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疫災凸顯出的大陸社會及產經重大課題

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大陸,武漢更是重災區。圖/新華社

今年春節前夕,武漢肺炎疫災在大陸爆發,隨後疫情快速擴散、升高,迄今已席捲大陸全部31個省市及自治區,並導致全球多國緊急管制對陸人員往來,可謂災情慘重。而這次疫災,亦凸顯出大陸社會及產業經濟方面的幾道重大課題,值得大陸官方予以嚴肅面對及積極處理,以減輕疫災衝擊,同時藉此全面優化大陸的居住及生活條件。

武漢肺炎的醫學名稱是「2019新型冠狀肺炎」,沒有中國大陸字樣;亦即它的發生根源,不見得和中國大陸居民生活環境、生活方式直接相關。如一些專家學者認為,大陸居民普遍好吃野生動物,造成了武漢肺炎病毒滋生溫床;這種看法,迄今只是推論,尚待醫學界就此作相關的抽絲剝繭、小心查證工作。

無論如何,這次新冠肺炎疫災在大陸肆虐過程,倒是讓人們看出,大陸社會及產經層面的結構和運作機制,實存在著一些「軟肋」,難怪其不耐疫災挑戰,顯得手忙腳亂。換言之,這次疫災凸顯出的社經相關重大課題,有待大陸官方結合民間去妥善應對及處理。

其中,首應重視大陸大城市人滿為患如何疏散課題。如這次疫災重災區武漢市,主城區人口即上千萬,其高度群聚情況,增加了市民相互感染疫病風險。而除武漢之外,北上廣深等一線大城,主城區市民群聚數量、密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對疫災的抵抗力更低。

因此,如何廣建生活機能自主運作的副都心或衛星城,以疏散各大城市主城區人口,應是今後大陸整體社經發展規畫要務;這方面若能做出顯著成果,則未來萬一再有類似疫災,官方即不必「全市」封城,而僅須封閉災情較重「小區塊」;其對社會衝擊自然可以減少。甚至,大陸官方宜考慮改革房地產制度,使農村土地所建商品房可以賣給城市戶口居民;這亦有助於緩解主城區的擁擠問題。

除此之外,此次疫災另顯露出大陸「地方主義」的橫行。如湖北省某些鄰省接壤地帶民眾自行卯勁封橋斷路、阻擋湖北的車和人進來,連鄉間小路也被設路障。又如全大陸不少地方官府,鼓動當地居民合力「追捕」湖北人特別是武漢人,彷彿在對待逃犯。這些行為實在很誇張。

顧好本地最要緊,休管他方死活;這種自私的地方本位思維,有待大陸中央政府運用法令或道德勸說辦法,來加以化解,否則,它在非常時期會衝擊整體社會安定,在平時則會造成無謂內耗,也不利於內外資廠商的跨地域、全局性經營發展。

另方面,這次新冠肺炎疫災凸顯了一道產經課題,就是大陸產業門類如何長久維持齊全狀態而不缺漏;尤應重視,民生必需品相關產業至為不可或缺。
以這次疫災急需的口罩產業而言,原本外界以為大陸既是全球最大的口罩產地,供應沒問題;未料疫災一來,人們才知大陸每日口罩產能未及千萬片,根本無法應付14億人口的需求。

這種情況,很可能是大陸各級政府推動產業發展方針偏差,所種下的因。即各級政府近年大幅度對高科技產業傾斜,相對減少支持傳統產業;殊不知,很多民生「吃、穿、用、醫、養」所需傳統產品,必須要有應急準備,否則難保不會在非常時期引起社會動盪。由此看來,大陸官方實有必要儘早相應調整產業發展方針,即在大力發展高科技產業的同時,也要讓民生所需傳統產業保有一定的增長空間。

然而,無論高科技產業或傳統產業,今年在大陸都要面對基本面的一項嚴酷考驗,就是內需市場疲軟。這是本次新冠肺炎疫災對大陸總體經濟的最大衝擊。換言之,大陸甚多廠商除了產銷抗疫、防疫產品者之外,今年業績大都堪虞,也勢必拖累總體經濟增長率。

大陸官方如何有效扶持內需市場,是本次疫災凸顯出的重大經濟課題。對此,官方首應責成國有企業帶頭持續提供就業機會,同時維穩職工薪資水平,以力挺民間購買力。其次,官方於必要時,不妨採取補貼手段,對購買耐久性消費品的民眾給予一定比例之現金支援。

更有效的辦法,是擴大銀行消費貸款。這是大陸方興未艾的金融業務,今年政策面實應讓它大步發展,來應對疫災造成的內需疲軟問題。甚至,中國人民銀行可以考慮釋出專項資金,來支援金融機構擴大辦理民間消費貸款;果能如此,則疫災對大陸經濟的損害程度,可望顯著降低。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產業怕的不是「新冠肺炎」而是「不確定性」

因應供應鏈危機應有的準備

大陸疫情對台灣帶來的檢驗與省思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