖/本報資料照片
2020台北燈節位於活動現場西門町,招攬遊客的吉祥物也應景的戴上了口罩。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張慧玲

原本大家期盼2020是「愛你愛你」的大好年,沒想到一場起源於武漢的新冠肺炎(NCP,大陸公布的新簡稱)突襲全球,不僅挑戰各國的抗疫能力與領導格局,更考驗各國的社會資本與公民教育。平日說起來輕巧的「最美的風景是人」,到大難來時,也直接面臨試煉。

隨著疫情擴散,能夠阻止飛沫傳染的口罩,突然從冷宮被拱上了皇后的地位。人們見面的問候語,從「你呷飽了沒?」變成「你沒戴口罩?」後者有兩種意涵:一種是責難,沒戴口罩等於沒公德心;一種是認同,都說健康的人不用戴口罩,勤洗手比較重要。這時候,你必須根據語境小心應答,並藉「口罩了沒」,重新認識對方。

在口罩需求一夕爆棚,產線擴增不及,徵收配售政策引發恐慌下,口罩之亂由最初負責分售的超商,蔓延到健保特約藥局,也苦了這兩類從業人員。一位碩壯的超商小哥,向來輪值晚班,2月初幾次下班前癱坐在櫃檯地上,一問才知每晚十點到十點半是這家店的口罩銷售時段,不少人帶著睡意與怒氣來排隊,還有奧客拿前日買的口罩說不合要換,加上小哥自己臉大「罩」不住,被耳掛線扯得疼痛難耐,對客人也難保好情緒。直到藥局配合接下這項棘手業務,他才如釋重負,恢復昔日的爽朗。

然而,與其指責排隊買口罩的人沒水準,不如將他們視為這個社會最真實的現形,至少這群人比那些換「我OK,你先領」頭貼、博同溫層好感的鍵盤慈善人士來得誠實。更何況,因著口罩之亂,我才赫然發現,原來口罩文化也有世代差異。

有姪輩因為追逐韓星戴黑罩的機場時尚,家裡備著多種彩色口罩當街拍配件:有甥輩因為經常騎車奔波,隨時存有1、200個口罩擋風防污;有朋友的小孩因為要抗敏遮痘,也總藏著幾盒口罩備用;據說還有以戴口罩著稱的網紅,帶動年輕人的「嘴掩」(台語)次文化。

也因此,當有長輩翻箱倒櫃找出17年前SARS時期囤積的口罩,面臨要不要將「舊」使用,又或者該不該戴一個口罩到藥局插卡買回兩個口罩的抉擇時,就有晚輩非常阿莎力地說:「不用排,我有!」到這節骨眼,長輩感動落淚都來不及,又怎麼敢再說「一代不如一代」?

不過,在諸多搶口罩的故事中,最令我側目的,是網紅兼台北市議員「呱吉」邱威傑的親身經歷。他貼文自曝與助理帶了一盒口罩搭計程車,結果司機提議將口罩抵車資。沒想到,向來被用後即丟的口罩,竟然有成為準貨幣的一天,無異為貨幣理論再添「番外篇」。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